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从现代飞升以后

第六章 打架

从现代飞升以后 郁雨竹 2142 2020-05-30 12:00:00

    进入新世界,不仅许贤努力的疗伤,林清婉和易寒努力的恢复灵力,清风三个也在努力的修炼,能把修为提高一点儿,那他们存在下去的几率就更大一点儿。

  似乎危机重重,但他们一点儿也不沮丧,反而斗志昂扬,这种感觉,他们很久没有过了,一定是因为现代社会太过安逸,打磨掉了他们的雄心壮志。

  楼顶话别后,这一夜没人睡觉,大家全都进入修炼状态,入定之后就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以至于大家都沉迷在修炼之中,第二天没人醒过来。

  易寒和林清婉的修炼速度要比其他人要快很多,不知过了多久,俩人出定,看了一眼放在身旁的手机。

  手机虽然连接不了信号,但时钟一直是走着的,上面还是地球的计时,日期显示已经过去三天了。

  林清婉虽然不太需要吃东西了,但想想自己三天没吃东西,还是觉得有点儿饿,于是特别殷勤的去给易寒准备食材。

  易寒看了一笑,也准备下楼准备点吃的。

  俩人没打扰邻居们的意思,悄悄的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吃完后就在这密林里逛了起来。

  他们是想往更远的地方辐射开去,如果能碰到一些人,打探到一些消息就更好了。

  他们边逛边走,林清婉在林子里发现了不少的菌菇,看着似乎是能吃,就下手采摘。

  易寒知道她爱吃这个,就拿出一个大篮子来盛放,俩人就这么手牵着手往前走,附近没什么值得他们欣赏的风景和感兴趣的东西时就往前跨一大步,不过眨眼就走出了二三里。

  出于礼貌,他们保持着在地球的良好习惯,只把神识放在周身附近,不会跑出去太远。

  毕竟地球人太多,神识一出去就容易“看”到人,万一撞见人的隐私什么的就不好了。

  这也是修真者协会曾经发布的地方性规定,是修士礼貌行为之一。

  因此,再一跨步,出现在一个斗殴现场时,三方人员全都一静。

  没人相信易寒和林清婉是偶尔一跨步就来到这里,之前没看到他们。

  因为正在激战的两方早在易寒和林清婉还在二里之外时就发现他们了,见他们径直走过来,说他们不是故意的,谁信呐?

  被围在中间,显然受了重伤的是一名元婴修士,而将他围在中间的是一个元婴三个金丹。

  此时,围人的四人正眯着眼睛盯着易寒和林清婉,目中有些疑惑,“两位道友要插一手?”

  易寒和林清婉现在压了修为,看着只有金丹圆满,被围在中间的元婴不在意的扫了他们一眼,忍不住嘲讽的哈哈大笑,满眼愤恨的怀视众人,“老夫叱咤修界三百余年,好容易修炼飞升,本以为上界是仙界,自有更多的资源,更好的师长辅助,却没想到尽是你们这等蝇营狗苟之辈,都已经修炼到了金丹与元婴,竟然还做这种打家劫舍之事。”

  正想表示误会离开的易寒和林清婉一顿,立即去看那三个金丹和元婴。

  在认人方面,林清婉不比易寒,扫了他们一眼后看向易寒,易寒微微一侧身,将林清婉挡在身后,目光落在正中间元婴身上,轻笑道:“看前辈说的,这是刚飞升上界?”

  元婴显然误会了易寒的意思,怒目而视,“不错,要早知道上界全是你们这样的无耻之徒,我是断不可能飞升的。”

  易寒左手轻轻地握了一下林清婉的,轻笑着取出自己的剑,“这么巧,我也是!”

  本土元婴想也不想,转身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对着三个金丹大吼:“跑!”

  三个金丹转身也跑,突然他们身前身后出现了两张星盘,三人急刹住脚步,就要飞遁离开,却见头顶也出现了一张星盘。

  易寒早已经提剑去追那元婴,不过是瞬息之间就到了他面前,回身拔剑刺去。

  本土元婴瞳孔一缩,感受到他剑意的凛冽,飞快的侧身躲开,然后回击。

  他攻多防少,只想把易寒打退一步就飞遁离开。

  他看出来了,易寒是剑修!

  法修对上剑修,往往只有被虐的命。

  受了重伤的元婴对于这个发展目瞪口呆,林清婉游刃有余的留下三个金丹,瞥了他一眼道:“飞升台那边还有很多元婴,道友如果不想我们都死在这里的话,最好留下那个元婴。”

  元婴一激灵,回过神来,想也不想就冲着那个本土元婴冲去。

  有他加入,易寒更加游刃有余了,本土元婴气死了,身上接连见血,最后当机立断,吐出一口心口血,干脆的血遁。

  他全然不顾身后,就中了那元婴的一掌,眼见着他血遁,元婴的眼睛都气红了,却见易寒动作不停,提着剑跨入一张飞转而来的星盘之中,瞬时消失。

  元婴一愣,就见林清婉手一挥,一张星盘出现在她身旁,不过片刻,易寒便又从星盘中踏步而出,手中正束缚着一个小小的元婴。

  元婴身死,显然只剩下一个元婴了。

  正躲避着星盘的攻击,想要逃走的三个金丹见了,吓得魂飞魄散。

  那个飞升上来的元婴见了,再不犹豫,很干脆的把三个金丹都杀了。

  他目光沉沉,转身看向易寒和林清婉,拱手道:“今日多谢两位道友相助了。”

  易寒道:“不必客气,说是救道友,其实也是自救。在下和内子也是前不久才飞升的,后来好容易逃脱,既然他们是狩猎飞升上来的修士,那肯定也是认识我二人的。”

  易寒低头看着还在张牙舞爪嘶吼的小元婴,问道:“我说的没错吧,这位道友?”

  本土元婴显然气得不轻,同时也是害怕,他利诱易寒,“这位道友,这一切都是误会,那天你们落地我们可是没动手。而且我们也不是坏人,全因这人飞升落地后桀骜不驯,出口不逊,我们奉上之令捉拿他而已,什么劫不劫的,完全是无稽之谈。”

  “是吗?”易寒甩了甩束缚住他的绳子道:“我们虽然对这个世界知之甚少,但也不是傻子,我看道友这样有恃无恐,还不如直接搜魂来得好,这样,我也能知道一些这个世界的情报。”

  本土元婴脸色发白,他虽然身死了,但元婴还在,不管是夺舍,还是以元婴修炼都可以,相当于多了一条命,可如果他把元婴捏碎,或是搜魂就不一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