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厌恶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04 2020-07-28 21:37:04

  沈萱如今已经不怕玄离帝了,一手搂上他的脖子,一面撒娇道:“陛下…臣妾有一事相求。”

  玄离帝挑眉:“你先说说看。”

  沈萱清了清嗓子,把之前打好的腹稿说了出来:“陛下坐拥天下,这世上有什么东西是不属于陛下的?金银财宝,珍馐美人,只要陛下想要,什么都是陛下的。”

  “嗯。”玄离帝点点头。

  沈萱加大力度:“可是臣妾呢?臣妾幸得陛下恩宠,忝居皇后之位,但很多事情仍旧是身不由己,甚至要比旁人多几分小心,以免落人口实,甚至连自己喜欢的东西都不能……”

  说到这里,玄离帝算是明白了。

  要么就是没钱了,要么就是想要什么东西同自己来讨了。

  按照她那么丰厚的嫁妆,就目前而言,是绝不可能会沦落到同他要钱的地步的,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了。

  于是他静下心,想看看她到底还能做出点什么动静来。

  沈萱心里暗骂一声,玄离帝定然猜出了她的来意,但就是要假装不知道,可恶,简直可恶!

  算了,豁出去了!

  沈萱也不继续同他猜文字游戏了,干脆直接了当的挑明自己的意思:“陛下,臣妾想同你要一样东西。”

  “哦?”玄离帝假装惊讶的说道:“朕见你的私库里宝贝不少,而且往日朕也赐了你不少东西,怎么…还有什么是你想要的?”

  呵,就是说她贪心呗。

  沈萱也不在意这些:“臣妾想要的东西太多了,臣妾还想要陛下,陛下给吗?”

  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

  玄离帝眼神一暗。

  沈萱心知要糟,这熟悉的眼神……

  最后还是割地赔款才换来了那个小小的鼻烟壶。

  一想到自己晚上会被如何折腾,沈萱腿就开始不住的发软。

  回了椒房殿,她看着自己手里那个小小的鼻烟壶就开始心酸,自己怎么混的这么差……

  想到方才玄离帝同自己说的那番话,沈萱心里就有些郁闷。

  “你还真会挑,这鼻烟壶虽是架子上最小的物件,但却是最贵的一样。”玄离帝将鼻烟壶拿到手里把玩:“给你…倒也不是不可以。”

  她着实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鼻烟壶居然这么贵。

  她虽不清楚具体价格,但光是架子上一尊青白玉的如意,至少值得三万两黄金,而且这还不是最贵的,按照玄离帝的话…那这鼻烟壶……得多贵啊……

  沈萱咽了口唾沫。

  “陛下想臣妾如何?”沈萱反正也是豁出去了,反正也死不了。

  玄离帝附耳在她旁边说了几句,听的她满脸臊红,但最后还是妥协了。

  而玄离帝在她要那个鼻烟壶的时候就知道她到底是要拿去干嘛的了,他自是知道沈修同沈萱的关系,也知道沈修平日最大的爱好就是收集鼻烟壶,虽知道那是她的兄长,但还是忍不住的生气。

  “娘娘,这鼻烟壶奴婢拿着同这暖玉装一起了?”清影打开木匣,正准备把鼻烟壶放进去的时候,沈萱阻止了她。

  开玩笑,好不容易得来的东西怎么可以随便放进去呢?

  怎么也得让她拿去大皇兄面前炫耀炫耀吧。

  “是。”清影将其他东西收到木匣之中,又另外寻了一个小盒子专门放置这个鼻烟壶。

  “对了,皇兄他们什么时候到?”沈萱问道:“都快卯时了……”

  再不到都可以用午膳了。

  “娘娘,承水国来使求见。”灵枝掀开珠链走了进来:“他们还带了不少东西,说是要献给娘娘的。”

  “哦?”沈萱心里翻了个白眼,不过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罢了。

  不过谁叫她是皇后呢?他们如今,就是再讨厌她……也要憋着。

  沈萱还是第一次这么感激玄离帝封了她当皇后。

  “传吧。”

  沈萱方从玄离帝那里回来不久,前后不过半柱香的时间,按理说他们应该先去觐见玄离帝才是,但他们这么快就来椒房殿了……

  呵,估计玄离帝又没见他们吧。

  想想还是挺惨的,求见了两次玄离帝两次都没有见到。

  沈萱幸灾乐祸的想道。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善德公主。

  长了一张楚楚可怜的脸,若是卖起惨来,想必是个男人都抗拒不了吧。

  沈萱的眼里闪过一丝嫌恶。

  再瞧瞧这细细的小蛮腰,走起路来弱不禁风的,她生怕一阵大风过来都能直接把她给吹跑了。

  沈萱第一眼就不喜欢这个善德公主。

  “善德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沈萱瞟了他们一眼:“免礼。”

  她好像一下子又恢复成了当初在璇玑时的那个傲慢无礼的公主。

  “皇后娘娘,这是我们承水献给娘娘的礼物,礼物不分轻贵,还望娘娘不要嫌弃。”孔横挥了挥手,身后便有侍从拿着各种宝物上来,一列排开。

  “怎么会呢。”沈萱笑了笑,拿起手边的杯子轻轻呷了一口茶,然后再缓缓放下。

  一套动作赏心悦目,但落在善德眼里却是无比的刺眼。

  凭什么她就可以高高在上,目中无人?

  “哟,你们瞧瞧我这记性。”沈萱笑道:“善德公主远道而来定然辛苦了,轻衣照画,还不快赐座。”

  照画和轻衣连忙上前,而清影则下到一旁去煮茶了,只有灵枝还站在沈萱旁边。

  赐座和候茶,一般都是连在一起的。

  虽说沈萱只是轻慢了一些,但在他们眼里就是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了。

  善德看见沈萱喜形于色的样子就知道,估计是个没什么心计的。

  她心里多了几分得意,这种女人最好控制了。

  “多谢皇后娘娘。”善德谢道。

  沈萱也不推脱,微微颔首表示知道了。

  善德看着沈萱高高在上的样子心里就不舒服,而沈萱看她也怎么看怎么不舒服,只是沈萱可以表现出来自己的厌恶,但善德不能。

  有时候,人的权力到达了一定的高度,已经不需要再刻意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而玄离帝,就给了沈萱这样的高度。

  

竹上弦

萱萱同学你放心,你老公是个钢铁直男,专门针对各种白莲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