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强者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38 2020-07-29 17:31:51

  沈萱心里有些痒痒,但碍于承水的人在场始终不好表现出来。

  而承水和璇玑两派一碰面就是浓浓的火药味,虽说从进门到现在两方还未有过什么交谈,但明眼人都能看到出来两边的不对盘。

  孔横毕竟是承水皇帝的心腹,做起事来比善德要老练许多,就算是对着自己的仇人也能笑的从容,只是善德却难掩心里的嫌恶。

  虽说这个沈修生的也不错,但为什么他偏偏是璇玑的人呢?

  善德有些可惜的想。

  璇玑,是注定要被他们承水灭掉的。

  沈萱不想同承水虚与委蛇,想同大皇兄说说话又不想被承水正大光明的听去,而承水自然不可能主动去和璇玑聊天,一时间场面颇有些尴尬。

  孔横虽是个能说会道的,但也架不住沈萱如此冷眼相对。

  “娘娘,可以用膳了。”灵枝在一旁提醒道。

  沈萱下意识的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嗯,这么多人…本宫的私厨处理不过来吧,而且应该…也不是人人都爱吃璇玑菜色的。”

  灵枝还没来得及说呢,小福子就冒出来了:“陛下驾到!”

  众人连忙起身恭迎玄离帝。

  沈萱也站起身:“臣妾见过陛下。”

  “无需多礼。”玄离帝旁若无人的走进来。

  善德本想说些什么,但被孔横一个眼神阻止了:“臣承水来使孔横,见过皇上。”

  “嗯。”玄离帝点点头。

  随后便是齐刷刷的敬语。

  玄离帝像是早就习惯了这种场景,等他们说完以后才淡淡的说道:“免礼。”

  沈萱觉得自己方才对承水的态度已经很嚣张了,没想到玄离帝更甚。

  “用过膳了吗?”玄离帝抿了口茶,看也不看下面的人,径自对沈萱说话。

  下面一群人未得玄离帝首肯,也不好乱动,便只能呆站着。

  善德经过昨天的事情,一时也不敢多加放肆,眼神也不敢直勾勾的看着玄离帝,只能假装不在意的低下头,心里却是如鼓擂般的激动。

  这世间…怎会有如此俊美的男子!

  昨夜天色已晚,来不及细看,虽知道他容貌惊人,但如今一看,才知是自己短浅了。

  这通身的气质,同承水那些废物哪来的可比性?

  这么好的男人…凭什么……凭什么给沈萱独享!

  玄离帝,合该是自己的!

  可惜的是,她只看见了玄离帝的貌,却看不到他藏在身体里的勃勃野心。

  “还未,方想传膳呢,陛下就来了。”沈萱有些苦恼,她并不是很想和承水的人一起吃饭,可也不好光明正大的下逐客令,她待客冷淡同她不懂礼仪那是两回事。

  玄离帝听说沈修求见的时候自然也是不想见的,而且他本就推了承水的求见,若是接见了璇玑,只怕会引得承水不满。

  虽然相比起璇玑,他更讨厌承水,但如今还不是表现出来的时候。

  “那传膳吧。”玄离帝看了他们一眼:“诸位初到天朝,想必对天朝的盛景早已有所耳闻,朕也不好打扰各位雅兴,那今日……朕就先不留你们了,也免得倦了你们的对天朝的好奇。”

  沈萱虽然很想留下大皇兄一起用膳,但看玄离帝这样子估计也是没戏。

  “过几日便是国宴了,届时再一起饮酒作乐也不迟。”沈萱看着玄离帝:“皇上公务繁忙,得知诸位已经到了椒房殿,这才特地抽出空过来。”

  “是臣等打扰了。”孔横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心里却暗潮汹涌。

  这玄离帝,果真是个狠角色,三言两语就四两拨千斤的将他们打发走,还一副全心为他们着想的样子,而这沈萱…几句话就将玄离帝故意不见他们歪曲成了玄离帝为了见他们特地抽出了空,一时反倒让他们成了那不知好歹的人。

  看来,若自家公主真的想在这个后宫里呆下去,只怕要尽量和沈萱避开锋芒了。

  他看人向来很准,就比如说对面的这个璇玑太子,就绝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温润。

  可善德却不这么想,她已经对沈萱有了先入为主的看法,即使后面沈萱表现的再如何,她一时也难以对她改观。

  而沈萱,最喜欢的就是扮猪吃老虎。

  “临近国宴,国务定然繁多,臣等也不便再打扰陛下娘娘,就先行告退了。”沈修是第一个站出来的。

  玄离帝对沈修如此识时务表示很欣慰:“好。”

  随后,孔横也跳了出来表示自己要走了,善德心里虽不愿意,不过她也清楚若是继续留下去碍的就不止一个人的眼了,因此也只能别别扭扭的下去了。

  “陛下怎么突然来了?”等人都走光以后,沈萱问道。

  玄离帝咳嗽了一声,他怎么可能会承认他是怕沈萱见到赵衍,两人旧情复燃才匆匆赶过来的。

  “不是你自己说的?抽空来见见这些来使。”玄离帝起身往后殿走,也不管沈萱在后面到底在想什么。

  “哦……”沈萱见玄离帝这么敷衍,心里一动,难道他是看上了善德公主?

  想保持什么正人君子的名头所以昨天没有对她下手,今天就迫不及待的赶过来想要再次一睹芳容??

  沈萱顿时觉得自己看破了什么大秘密。

  看着玄离帝急匆匆的背影,沈萱心里啐了一口,果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玄离帝只是觉得自己活了这么多年,突然变的如此幼稚,因此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但在沈萱的眼里就是被加工以后的样子了。

  “方才,你为什么拦着本宫?”

  回了驿站,善德叫住孔横质问道。

  原本她是想在玄离帝面前表现一番的,但没想到孔横却拦住了她。

  “公主殿下,对于玄离帝的脾性我们尚且还摸不透,此刻若贸然出头的话万一惹的他不快……”孔横苦口婆心的说道:“就算我们手里有金钱子,但他万一暗里派人来抢呢?这是他的地盘,就是我们都死在这里,承水都拿他没有办法的。”

  确实,按照承水的国力,本就不可与天朝抗衡,就算他们死在这里了,承水也只能哑巴吃黄连,谁叫这天朝…这么强大呢?

  

竹上弦

高速开车预警   沈萱:陆湛?老色鬼了   玄离帝眼睛一眯:女人,你现在很危险   完了完了,我没有推荐位了,我…我……我是不是要扑街了!嘤嘤嘤,错字侠以后只有姐妹们给我捉虫了,猛女哭泣呜呜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