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杜君剑

第四十七章 原衡山试炼(拾)

杜君剑 亚亚修 2562 2023-03-16 13:53:45

  变天了。

  如今抓住了始作俑者其中一人,却并未消去众人心中的疑虑。

  谭初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和煦在这次行动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打从试炼开始,他们三人从未有一刻的分开,他本想将此人留到后面,看他想做什么。但事态的发展不容他作壁上观了。谁知这人不但狗急跳墙,自爆身份,还甘愿被俘。

  甘愿……被俘?

  “杜晗昭,速去保护季哥他们!”谭初急忙吩咐,可为时已晚,他定睛一看,巧行瀑的另一头站了人。

  “小姐!”这回是月连姣惊叫出声。

  慕容晶晶和另外一个女童并排而战。此人与和煦的年龄相貌相仿,怕就是和煦口中的姐姐了。慕容晶晶的神色呆滞,仿佛被人抽去了意识一般。

  谭初慌乱,眼尖地捕捉到了季翎的身影,只是季翎此时身体虚浮,单手抚胸跪倒在地,口中鲜血哇哇地吐在地上,肩膀伤口浸湿了青衣,但从表现来看猜测是中毒之象。

  季翎的情况更危急些。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着那头沉声喊道:“拿你弟弟做交换,放人给解药!”与此同时向一旁的杜晗昭递了个眼神。

  和蕊笑得猖狂,知道杜晗昭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人从自己手中夺走,但丝毫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甚至加了砝码:“你们挟了我弟弟,我自然双倍奉还。这个大哥中了我们大人研制的剜心散,一个时辰内不解毒将会流血而亡。而这位小姐姐嘛……”

  她顿了顿,看了眼杜晗昭,装作害怕,“这位以立大师可不要轻举妄动哦,你可以把我击晕,但这位小姐姐中的蚀脑蛊,可不是如此好解的了。”她露出无辜的笑容,“我刚给她下了暗示:若是我受到任何伤害,她便就地自裁。”

  蚀脑蛊!

  谭初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蚀脑蛊是如何摧毁一个人的他们去年都是见识过的,只是受蛊之人皆是十六岁以下,且人为不可控,只会在晚上行动。若是真如这个丧心病狂之人所说,慕容晶晶中了蚀脑蛊,那岂不是说明他们成功研制出了真正的杀人武器。

  真假还待商榷。但人命关天,不容他们冒险。

  杜晗昭近几个月以来一直在调查中原内研制蚀脑蛊的作坊,只是收效甚微。她所知的是太子那边因为华阴县一事,短暂叫停了暗坊。即便她查到了那么一两间,都去晚了一步,早就人去楼空。

  据毒宿寨的林有迟所言,要想研制出可控的蚀脑蛊,需要耗费庞大的人力物力,光是在培养蛊虫这一方面,对于气候和地点都有极高的要求,即便如此,也需十几年的时间。所以太子所图,难道真的实现了吗?又是如何在短短几个月内做到的?

  不敢断言。

  这次她提前抵达建州就是得到了消息,霍山境内,恐怕有太子经营的作坊。为防这次试炼生变,她将本次试炼的路线及周围五里重新布防,依旧没有发生任何异常。

  本次参加试炼的人她也是亲自审查过一遍的,没想到还是叫十落的人钻了空子。往深处想,这其中恐怕是有内鬼把人安插了进来。

  如今局面混乱,江湖各大派竟是被两个小娃娃耍得团团转。

  和蕊见对岸的人沉默,越发肆无忌惮:“一人换一人。你们自己决定。”

  狂风四起,刮得脸生疼。

  月连姣握紧手中的剑柄,她是个明白人,看得清楚当下的局势。只是不知为何,她身子颤的如此厉害。

  谭初察觉到她的异常,眼底一痛,对她说道:“你可知道,她就是想看我们刀剑相向。”

  “谭初……”月连姣万念俱灰,他们都深知,自己最重要的人现在命在旦夕,她要救小姐,而谭初,必是要救自家大哥的。

  一人换一人。当真狠毒。

  只有把和煦抢过来,小姐才有救。

  月连姣快哭了,她怎能想到自己会有一日将刀尖对向谭初,对着她心仪之人……杜晗昭就在身侧,她没有胜算,怕是还没出手她就失去了行动能力。但不试怎么知道,她的命是小姐给的,她岂能坐视不管。

