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对比产生伤害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62 2020-07-30 16:47:01

  “朕无事,先走了。”玄离帝想着一定要保持着自己一贯冷峻的风格,他堂堂一个天朝的皇帝,低三下四的去求一个女人算是怎么回事?

  于是他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沈萱:“???”

  好了,这下实锤了。

  他就是看上那个什么劳什子善德公主了!

  沈萱顿时悲从心中来。

  他以前从不对自己这样的!

  清影看着两人的相处也是一愣,怎么就突然这样了?

  而灵枝却是看穿了一切。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其实两个人都已经互相喜欢上了对方,只是两人尚且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罢了。

  可她也不好说什么,两人都是主子,若是她去做这劝告的活只怕也是不合适,但看着两人因为这点小事怄气,又觉得两人徒增了几分幼稚。

  不过想来两人都是有分寸的人,应该也不会真的闹到哪里去。

  灵枝如是想着。

  而那边,玄离帝回了朝阳宫便越想越气,自己还担心她一个人应付不过来承水的人,又怕她和赵衍见面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她倒好,满心都想着那个劳什子赵衍,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不过后来冷静下来想想好像还真是自己想岔了,明明方才用膳的时候她的态度还是很好的,还记得给自己夹菜,怎么他一说要走就突然变脸了呢?

  难不成……真的是自己会错意了?

  她其实只是想留下自己?

  玄离帝突然发现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可骄傲如他,又不许自己的自尊心率先向她屈服,每次都是这样,两人总是他先退步,他堂堂天子,岂有次次都妥协的道理?

  但仔细想想好像又是自己的错,要是等沈萱主动来找他……

  不行,如今赵衍也在京城,谁知道沈萱到时候会找他还是找赵衍呢?

  这般想着,玄离帝自己都已经给自己带好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了。

  如今他是做也不得,不做也不得了。

  好在他没有困扰太久,才刚拿起手中的朱笔,陆离就过来了。

  “什么事?”玄离帝看着满头大汗的陆离,皱起眉:“怎么如此匆忙?”

  “皇兄,不是我说,以前还好,我都是直接轻工飞过来的,如今众目睽睽之下我总不能再施展轻功了吧?”

  合着是因为御书房外的九曲长廊。

  “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里要故意修个长廊。”玄离帝也有些无奈。

  他自己也很烦这个长廊,原本短短的一截路硬生生被拉长了数倍,因此他经常去御书房的时候不用人陪同,为的就是方便直接用轻功飞过去。

  陆离一时无言。

  “算了,就当锻炼身体吧。”陆离撇嘴:“那善德公主身边高手不少,我的人还是不能太过明目张胆,不过她已经探得那金钱子就在善德公主的身边,而且她手里还有什么东西,可以确保沈萱见到赵衍以后会发生些什么。”

  “哦?”玄离帝手一抖…难道自己要被绿?

  朱笔上的墨滴到了宣纸上,晕开了一大块墨渍。

  “具体是什么她还没有打探出来,但看善德和孔横的意思,就是要陷害沈萱和赵衍通奸。”

  玄离帝嘴角勾了勾:“通奸?真是够蠢的。”

  这么老的套路还在用,他们是真的不知道换点新鲜的花样吗?

  不过这东西倒还真是一用一个准,女子最在乎的东西就是贞洁和名声,通奸…还是皇后通奸,那死的可不止是一个两个人了。

  “皇兄,你打算怎么做?”陆离看玄离帝那样子,就知道他不会眼睁睁看着沈萱落到套里,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把东西给她换了不就行了。”

  “这…好像不太行。”陆离摇头:“她带的东西是承水独有的,我听我那下属说,这东西可能青楼会有,但她用的和青楼的不太一样。”

  “南若风不是还在宫里?让她偷点出来拿给南若风,他对毒啊药啊什么的最喜欢了,想来也会喜滋滋的接下这件事的。”玄离帝面不改色的就将事情甩到南若风头上了。

  不过南若风确实对医道的研究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若这东西真的是承水所独有的,陆离拿给他去做研究,他说不定还要谢谢陆离呢。

  不得不说,玄离帝真相了。

  南若风拿到那东西的第一反应是皱眉,听了陆离的复述,很快便开始了他的研究。

  他的研究对象一开始是陆离,但被陆离义正严辞的拒绝了,无奈之下他只能让陆离同御膳房要了两只兔子。

  说来也巧,御书房今日本是想做道兔肉的,没想到最后这兔肉没做成,兔子倒赔了上去。

  不过这些是后话了。

  “对了,你让我注意赵衍的行踪,我也查了,一直派人盯着呢。”陆离看了一眼玄离帝,脸色没什么变化:“听说是病了,所以就没进宫,我估摸着等他这病完全好,得到璇玑了。”

  两人都明白这“病”到底是什么病,玄离帝见他如此识时务,也便放了心。

  “若是有机会,直接将那金钱子抢过来,朕看那善德公主怎么看都怎么不顺心。”玄离帝嫌恶的讲道。

  “……是。”

  陆离也见过一次善德公主,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在承水名声可不太好呢。

  善德既然要当玄离帝的妃子,那自然也是在他的排查之列的。

  说是仗着年轻貌美,最擅长装可怜博人同情,而且她对身边伺候的人也是非打即骂的,性格脾气阴晴不定,平日里见着好看的男子总要勾搭一番,她堂堂一个三公主,却活的跟一个女流氓一样。

  反正多方打听下来,就没几句关于她的好话。

  因此拿她同沈萱一比,高低立现。

  虽说沈萱在璇玑的时候也是刁蛮惯了的,但人家也只是纠缠了一个赵衍,虽说也没纠缠成功,两人更是没做过什么越轨的举动,更何况那时她年纪小,倒是还能原谅。

  而且璇玑打仗的时候,她还挺身而出给璇玑的战士和百姓捐物资,这善德公主虽叫善德,可是一点没看出来善德的样子。

  且不说其他,承水边打仗,她还边要重修寝宫,穷奢极欲,对比立即就出来了。

  

竹上弦

害,双标,就是双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