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大佬他每天缠着我宠

第71章 甜与苦

大佬他每天缠着我宠 伊人流浪 2011 2020-06-22 23:56:32

  翌日清晨,蓝珍珠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了个滚,她坐在床边,顶着一头乱发瞪着里面的人,“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话落,她就紧张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睡衣,看到衣扣都好好的,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原本卷着被子呼呼大睡的执深,迷迷糊糊的开始揉着眼睛,当他看清面前的人后,脸上立马绽放出灿烂的微笑,“珠珠早安。”

  “早安你个头啊。”蓝珍珠拿起一旁枕头就扔到了他身上。

  她忍着怒气质问,“你怎么又跑进来了?难道你忘了之前答应的事吗?”

  他抱着被子坐起来,睡意还未消散的双眸又黑又亮,“我现在已经是你的男朋友了,所以之前答应的事已经不作数了。”

  怕面前的人再度发火,他一脸无辜的继续说:“以前我们又不是没有在一起睡过,那时候都可以,现在我们的关系这么亲密,为什么不可以?我又不吵你,珠珠你不是也睡的很香吗?”

  蓝珍珠走下床,摸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抓狂的说:“这是睡的香不香的问题吗?这是原则问题,在一起第一天跑到我床上睡觉,这是人干的事?”

  “我本来就不是人类。”

  狼崽子无所谓的反驳。

  “你!”

  她抬手指着他,“你给我下来!我才不管你有什么借口,总之你不能待在这个房间!”

  感受着薄被散发出来的幽香,执深心里充满不舍的情绪,目光幽怨的盯着床前的人,“珠珠你不喜欢我了,一大早就这么凶,我只是想和你待在一起而已,又没有打搅你休息……”

  原本还想再说什么的蓝珍珠,在听出他嗓音中的委屈后,快到嘴边的话瞬间哽住了,她动了动嘴唇,最后才憋出一句,“少装可怜,你又不是没有睡的地方,为什么非得赖在我这里,你要是真喜欢这个卧室,那我们就交换一下。”

  还想用撒娇耍赖蒙混过关的执深,见她一副不说清楚就不放过的架势,在沉默了一会儿后,突然望向床头柜上的手机,温声提醒道:“珠珠,时间好像有点不够了,你今天不需要上班吗?”

  板着脸的蓝珍珠心中一惊,迅速的拿起一旁的手机看了一眼,在看清楚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后,她忍不住惊呼一声,不管不顾的往外跑。

  执深望着空空如也的卧室,立马放松身体,舒了口气。

  因为时间紧迫,蓝珍珠暂时忘掉了刚才的事,动作迅速的收拾好自己,就跑进厨房做了两份简单的早餐。

  眼看时间快要不够了,她直接一口气喝完豆浆,用纸袋装了两个包子就出了门。

  因为不用和其他人一样堵在半路上,骑着小电车往公司赶的蓝珍珠,险险的没有迟到。

  打完卡后,紧绷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

  这个月的奖金暂时保住了,蓝珍珠心情不错的拿着杯子走向茶水间。

  她走进去的时候,已经冲完咖啡的两位同事,刚好准备离开。

  狭小的空间里,只有热水机工作的声音,蓝珍珠拆开一包速溶咖啡,端着杯子去接水。

  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由远而近的传来,最后在她的身后停了下来。

  “你还挺厉害的,刚抛弃了李扬,就找到了下家。”

  安月面带讥讽的笑容说完,就端着杯子挤到了热水机的另一边。

  蓝珍珠吹了吹杯子里的浮沫,扫了她一眼就准备离开。

  然而她想远离是非,可有些人却不打算放过她。

  安月在她即将走出门的时候,再次开口,“怎么,被我戳穿了,就想躲开吗?”

  她停下脚步翻了个白眼,最后叹着气转过了身,表情冷漠的看着对面洋洋得意的人,“安小姐这是又耐不住寂寞了?你是不是忘了我之前说的话?”

  安月放下杯子冷笑一声,还算明艳的脸,变得有些扭曲,“蓝珍珠你哪里来的脸跑来谴责我,之前我还以为你是什么道德楷模呢,没想到也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你才和李扬分手多久,就立马又找了个男的,别告诉我是分手后才勾搭上的,这种话傻子才信。”

  原本兴致缺缺的蓝珍珠,越听越不对味,结合这些话,她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难道她和执深见面的时候被她看到了?

  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他们都被周晶逮到了,被其他人发现也不奇怪。

  只是别人看到不会放在心里,换成安月就不太一样了。

  上次她挑明了她和刘经理的事,这女人嘴上老实了,心里不知道骂了她多少次,这段时间肯定在找对付她的方法。

  安月如果真的看到了她和执深,那没有事她也会给她整出事,毕竟是相处几年的同事,她太了解她颠倒黑白的能力了。

  进入社会前,她是真没想到同事关系会是这么复杂,只需要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能让人一直记恨着。

  面前的安月更狠,明明两人之前没什么交集,她仍然能记恨上她,让人感觉荒唐又可笑。

  女人欺负起人来也是很可怕的,蓝珍珠也是女人,所以知道面对安月这种人,躲避根本没有用,以前她不是没躲过,可这也只得到暂时的安宁,时间久了对方只会得寸进尺,就如现在,面前的人吃了一次亏后,又开始了她的老把戏。

  她的手指在杯子上轻轻滑动着,不紧不慢的问道:“你说的挺像那么一回事的,不做编剧真是可惜了,你说我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到底是什么意思?”

  安月最讨厌的就是她这副淡然的模样,她原本还算平静心绪,立马被愤怒取代,咬牙切齿的说:“少装蒜了,你会不清楚我说的话?承认吧,你就是因为别的男人才甩了李扬,明明你自己就是一个三心二意的女人,居然还来批判我,你有什么资格说那种话?”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安月,“只是看到我和别人在一起就编排子虚乌有的事情,安月,你知道什么叫做诽谤吗?你不觉得你说的这些话很可笑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