  就在她举起剑的一刻,树林中传来异动,两道身影劈刀直入,隔开了谭初和杜晗昭。这两人是冲着杜晗昭而来,而她早有防备,单手将二人的杀招化解开来。

  月连姣趁杜晗昭分身乏术之际,提剑上前,砍向谭初。

  全然不同于当年在柳心医馆的切磋,她是做足了心理准备的,剑剑都是慕容家的杀招,也是她毕生所练。谭初痛心疾首,不忍与她刀刃相向,只能用身法不停躲避,他不断思考着能同时救两人的方法,但显然对方不给他这样的机会。

  “月连姣,你疯了吗!”谭初骂她愚笨,这么简单就被对方挑拨离间。

  月连姣的剑式优美,当下却是如此令人心疼。她的视野被泪水模糊,但丝毫不影响她做的这个决定,她同样吼道:“我就是疯了!小姐今天我是救定了!把和煦交出来!”

  谭初何尝不知道她的苦衷,他的大哥,如今也是在那里等死之人!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剜心散一个时辰内便能夺命。

  他从来不是优柔寡断之人,但他也不是背信弃义之人。倘若今天他为了救季翎牺牲了慕容晶晶,他大哥日后也绝不会原谅他的。但他能怎么办,他也决不会放弃自己的大哥。

  生死决战的时候分神是大忌。

  剑入三分,插入谭初的左肩头。

  他苦笑,本来昨日与那黑熊一战他就够灰头土脸的了,好好的衣服全是血迹,现在倒好,更难看了。

  杜晗昭很快收拾完那两个人,看到这一幕怒上心头,怀着满满杀意朝月连姣飞奔而来,势必分秒便取她性命。

  谭初哪会不知她的意图,厉声命令:“杜晗昭!退下!”

  啪的一声。反倒是月连姣将剑脱了手,用完所有力气的她瘫坐在地,直勾勾地看着谭初的剑伤,潸然泪下。

  杜晗昭及时收住了手,闭上眼无言一叹,一股说不清的情绪噎住喉咙。她走到谭初跟前查看他的伤口,却被摆手拒绝了。

  刀剑入骨,当是极痛的。谭初堪堪站直身体,憋出难看的笑容安慰对坐的人:“你这剑法,比起去年真是长进了不少。”

  月连姣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她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

  谭初还是那个谭初,虽说有时候嘴下无德,却向来是善解人意的。他没怪她,这只会加重她的负罪感。

  不容他们多说,战局急转直下。

  杜晗昭这边刚才救人心切,失去了对和煦的控制权。和煦被人扛了起来,一个轻功淌过巧行瀑,在和蕊面前站定。

  直到现在谭初才看清,那人是慕容山庄派来的守山人,慕容晶晶的大哥,慕容展。

  而另一个人,是来替剑阁死去的弟子寻仇的剑阁守山人,金澄。

  杜晗昭说:“现在杀了慕容展还来得及。”

  经历了这一串的突变,他知道他能做的已经没有了,“就这样吧。我们去看季哥。”

  风浪卷起激勇的瀑布水,不知道对面的两人说了什么,月连姣知道自家的小姐得救了,却根本开心不起来,她凝神看着对岸,慕容晶晶像是被唤醒了,重新拾回了自己的意识。她也同样看到了月连姣。

  就在慕容展和月连姣准备将悬着的心放下时。慕容晶晶展颜莞尔,明媚的眼中却沁满了泪水,她轻轻对着彼岸的月连姣比划嘴型。

  春风嘶吼,宛若悲鸣。

  月连姣惊慌失措起来,连忙爬起身来冲向巧行瀑,可惜为时已晚,眼里放映的画面仿佛慢动作一般,化为利剑贯穿心脏,将她一帧帧拖拽进绝望之中。

  “嘭。”水花溅起,又消失。

  自戕的慕容小姐失去力气,坠进瀑布之中,香消玉殒。

  “月儿,对不起。”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