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杜君剑

第一归来(壹)

杜君剑 亚亚修 3475 2023-03-24 23:08:12

  昭正十九年末,天宋朝空前强盛,国库充盈,达到近几十年来的顶峰。

  然而这只是假象。

  朝廷大肆扩充军队,颁布了两个男丁以上的家庭,十二岁以后强制充军的政令让天下一片哗然,一时间百姓怨声载道。但有抗令者,轻则游街示众,重则满门抄斩。桐庐县有一人家隐瞒户口,败露后全家上下十口老少全部血溅刀下,抛尸乱葬岗。

  至此再无人敢言。

  除此之外,徽武帝下令重赋税,轻农桑,禁止私贩烟草。导致各地通货膨胀,成千上万的百姓一贫如洗,大量无家可归的人流落街头,男子不得不参军以填饥腹,更听闻最小年龄者只有八岁。

  冬天到后,辽北多个县城百姓因无钱购粮,不得已堕落至偷盗抢劫,被抓者当场处死,逃脱者划山为王,以山匪为生。徒留尚有良知者被活活冷死或是饿死。

  辽北境内,饿殍满道,尸骸遍野,山匪猖獗。

  昭正二十年,天宋朝正式进入至黑时代,徽武帝老年昏聩,一连颁布的政令彻底失去民心,遗臭万年。

  暴政惨无人道,但人人自危,世间无人敢议。

  京都城,皇城内。

  夜有两个太监躲在屏风背后窃窃私语。

  “皇上今日昏睡几个时辰了?”一黄眉鼠眼的小太监凑在另一个人的耳朵边,说完了又将自己的耳朵凑上去听。

  另一个人贴上去悄声说:“皇上今日几乎没醒,昨日午夜醒了一阵,后太医院来人喂了药又睡下了。你瞧,又到午夜了。”

  “皇上怕是时日不多了。”那人说着大逆不道的话,却没激起什么波浪,好像丝毫不在意有人会听见。

  两人继续议论:“太子殿下吊着命呢,殿下不点头,皇上怕还得撑一段时间。”

  “啧啧,活得似个傀儡!”

  “嘘……”小太监往屏风那边靠了过去,烛火映出一个影子,他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皇上又要醒了。”

  旁边那人立马招呼:“还不快去请太医。”

  宫墙之内,有人影在四处奔走,手中提灯光线暗黄,不时有穿堂风呼啸而过,阴森至极。

  城内的某处宅院内刚熄了灯,痨咳的声音急促而细微,从最里间的卧室里传来。

  今日无月,若是不点灯,根本注意不到院子和房门之外有无数甲胄重兵值守在黑暗之中,将此地围成一个铁桶。

  一个黑衣与环境融为一体,轻功跃至屋顶之上,静默无声,无人察觉。

  幸而今日无月,是潜伏的最好时机。

  那人轻手轻脚地搬开屋顶上的一片木板,纵身向下一跃,饶是他夜视能力好,很快摸清楚床榻的位置,跪身上前,细不可闻的声音被咳嗽掩盖住,在外面听来并无异常。

  “珵王殿下,郭某来迟,还请见谅。”

  珵王白净的脸上病态虚浮,但看到郭怀州后眼里马上有了光,一把抓住他的手,将一张纸藏进他的手心,小声问道:“郭师爷,北境可有消息?毕将军可有来信?”

  郭怀州垂头不语。

  珵王双眸沉住,顿时心如死灰:“朝中如今已经皆是太子一党的天下。本王也回不去北境了。毕将军是本王挚友,恐怕也凶多吉少……如今被困在这里,不日便会和父王一样被药成一个活尸。”

  “郭师爷……”珵王看着他,近乎绝望地乞求道,“杀了本王吧。”

  “殿下!”年近四十的中年剑客从珵王赵东晖很小的时候便跟在左右,早就视其如己出,听到床上之人彻底失去对生的希望,痛心至极,“殿下,北凉王发兵北部边境,毕将军是北境总指挥使,如今分身乏术,实在是力不从心。不如……我们求助赤诀盟吧……他们高手如云,对当今局势也早有防备,必能将殿下救出来的。”

  年轻的珵王怎会没考虑过向赤诀盟求救,但朝堂之间的弄权和阴谋,江湖势力向来是旁观不插手的。

  他一个因太子忌惮而被软禁的王爷,倘若救了他便等同于向太子宣战,届时赤诀盟引火上身,自身不保,岂不是又有上千条无辜的人命因他而亡。

  纵使赤诀盟是天下大盟,但有些事能做,有些事是万万不能做的。

  他打一开始就不愿意将其卷入其中,

  郭怀州见他犹疑,猜到一二,正色道:“殿下,如今天下即将大乱,一旦太子登基,天宋朝就真的完了。国将不国,民将不民。而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到时候赤诀盟又能置身事外多久?珵王殿下,难道您忘了您的初衷了吗?这些年来的努力也全然不顾了吗?更何况现在尚未走到死局。”

  一语点醒梦中人,珵王低下头沉思起来。

  郭怀州见他面色上有了动摇,一鼓作气说道:“别忘了,您手上还握有底牌。”

