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撒娇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38 2020-07-27 23:34:10

  看到灵枝拿了朝服过来,沈萱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是由礼部监制的,她等下穿上应该没什么大事。

  灵枝将朝服展了开来,朱红的绸缎上用金线绣了一只正展翅欲翱的凤凰。

  “娘娘,奴婢给您换上。”灵枝拿着朝服上前一步,这个时候,清影几个已经帮着沈萱把原来的衣服换了下来,收到了一旁。

  朝服本就要比一般的衣服厚,再加上又是春装,因此里三层外四层,七层衣服裹下来,裹的沈萱都热出了汗。

  玄离帝撇到了她额角的汗,不悦的皱起眉:“穿什么朝服?还不如方才那套衣服呢,清影,把方才的那件衣服拿过来给她换上。”

  沈萱正巴不得换件衣服穿呢,如今玄离帝都发了话,她自然是第一个赞同的。

  “没听见陛下说话吗?还不快点动手!”沈萱很自动的脱掉了身上的衣服,然后把衣服递给灵枝,一边脱还一边抱怨:“真的太热了这衣服,若是换到夏日岂不是要花了妆?”

  灵枝顿了顿:“娘娘放心,夏日的朝服亦是不同的款式,若是娘娘觉得热,奴婢这就去吩咐尚衣局的人将朝服做的薄些。”

  “好。”沈萱自从用了那金钱子以后,体寒就好了不少,但这也让她很烦恼,本来她是不怕热的,但如何稍有些热她就觉得受不了。

  玄离帝已经换好了衣服准备用膳了,沈萱还在纠结到底穿哪件衣服。

  颜色活泼一点怕不够庄重,但深沉一点的颜色又显的过于老气,沈萱叹了口气,选衣服也太难了吧。

  好在玄离帝最后看不下去了,从一堆衣服中随意挑了件嫩黄色的礼服:“就穿这件。”

  沈萱一顿,这件衣服的颜色同龙袍的颜色有些相似,款式也是精致的礼服款式,就是因为怕和龙袍撞色所以她一直不敢穿这件,但又觉得款式好看因此也舍不得丢掉,便一直放在柜子里没有动过,这次也是翻衣服的时候顺手翻了出来,没想到被玄离帝看见了。

  不过,既然是他让自己穿的……

  就算出了事也是他担着,因此沈萱也便放心的换了上去。

  两人用完膳以后,玄离帝就回了朝阳殿,沈萱疑心他也是要回去换衣服的,毕竟等会儿要接受承水和璇玑的朝拜,总不能穿着私服出来吧。

  知道大皇兄要来,沈萱特地准备了不少好东西,都是玄离帝平日里赐给她的。

  璇玑的冬天很冷,那种冷是要骨头里钻的冷,有时候她就算穿了厚厚的貂绒也挡不住这冷。

  不过好在天朝没有璇玑这么冷,而且她如今体寒也好的差不多了,再不济还有玄离帝在,便翻出了之前玄离帝送她的一块暖玉。

  大皇兄弱不禁风的,到了冬天总是同她一样,喜欢钻在温暖的地方不出来。

  其实沈修本是没这么怕冷的,只是沈萱小的时候有一次被人推下了湖中,湖上结着厚厚的冰,但不知为什么竟会有一个洞,沈萱正是被人从那里推下去的,那是正是寒冬腊月,她也还未太得皇上的宠爱,周围的太监宫女吃不准皇帝的心思,一度不敢下水去救她,只有沈修。

  他那时也是正巧路过,听到沈萱的呼救还有旁边一众犹豫的宫婢,便大致猜出发生了什么事,因此想也不想直接跳进去救她。

  当时沈萱还有些意识,被沈修往上拉的时候下意识的挣扎,湖水又冷,一时有些僵持不相上下,直到沈修的脚开始抽筋了,才有人下去救他们。

  后来伺候沈萱的宫人被皇后娘娘狠狠的打杀了,在沈修的要求下重新换了伺候的宫婢,她的情况才有所好转,不过沈修也因此落下了病根,皇后虽一直给他找名医看病,但却始终没有得到彻底的根治。

  这暖玉她还没带过,而且也不是什么贵重之物,送给大皇兄一不会惹玄离帝猜忌,二也有利于大皇兄的身体,倒也不错。

  其实她自己也知道若是没有人指使那些人绝不敢这么做,但人都死了,她还能怎么办呢?

  “娘娘,您还没准备好呢?”清影有些好笑的看向沈萱。

  她一直在纠结到底要送大皇兄有些什么,既不惹人注意,又是比较实用的。

  “就一块暖玉,我怎么好意思拿的出手。”沈萱气鼓鼓的把暖玉放到匣子里:“我在璇玑的时候大皇兄不知送了我多少好东西,如今我却是他送我的十分之一都拿不出手。”

  其实她私库里多的是宝贝,但她知道沈修向来对那些东西不敢兴趣,就是送了他也只会摆在一边,而且大张旗鼓的送那么多东西也只容易惹人嫌话。

  “对了,陛下那里好像有个鼻烟壶来着……”沈萱突然想起来之前她住在朝阳宫的时候,看见过玄离帝架子上放的珍宝,其中有一个就是鼻烟壶!

  她对这种东西没什么研究,但是放在玄离帝寝宫里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差?而且那架子上的东西应该只有这个鼻烟壶是最便宜的吧……

  沈萱如此想着。

  “娘娘…您不会……”清影见沈萱眼睛都亮了,心里一个哆嗦。

  沈萱站起身:“快,快随本宫去一趟朝阳宫!”

  沈萱不愧是宫里最特殊的存在,一路进了主殿都无人拦她,只有守在门口的小福子见了才进去禀报了玄离帝。

  玄离帝有些奇怪,她怎么突然就过来了,结果她却是…来同他讨东西的。

  “陛下…您忙吗?”沈萱走到玄离帝身后非常主动的开始给他捏肩,笑的一脸谄媚。

  玄离帝一时也不知道该说忙还是不忙,遂不动声色的坐在那边,就想看看这个沈萱到底想玩什么花头。

  沈萱见玄离帝不说话,也不气馁:“陛下,你理一下臣妾嘛~”

  玄离帝还是保持着方才的冷漠,就是不搭理她。

  沈萱恼了,干脆走到他前面一屁股坐到他腿上:“你理不理我!”

  “你到底想干嘛?”玄离帝无奈,一边伸手虚搂住她的腰,防着她从自己腿上摔下去,一边还要绷住,不让她看出自己的情绪。

  

竹上弦

沈修:给我送个媳妇儿吧,长这么大我还没个女朋友。   沈萱摸了摸下巴:善德怎么样?   沈修:你怎么不说把你老公送给我呢?   沈萱一把抱住玄离帝,防备的看着沈修:做梦!顶多把陆离给你。   玄离帝一脸宠溺的看着沈萱: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苏卿&陆离:???   陆离:气死爷了,等下就去暗杀那些不给作者投票打五星好评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