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从现代飞升以后

第十五章 打听

从现代飞升以后 郁雨竹 2219 2020-06-08 12:00:00

    易寒见他紧张得话都说不清楚了,就看向许贤。

  许贤就轻咳一声,拉着他小声道:“道友别怕,我们是从外地来的……”

  易寒起身和林清婉到院子里去了,玄霜花,他们还是第一次见,不免有些好奇。

  虽然走到了院子,但耳朵却支起来听着客厅里的谈话。

  易寒和林清婉两个元婴一走,筑基修士这才放松了一点儿。

  虽然许贤的修为还是比他高,但差的好歹不是太多,元婴的威势就太重了。

  许贤安抚他,“我们两位元尊脾气都很好的,道友不必忧虑。”

  筑基修士也觉得这俩人的脾气挺好,倒不是来这儿的其他元婴修士就欺负他了,而是一种感觉,至少其他的元尊见到他这样的小喽啰,是不会看着他微笑的。

  所以他犹豫了一下便将桌子上的钱袋收进袖子里,看向许贤道:“道长有什么话吩咐便是,小道一定知无不言。”

  许贤就笑道:“我们也不是问什么机密的事,就是初来乍到,对外面不是很熟,所以想多了解些,你就随便给我们讲点就行。”

  这一时半会儿的,筑基修士还真不知道能跟许贤说什么。

  许贤想了想就道:“刚才在我们前面的那位元尊是赤虹宗的前辈?我们在入城前见过他。”

  筑基修士有了口子就知道怎么说了,笑道:“是,那位是娄元尊,他脾气有些耿直,不像两位元尊这么好的脾气,还是避着点走才好。”

  筑基小二摸了摸钱袋里的灵石,越发尽心了,道:“这位娄元尊是八品器修,所以就是傲气些也是有资本的。”

  许贤就问,“他们来宁武城干嘛?”

  一看就是出差的,赤虹宗一定不在这里。

  筑基小二就道:“应当是过路,不过小的听过一耳朵,他们似乎是要在这里等双极宗的人一起去中陆。”

  许贤恰到好处的出声,“中陆?”

  “是,这是宁武大陆的边缘,已到极西,再往前去就是中陆,中陆过去就是极东了。”

  许贤不好总是揪着赤虹宗的人问,不然将来他们出事,他恐怕要说不清了。

  因此改而问道:“不知道最近宁武城有什么热闹的新闻没有,我们出行需要注意些什么?”

  筑基小二也刚提着心呢,还以为他们三人是跟赤虹宗有仇呢,见许贤转移了话题,还是这么大众的问题,他立时高兴起来,尽心的为他解答。

  等说完宁武城最近的热闹,又问了一下宁武城的特产,和禁忌,许贤才给他倒了一杯灵茶,笑着道:“其实我们元尊是想去明心宗参加辛元尊的结侣大典,只是来的匆忙,这一去还要见几个朋友,不好空手而去,因此想沿途带点特产去。”

  刚才许贤已经问过日子了,今天是五月十八,那离结侣大典还有一段时间呢。

  明心宗的结侣大典在最近也是个热闹新闻,筑基小二恍然大悟,笑道:“原来两位元尊也是要去中陆参加辛元尊的结侣大典的?那倒是巧了,可以和娄元尊一起等下一趟越境飞舟。”

  许贤精神一振,问道:“这越境飞舟是隔几天一次?”

  “正好是一旬,元尊们来得不巧,今早刚飞走一架,所以三位只能等下旬再走。”又道,“好在从我们宁武城到明心城只要八天,时间是赶得及的。”

  许贤真的是很想再给他一袋灵石打赏,但有些问题却不好再深问的。

  他可以问赤虹宗的事,也可以问宁武城的八卦,因为他们不是本地人,所以不懂是情有可原的,但如果连一些基本的常识都没有,那就太让人怀疑了。

  比如刚才他多嘴问了一句问仙楼,对方就很惊讶的表示,问仙楼开遍整个宁武大陆,甚至其他大陆也有问仙楼的分支,觉得他没住过问仙楼勉强算正常,但怎么能没听说过问仙楼呢?

  所以许贤不敢问什么是越境飞舟,显然这就和现代的飞机一样很正常。

  许贤看他也留人挺长时间了,就笑眯眯的把人送走。

  筑基小二就把牌子留下,告诉许贤,“元尊和道长可以往这牌中打入一道灵力,这样出入时打入灵力禁制就开了,这牌子便可带可不带,但还是随身带着最好。”

  又道:“道长和元尊若有什么吩咐,拉一拉这绳子便有人过来听从吩咐了。”

  许贤应下,送人出去。

  一转身,易寒和林清婉已经把清风三只鬼放出来了。

  清风三个一出来,发现身处的环境又变了,就问道:“这又是哪儿?”

  林清婉就给他们解释了一下,道:“正好,趁着这十天的时间我们熟悉一下这个世界,还要找到地方给我们办个身份玉牌。”

  易寒点头,“住问仙楼不一定需要身份玉牌,但我觉得那掌柜既然问了,那说明这里管控还是比较严格的,那越境飞舟说不定会强制出示。”

  清风就道:“记得帮我们也办一张,我们可不想一直躲在养魂藤里。”

  易寒道:“放心。”

  大家这才开心的吃吃喝喝,易寒、林清婉和许贤都没有动,把水果,点心和酒都让给他们。

  清风三个觉得他们谦虚得诡异,“你们怎么不吃?”

  易寒对他们笑笑,“我们决定出去外面吃,顺便打听一些消息。”

  清风三个就觉得灵果也不是那么美味了,白童道:“我们也要出去!”

  易寒道:“你们是底牌,还是等拿到身份玉牌再说吧。”

  许贤也点头,“还不知道这个地方对鬼修有没有偏见呢,万一是个道士看见你们就要降妖除魔呢?”

  林清婉也道:“我和易寒就两个,听说这里元婴遍地走呢,如果你们被降妖除魔,我觉得我们救不了你们。”

  清风就问,“那我们什么时候能正式露面?”

  “等我们摸清楚这身份玉牌怎么办的再说吧,如果你们的身份会是合法的,那就再出现。”易寒道:“实在不行,等到了中陆再说。”

  清风三人略一思索也就同意了,不就是只能待在这院子里吗?

  古墓他们都住过一千六百余年,还怕这几天的时间?

  大家议定,便把所有信息都交流了一遍,确定没有遗漏后就起身出门。

  清风明月和白童就站在台阶前看着他们打开禁制和大门出去了。

  明月幽幽一叹,道:“之前觉得做鬼挺爽的,可是现在觉得还是做人比较好。”

  清风道:“等你做鬼合法了,你就不会再这么想了。”

  白童道:“莫图一时爽,永远的爽才是爽。”

  明月一想也是,不再纠结这点,转身看向桌子上的酒,“我们喝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