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大佬他每天缠着我宠

第81章 甜与苦

大佬他每天缠着我宠 伊人流浪 2005 2020-06-27 23:52:26

  蓝珍珠虽然知道面前的人要发火,但还是平静的问道:“刘经理,是哪里不满意吗?”

  “哪里不满意?统统不满意!”

  一心给自己小情人儿出气的刘经理,越演越顺手,直接拍桌子瞪眼,“你这写的什么玩意,我让你帮忙不是让你来捣乱的,你怎么弄的比之前的方案还差?你说,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是不是故意和我作对?蓝珍珠,你要是不想继续干下去,大可以直说,没必要在工作上搞歪门邪道,原本还觉得你还算敬业,没想到是我看走了眼!”

  只是随口一问的蓝珍珠,实在是没预料到会得到这么一顿批评。

  如果真是她工作上有问题,被骂她也就认了,可她现在很清楚,面前的上司就是鸡蛋里挑骨头,故意找借口刁难她,让她在其他人面前难堪。

  看来,是她掉以轻心了,原以为刘经理让她接手这个烂摊子已经算是他给她的教训了,如今想来,他们想对她做的,远远不止这些。

  尽管眼前的人说的很难听,但蓝珍珠在惊讶了一瞬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她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刘经理表演,等他骂完了,才有条不紊的开口问道:“刘经理,我能问问我的方案问题出在哪儿吗?这个案子我很用心在做,而且之前做了很多预案,最终放在你面前的,是我认为最适合这个产品的,如果有问题,我希望您能提出来,我不想自己辛苦做出来的东西连错都不知道出在哪儿,就被否定掉。”

  刘经理浑浊的三角眼扫着她的腰身,咧开嘴笑起来,“你对我有意见?我作为你的上司,难道连否定一个方案的权利都没有吗?蓝珍珠,你是不是觉得公司里没有你就不行呀?”

  蓝珍珠被他倒打一耙的样子气笑了,“我只是一个小职员,怎么敢和您过不去,刚刚那些话我是发自肺腑的,这个广告方案我熬到半夜才做好,我不想自己的心血变得毫无价值,您可以说出不满意的地方,我会按照您的想法更改。”

  这个案子也有执深的努力,她不能让他的付出被人任意践踏。

  仿佛已经预料到了她的倔强,刘经理靠在老板椅上,满脸轻蔑的盯着她,“都已经这样了还不死心呀?蓝珍珠啊蓝珍珠,有时候我觉得你挺聪明的,有时候我又觉得你蠢的无可救药,你明明知道怎么做才能让我高兴,可你偏偏不,既然你的骨头这么硬,我也不介意和你耗。”

  色眯眯的三角眼扫过蓝珍珠美丽清冷的小脸儿,刘经理摸了摸嘴角,继续说:“你想知道被否定的原因,那我就给你一个原因,你干这行也有几年了,连预算这方面都想不到吗?做广告不是创意越新颖越好,客户给的预算不够,你做的再好又有谁会去买。”

  “只是一款小众饮料而已,你搞这么多门道干什么?多出的钱谁来付?你来吗?我不管你付出了多少心血,内容有多好,预算不够在我面前就是一堆废纸,这个原因,你满意了吗?”

  蓝珍珠听完刘经理说出的这段话,并没有退缩,“刘经理,你说的预算这方面,从我接手这个案子时我就注意了,我已经仔细的算过了,客户给出的价格完全可以做出这个广告,所以你说的预算不够,根本就不对。”

  “我说不够就是不够!”

  原本还一脸笑意的刘经理,突然愤怒的发作,面色狰狞的瞪着她,“不管怎么说,这个案子我不同意它就不能通过,你拿过来一堆废纸还有理了!马上给我滚出去重做,今天下班前拿不出新的方案,你也不用干了!”

  虽然早已知道刘经理是故意刁难她,但蓝珍珠没有想到他会这么无耻,居然直接撕破了脸。

  她满脸吃惊,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刘经理望着她变得苍白的小脸儿,表情一变,得意的摸了摸下巴,“小蓝呀,你真是让我很生气,我干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你这么倔的,你说说你,硬挺着有什么意思?你要才有才要貌有貌,何必和自己过不去呢?说个软话乖一点,就这么难吗?你呀就该学学安月,她的业务水平是比你差了一截,可人家如今可比你过得滋润,你见我骂过她吗?”

  说完这段别有深意的话,刘经理眼中的欲望更盛,视线一直在她那起伏的胸口上扫着,“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了吧?小蓝你是聪明人,我相信聪明人一点就透。”

  话落,刘经理臃肿的脸上布满了笑容,三角眼中是志在必得。

  这种话蓝珍珠可不止听了一两次,她怎么可能不明白,不过就算明白,她也对他们的男盗女娼不感兴趣。

  刘经理信心满满的等待着回答,然而等到最后,却得到了一个让他想要掀桌的答案。

  蓝珍珠面色从容,“既然刘经理不满意,那我继续改。”

  说完这番话,她看也不看刘经理的反应,直接转身离开。

  就如孙兰兰所说的那样,刘经理就是一头满脑子黄色废料的猪,这头猪一直盯着公司里的天鹅肉不放。

  她不觉得自己是天鹅,但她也不想被猪拱。

  蓝珍珠刚走出办公室,就听到屋内传来东西被扫落在地的声音,就在她想要赶紧远离这个是非之地的时候,一道身影堵住了她的去路。

  安月端着一杯刚泡好的咖啡,抬着下巴,一脸高傲的盯着面前的人,“被教训的滋味怎么样?我还以为你会哭着跑出来呢,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坚强,简直和蟑螂有一拼,啧啧啧,真是让我失望。”

  蓝珍珠冷着脸看她,“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可以一直这么嚣张下去?是什么让你忘记了你的身份?”

  话音落下,她直接绕过面前的人快步离开。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两句话,但这些话,恰好戳到安月的痛处,气的她差点摔掉手中的杯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