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17 2020-07-29 22:50:14

  所以孔横对待玄离帝的态度是能好则好,最好是让他能够自己心甘情愿的将公主娶进门。

  善德被孔横这么一说,心里一凉。

  他说的没错,就是他们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承水都不可能为他们报仇。

  玄离帝若要给天下一个交代,方法之多是他们都想不到的。

  比如说,有刺客……

  刺客……!

  善德突然想起,当玄离帝出城的时候,派去刺杀他刺客,他们承水可也是有份的。

  虽然玄离帝一直没有提起这件事,但不代表玄离帝忘记了,或者说,他一直等着一个机会报仇。

  她绝不相信玄离帝是个好相与的,否则,安宁不可能死的那么惨。

  提起安宁的死法,她心里不由得泛起一阵骇意。

  全天下人都知道,玄离帝有多恨安宁,是安宁害了他的师妹,又把持朝政,暗算祁南王,甚至一度想要对玄离帝下杀手,自己登基为帝,还有传言说,先帝去世都同这个安宁有关系。

  当然,这些消息是安宁死后被陆离放出来的。

  她虽没有亲眼目睹安宁被折磨的场景,但光是听别人叙述便已是骇人至极了。

  听说,安宁的手指头被一根根剁掉喂给他的儿子吃,又听说,安宁的身上的肉被一片一片切下来,每割一片肉就往他伤口上撒上盐和酒,最后让他活活的疼死,全程还要让安家的人看着。

  当初玄离帝除掉安宁后,彻底掌控天朝大局,父皇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睡好觉,就怕这玄离帝突然发难,但时间一晃过去了三个多月,始终没有什么动静,父皇才松了一口气,只当玄离帝没有查出他们下了手,将锅都推给了安宁。

  可如今被孔横这么一说,心里开始有些后怕。

  若是玄离帝突然责问起那事来,他们又当如今?

  刺杀此事本就是他们之错,玄离帝若要对他们下手……他们就是反抗怕也是无用的。

  “那按你之见,本宫……应该如何?”善德顿了顿:“父皇让你陪本宫出使天朝,自然基于对先生的信任和对先生能力的认可,既然如此,本宫自然也该全心信任先生。”

  “公主说笑了。”孔横心里稍宽。

  只要还能听的进去劝告,便还有转圜的余地。

  “本宫毕竟涉世未深,诸多事宜还望先生多多指点。”

  善德像是换了个人一样,瞬间就对孔横多了几分敬意。

  孔横活到这把年纪,各种性格的人也见了七七八八了,因此对与善德的突然变脸他也没表现出多大的意外。

  他虽同这位公主没有过多的接触,但光是在承水听到的各种关于她的传闻,以及这几天的相处,他对她已经有了最基本的了解了。

  她的心,就不是个好的。

  虽说他只是个下属,没有什么说话的份,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心里评价善德。

  虽说善德心术不正,但同他也没什么关系,等将她送到玄离帝身边,祸害的就是玄离帝了,而且那沈萱也不是好相与的,她们两人之间,必有所争斗。

  只是善德虽说心术不正,但小聪明也是有点的,毕竟都是从小生活在深宫里的人,绝不可能单纯到哪里去。

  “指点不敢说。”孔横说道:“微臣已经派人去打探赵衍的下落了,那沈修估计也是为了防两人见面会情难自禁,因此没让那赵衍跟出来,殊不知,如此一来更容易招人眼球。”

  “沈修是璇玑的太子,不应该不知道这点,而且皇宫里能有什么真情?本宫才不信会是什么关心则乱。”善德嘲讽道。

  “谁知道呢。”孔横摇了摇头,人披了一张皮,谁知道这皮下藏的都些是什么。

  “不过既然这赵衍进了天朝,就不可能会跑太远,当然就在这京城附近转悠,或者,就藏身在驿站之中。”善德顿了顿,眼里满是阴毒:“总之,只要他们一见面,我们就有机会。”

  善德敢如此有把握的进宫,除了手里的金钱子,自然还有其他的东西。

  而那边,沈修不敢在宫里多做逗留,又不想和善德一行人多做接触,因此便走的慢吞吞的,直到带他们去驿站的人到了,这才加快了脚步。

  玄离帝也考虑到两国不和,因此特地将他们各自住的驿站分了开来,一个住在南边的驿站,一个住在北边的驿站,平日里基本上是不可能撞到的,但若是去同一条街市上走动那就另说了。

  “看样子,萱儿过的还挺好的,至少,那玄离帝对她还算不错。”沈修坐在椅子上,慢悠悠的喝了口茶,也不看站在一旁的赵衍,顾自说道。

  他方才注意到玄离帝看向沈萱的眼神,虽说不上有多宠溺,但怎么也对沈萱有些意思,而沈萱自己也没注意到,当她看见玄离帝到场的时候,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

  能让她如此放松,估计之前的传言也差不多是真的了。

  且不说其他的,光是说信任,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他们俩之间相处有多融洽。

  他做兄长的,看见妹妹过的好,自然应该开心。

  赵衍垂在身侧的手稍稍松了松。

  “殿下同我说这些做什么?”赵衍说道:“属下同皇后娘娘,并无任何瓜葛。”

  沈修转过身盯着赵衍,半晌,笑了笑说道:“是啊,你同萱儿能有什么瓜葛?倒是本宫想差了。”

  沈修本是想告诉沈萱赵衍的事,但谁知半路杀出一个玄离帝,他连单独和沈萱见面的机会都没有,怎么来得及告诉她?

  罢了,反正赵衍都已经来了,总会有人同她讲的。

  用完午膳,玄离帝便打算走了:“朕先回去了。”

  沈萱瞪大了眼睛,难不成他是真的来看看那善德公主的???

  “陛下可还是有什么要事吗?”沈萱努力摆出一个微笑,但任谁都看的出她笑容下掩藏的怒气。

  玄离帝又不明白了,难不成是在气他“捉奸”??

  果然啊果然,他就知道沈萱对赵衍余情未了,这没看到赵衍就要将火气发到他的身上了?

  

竹上弦

那啥你们放心,男主没那么变态哈哈哈,主要是因为他本来名声就不好,不过他确实折磨了安宁一下下,但没这么恶心,然后传出去被别人夸大成这样的hhh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