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携手修仙路

第12章神秘男子

携手修仙路 韩纳 2041 2020-06-01 00:05:00

  这修仙界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神通之外,更有神通的。

  将来无论做什么事,一定都要谨慎谨慎再谨慎,小心小心再小心。

  不然的话,面对她的就是无穷无尽的折磨和魂飞魄散的下场了。

  作为有恐高症的李祎祎其实对于爬阶梯,还是很恐惧的。

  尤其是这阶梯太陡峭了,可和那个平稳的飞船不是一回事。

  但她知道她必须爬,还必须要出色的完成试炼才行

  她要是连这都完成不了的话,那以后还谈什么要在这儿强者为尊,杀人夺魄的修真界里生存呢?

  于是李祎祎目不斜视的,咬牙开始一迈开步子,走向第一个阶梯。

  不过就是这个身体的各个方位都忍不住的瑟瑟发抖着。

  李祎祎知道这是自己的身体本能,没办法,他心里很是恐惧,很是害怕呀!

  只是还没踩过首个台阶,她就一个大马哈趴在梯子上。

  ……

  “哈哈……

  莫……

  这就是你看上的小徒弟?

  真搞不懂了,你怎么会看上这个资质平平的小丫头!”

  一丰神俊朗的男子,戏谑的看着面前那。

  有着那无比英俊的脸庞中始终带着淡淡笑意的白衣飘飘的淡雅男子。

  他们两位都是这年少成名,在百年之内都结为金丹的在昆仑宗里最为年轻的金丹真人。

  “师兄你不懂……”这白衣男子还是那般意味深长的笑着。

  “师弟呀,就你玩儿这怪花样多看上那小丫头还让他做什么试炼,直接拎回来不就成了吗?”

  ……

  李祎祎自然是不知道这有人在盯着自己。

  等她在这阶梯梯上趴了一会儿。

  缓和了一下心情,她又开始视死如归的爬向上面一个阶梯了!

  她不知道她爬了多久,虽然很艰难,但她还是一个阶梯一个阶梯的往上爬着。

  她觉得她大概爬了?一个时辰,两个时辰,或者半天一天了?

  她不知道具体的时间,只是觉得她爬了很久很久了。

  反正她眼前的阶梯就是源源不断的露出来。

  就好像是她怎么爬也爬不完,而她那真实之眼竟然也没有用。

  在她觉得她的喉咙干裂的要冒出火来。

  而她的胃也因为饥饿的原因,被饿的生疼生疼的。

  而她现在的手肘,膝盖因为长时间的攀爬。

  都磨破了,都血肉模糊的都痛得她麻木了。

  她其实是想从自己的空间里偷出一点吃的来。

  可想到自己现在正在参加试炼,但心正在为哪些老怪们监视着。

  就只能咽了咽口水,没敢动自己的空间。

  白衣男子皱了皱眉,祎祎这傻丫头啊!

  真是对修真界一点常识都不懂。

  其实有很多这修真小家族出来的那些子弟们身上都是有储物袋的。

  而这试炼又没有规定这些弟子不用吃东西。

  而李祎祎是不可能知道那白衣男子是怎么想的?

  当然,如果知道的话,可能会被吓死。

  ……

  李祎祎现如今已经觉得很痛苦了,但她知道她必须要坚持,她必须要克服。

  可实在太累了的她,一直不查,鬼使神差的往回看了一眼。

  却差点没把她吓死,她这吓得她脚底一滑,掉了下去了。

  白衣男子却挥了挥手,李祎祎这身边出现了一道这化神期以内都看不透的灵气罩。

  轻轻的把李祎祎给托起,放在了安全的阶梯上。

  可在李祎祎这眼里,却只能感觉到那下面竟然虚无一片,对于从小就有恐高症的她来说。

  这个场景比什么都要可怕,比什么都要恐怖到极点了!

  但她就是拼命的死死地抓住阶梯,不让自己的身子往后掉。

  过了一会儿,她才平稳住心情之后。

  用她的真实之眼往下再看去,原来那些阶梯一直都在。

  这倒是让她大大的舒了一口气,只是上面这些无穷无尽的阶梯是怎么回事儿呢?

  算了,爬吧,豁出去了。

  只要不死就得往前爬,这修仙之路可不就像眼前的阶梯一样。

  会越来越困难,越来越艰险的吗?

  “师弟,眼光不错,这小丫头有点儿机缘呢。”

  萧轻烆这向来淡然的神色中,带着那么一抹意味深长。

  “哟这小丫头,到底什么来头啊?这么大点儿就有心魔了。”

  那白衣男子只是淡淡的撇着李祎祎的一举一动微微的勾起唇角来

  ……

  李祎祎这眼前的景色一变,她竟然回到了现代!

  “李祎祎,你个死丫头,你也是以为你装死就没事了?

  赶紧的把钱交出来,我们是你的亲爹妈,就算真的把你打死了,最多也就是进几年监狱而已!”

  李祎祎看着自己爸又狠狠的踢了自己两脚。

  “爸!!!不对不对……

  我姐这样子好像受了重伤了。”

  李祎祎这个弟弟倒是发觉有些不对劲儿的地方。

  李祎祎妈看成那微微的拿手指在李祎祎这个鼻尖儿上晃了晃。

  不由的脸色翻白惊恐万分。

  “儿子你记住,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妈我干的。

  真要是又要咱们顶罪的话,那都是你妈我的责任。”

  “老婆子,你这说的是什么呢?今天这是意外!

  咱们又不是故意的。”

  李父这个男人现如今更是脸色发白。

  他这双手颤颤巍巍把兜里的烟掏出来。

  用着嘴叼着烟卷,却好几次才叼着。

  他那颤颤巍巍的事用打火机点却点了好几次都点不着烟

  这到了好一会儿也都不能成才罢休。

  “孩子他爸都恐怕是咱们最后说不清楚了。

  我已经想好了,就咱的儿子可不能进去,咱儿子要是进监狱去,那这辈子就毁掉了。

  而你呢,这挣的工资比较高,给咱儿子将来买房娶媳妇还得你啊!

  那么用这些比起来,咱们家人也就我这老婆子是吃闲饭的。”

  李母要说对待他的儿子和丈夫,还真的是一心一意,没有一丁点私心。

  甚至可以为了他们失去自己的自由乃至生命。

  李祎祎看着自己爹妈和弟弟的这番情真意切的商量。

  她这眼泪不由得流得更凶了。

  “爸妈你们可知道,我这大部分财产究竟在哪里?

  这银行账户没多少钱,而这房子也不值钱。

  更何况我还立遗嘱,如果我是出现了什么非正常死亡的情况。

  那么我所有的资产都捐献给国家的那些孤儿院的。

  爸妈,我到底是不是你们亲生女儿,你们要对我如此……”

  李祎祎在嘴里喃喃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