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杜君剑

第三十五章 中秋(壹)

杜君剑 亚亚修 2240 2020-06-14 20:24:25

  长长的走廊上走着奉茶的两个人,看着七八岁的模样,一个双手托着茶盘,一个抱着沸腾的茶壶,摇摇晃晃地走到门前,将门拉开来。

  偌大的殿堂空无一人,物件也极少。只有正远的地方有一茶几,左右两个黄花梨木书架。

  二人走了进去,乖巧地把东西摆在桌子上。

  其中一人刚打算退下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绊到,顺带着把桌上的一个青瓷瓶打碎了。另外一人倒吸口冷气,双腿跟着发颤。

  他们赶紧跪在地上收拾现场,徒手捡起碎片兜在衣服上。

  捡着捡着眼里出现一双鞋子,怀里的碎片霎地抖落在地。

  听着两个茶童的声音颤抖,面色惊惧:“大人,饶了我们吧!我们不是故意的!”

  “起来。”头顶上的那人对他们说道。

  茶童迟迟不起,脑子一片空白,好在有一人反应,察觉这声音不对,他战战兢兢地抬眼看,正巧碰上一双阴寒的眼睛,身子本能般地更抖了。

  “宋大人……”

  宋子经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说:“快滚。”

  茶童听出他话语里的杀气,不敢再多留,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过了会儿,又有人进来了,看见宋子经正在地上捡着什么,忙走上前迎道:“子经回来了啊。这什么啊,别捡了,小心伤着手。”

  宋子经跪伏在地,行了个大礼,站起来时回道:“等殿下的时候不小心碰倒了。”

  太子神情平和得很,对宋子经的态度宠溺,说:“让下面的人来做就是了。来,喝茶。顺便跟吾说说你此去的收获。”

  宋子经接过茶,说:“殿下让处置的都已经处置了。我们的人一个都没留。其他流出来的百姓也已全部灭口。”

  太子坐在台前听他汇报,笑意甚浓:“嗯嗯。幸好这次下了暴雨,就漏了一路。不然就要辛苦子经四处跑了。”

  “那赤诀盟呢?有没有与她交手?”

  宋子经知道太子嘴里的她是谁,面不改色,说道:“殿下英明,赤诀盟果然派人来了,但他们并未查出什么证据。只是在下还是没忍住,与那以立交手了。好在过程中谭小少主在其他地方遇险,她无暇顾及在下,便走了。”

  太子听了后,眼神意味深长起来,随之说道:“吾就知道你们这些习武之人好战,不过子经没受伤就好。只不过虽然赤诀盟这次什么都没搜到,但难保他们日后查出什么。吾已叫停其他作坊了,等风头过去再行启动吧。”

  “还有一事……”宋子经继续禀报,“珵王殿下此次也参与其中。”

  “哈哈哈!我那弟弟从来行走江湖,立志做一闲云野鹤。上次去了丰州,这次又出现在华阴县。子经啊,你猜他会做些什么?”太子端起茶杯,眼底的黑暗映在水面,藏在外面。

  宋子经想了片刻,答道:“与赤诀盟交好。”

  太子一饮而尽,笑容更深了,他夸赞宋子经:“子经跟吾久了,也会揣测人心了。”

  “那我们是否从珵王这边下手?”

  “子经啊,你虽会揣测了,但心思还不够深。”

  宋子经虚心请教:“殿下有何打算?”

  太子的话里好像藏着把刀:“留之后用。”

  宋子经立马领悟其中的含义:“殿下英明。珵王势微,现在还掀不起什么浪花。但只要他在这个世上行走,就永远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这样反而会带给我们一些意想不到的情报。到时候两边一起解决起来更有效些。那殿下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殿内宽敞,宛如冰窖般异常寒冷,太子喝尽了最后一杯茶,起身说:“听说明年江湖各派办了场原衡山试炼,吾觉得颇是有趣。便想派几个人也去参加。”

  “殿下是想趁机铲除掉谁吗?”

  坐上的太子见宋子经一本正经地样子扑哧笑出了声,一时居然停不下来,等过了会笑够了,用手擦掉眼角的泪珠,说道:“吾只是单纯地感兴趣而已,倒是你,成天都把吾想成什么坏人了!子经啊,你说这次,派谁去好呢?”

  “妄自揣测殿下,是在下的不敬。至于派谁,全由殿下决断。”

  “吾记得,十落里有一对龙凤胎姐弟,资质和武功都是顶尖的。不如就派他们去吧。”

  宋子经眼里晃过一瞬犹豫,随即应道:“是。”

  ******

  这周就是中秋佳节了,丰州城内提早好久就开始着手准备起祭月典礼,每家每户都用竹竿悬挂起了燃灯,每盏上面都是画匠们精心勾勒出来的丰州美景和美人,到了晚上,灯笼顺着风旋转,好看极了。

  赤诀盟内也是一样,鹿姨是府内的管家,她早早就吩咐了各院的下人开始制作燃灯和月饼,还特意留了些材料给各守门和各院的高职们。

  袁图图趴在北院的窗边发呆,院子里的谭初肆意地挥洒汗水,从早饭后已经连续练了三个多时辰没歇过了。他托着腮好奇:这个谭初自华阴县回来后,仿佛主动把自己关进了练武的笼子里,每日练起剑来如入了魔一般,和他玩耍的时间都变少了。

  再过两天就是中秋节了,以往他和谭初都会拿着父母发的零钱到镇上买一堆好吃的,或是缠着鹿姨一起画燃灯。可盟里盟外都热闹翻天了,谭初还是这副样子,就连季翎都拉不动他,最后还被迫陪着他一起比试。

  盟内的大人们也发觉到谭初的异常了。他们不敢问杜晗昭,于是逮到机会就去问韩药师:少主在华阴县受到什么刺激了?韩药师喝大了也是个好事之人,就推测道:“少主年少好面子,在慕容山庄的月姑娘面前负伤损了颜面,自然堵着一口气,故而发誓苦练武功,好重新在人家面前挽回一城。”

  大人们八卦的本领是一绝,啧啧惊叹:“没想到少主竟是情窦初开了。”

  一传十十传百,谭初爱慕月连姣的事很快就成了赤诀盟的热门话题,走到哪都有人当作谈资来议论。可即便如此,当事人依旧沉迷习武无法自拔,处于风暴中心而不自知。

  直到有一次袁图图忍不住了,趁他休息的时候问出了口:“你是不是看上了那个慕容山庄的月连姣?”

  当时谭初满头大汗,小脸通红,脑子里都是方才练的招式,在心里总结有哪里姿势不对,哪里步法不正,对袁图图的话也就没有听清楚,没回他。

  但袁图图就想歪了,以为谭初的脸红是害羞,沉默是不敢承认。当下张大了能塞下鸡蛋的嘴,一把抱上谭初的大腿:“你这个混蛋,敢比我先一步!”说完就跑走了,跑去进一步散播谭初的八卦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