  外面的守卫突然意识到咳嗽声停了许久,心中怀疑,便打开门查看情况。

  床上的王爷陷入沉睡,胸口起伏有规律,呼吸平稳。

  见无异样,再度将门关上。

  夜色沉寂。

  京都城外的官道设有关卡,即使是入了深夜也有不少官兵在四处巡逻。

  如今情势紧张,骑马太过扎眼,郭怀州铤而走险选择山道崎岖的小路步行,作为江湖第六的高手,他脚力不凡,轻功的境界如白驹过隙,穿梭在树林间的速度可让百兽目不可追。

  此处距丰州有千余里,到了太原城改换驾马,如果日夜不停,三日便可抵达。

  可惜有人不愿意让他如此顺利。

  他把手摸向腰刀芒至,脚下奔跑未停,余光快速捕捉四周的信息。

  草木皆兵,沙沙作响。

  从气息上判断只有一个人,且武功与他不相上下,抑或是……比他还高出一筹。

  眨眼间,万千镖雨从后面倾覆而来,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郭怀州足部点地停住身体,快速回旋转身,芒至出鞘,迅如闪电。

  排山倒海般的苦无皆被击落在地。

  还没等他放松,那人就地取材,将树叶化为暗器,一轮暗器雨再次攻击了过来。

  半炷香之间,他已经接了数十轮同样的攻击。郭怀州心中不悦,最是瞧不起这些只会躲在阴影里使用暗器的刺客,通过几番较量,他大致掌握了那人的方位,冲着那边大喊道:“有本事出来战!做个缩头乌龟算什么本事?”

  他早就听闻十落的首领是使用苦无和暗器的高手,虽然江湖高手榜上无名,但实力深不可测。而正是如此,他才不敢放松警惕,任何的大意都是致命。

  此人似乎知道他赶路的目的,故意拖延时间,却不着急与他短兵相见。

  郭怀州心中起疑,环顾起周身的环境,今夜乌云密布,山林中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两人互相看不见彼此,却都准确的锁定了位置,站在原地僵持起来。郭怀州屏住呼吸,将全身的力气集中于指尖刀柄处,一旦那人上前,五步以内流光必斩。

  起风了。

  恰巧刮开头顶上茂密的叶障,缓慢挪动的乌云也在此时掀开了月亮的一角。

  久违的光芒从缝隙中照映下来。

  一瞬间,瞳孔前有道银色的光线滑闪而过。

  郭怀州立即尝试驱动脚步,却意识到身体脱离了自己的掌控,手中芒至被张罗开来的蜘蛛丝打掉在地,四肢被缠绕其中,不能分离。

  胜负已分,失去了武器的他如瓮中之鳖,爼上之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人从黑暗中缓步走来。

  来人以狐狸面具示人,身材妖娆窈窕,声音似鲛人般魅惑:“郭师爷,妾幸会。若是把密信交出,尚可活命。”

  见他有意挣扎,一只纤纤细手覆上他的面颊,挑逗道:“妾劝师爷莫要妄动,仔细没了性命。”末了换了个语调,冷声问他,“信呢?”

  郭怀州的实力虽不及宗师,但自觉他对气息向来敏感,如此轻易中了她的圈套,一时之间令他不能理解。

  他的感官不知从何时起被弱化了。

  霍然间,他想起珵王房里点的燃香,安神之效只是表象,实则是用来对付他的。

  他呸了一口,吐在了那人的面具上,嘴上鄙夷道:“什么信?”

  女子手指收紧,面前男人的手脚筋络瞬息间被扯断,鲜血顺着丝线滑落,滴血如注。

  郭怀州闷声一哼,咬紧牙关继续挑衅她:“你就是扒了我的皮,抽了我的筋,也找不到的。”

  女子登时被激怒了,抬起双臂交叉一紧,千丝万缕的五星蛛网牵一发动全身,阵中猎物全身上下被裹成一蛹,悬挂在树枝上。

  “织网上有毒液,从表皮开始腐蚀,直至全身脏器化为一滩血水。以您的功力,恐怕还能支撑半个时辰吧。识相点,要是改变主意了,就支个声,兴许我还能留您个全尸。”

  女子站在树下看着那吊起来的蚕蛹,轻笑一声,左右人死了,密信也没那么重要了。

  不必耗费时间在此。

  “欸,这就是传说中的五星蛛帘阵吗。真是猎奇。”

  几乎贴身,有彻骨的凉风从身后侧吹来。

  汗毛在听到那句轻语后倒立而起,疯狂地向她发出逃跑的信号。女刺客呆滞住,身体像是被镇住了一样,动弹不得。她使出了全身力气才堪堪将头往后转去,看向来人。

  那人从她的影子里闲庭信步地背手走了出来,在她面前站定。

  来自十落的女首领连嘴唇都被极端的恐惧给扼制住,说不出话来。

  眼前的女子于清风中而立,面容冷艳动人,皎洁月光此时亮如神辉,犹似在迎接仙神下凡。

  她始终笑容淡淡,对着被吓傻的人晃了晃手,启唇跟她打起招呼:“喂~听得到吗?”见她没反应,眯起眼来,无辜道,“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女子随手捡起地上的芒至,看都没看就向身后掷去,蚕蛹被精准地戳破掉落,一袋子的黏液流了出来。

  那双宁静的眸眼始终没有离开她。

  “你是十落的吧。从实力来看,是首领。”女子看着她,好像能将她一眼看透,让她打心底生寒,“唔,能看看你的样子吗?”

  说着便向她的面具伸出手。

  屏息,树动。

  刺客操纵手上的蜘蛛丝,自断十指的全部骨头,才好不容易让身体因为剧烈疼痛而重新动了起来。

  “可惜了。”女子望着她逃离的方向,似乎并未打算追上去,转过身去查看地上郭怀州的情况。

  还好,虽说筋脉全断,皮肤有轻微的腐蚀,但性命无忧。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