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朝服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42 2020-07-27 21:59:23

  两人谁都没有提起之前的事,原先的那些别扭好像一下子就没了。

  沈萱被玄离帝拥在怀里,她突然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像是……两人只是民间的普通夫妻一般。

  但这也只是想想。

  沈萱用力摇了摇头,把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甩了出去。

  她和玄离帝……怎么可能会是普通夫妻…若不是这个皇后的身份,她和他,甚至连夫妻都算不上。

  “早些睡吧。”玄离帝紧了紧怀里的沈萱:“明日还有的忙的。”

  确实,明天璇玑的人就要到了,本来按理说承水来使除了觐见玄离帝,还应该再去朝拜皇后的,但因为玄离帝没见成,人又晕倒了,便一直拖着,但明日若是还不去朝见沈萱,便有些说不过去了。

  明天…承水和璇玑,又是一场好戏要开始了。

  再说善德公主,一回到驿站,皇宫里的人一下去就立即换了个脸,又不敢摔屋子里的瓷器,生怕闹出些动静被人听到,只好将自己的细软使劲的往地上摔,以此来泄愤。

  “公主,你先息怒,此次不成功还会有下次,只要我们有金钱子在手,不信玄离帝不会妥协。”孔横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了,玄离帝怎么可能会是随随便便就能得手的,若是他们太过激进反而还会适得其反。

  “金钱子……对了,金钱子在哪里!”善德突然想起金钱子:“快,给本宫拿过来!”

  伺候的婢女上前捡起她方才丢掉的细软,从里面拿出一个木匣子恭敬的递给善德。

  善德接过木匣子斥道:“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就给本宫放在这里?万一摔坏了你赔的起吗?”

  那婢女一阵无语,明明是她自己当初说什么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最不容易被人发现,非要放进这个包裹之中的,如今摔东西的也是她,发火的也是她……

  不过她像是早就习惯了善德的阴晴不定:“是奴婢的错,还望娘娘息怒。”

  “罢了,本宫今儿个先不同你计较,若有下次,定要你好看。”善德打开木匣子,看到完好无损的金钱子松了一口气:“还不快下去,在这里杵着做甚?”

  “……是。”

  那婢女将她的细软放好以后便出去了。

  善德看着孔横:“明天璇玑的人也该到了,听说这次来的人里还有一个…叫赵衍。”

  孔横会意:“微臣明白。”

  他们还能做什么,不过……就是让旧情人“旧情复燃”罢了,最好还能再来一场捉奸在床的戏码。

  “你想好办法了?”善德斜睨了一眼孔横。

  孔横顿了顿:“如今我们对他们的行踪还没有任何把握,所以微臣也不敢妄下判断,不过公主殿下放心,光是离国宴开始就还有六七日,总会有办法的。”

  善德对孔横也比较信任,毕竟是父皇的心腹,做起事来又稳重,还能被派来协助她,她自然是放心的,不过,这也不代表她就一定会乖乖的听他的话,毕竟……她是公主不是?

  沈萱完全不知道赵衍要来的事,她还满心期待的想着,终于要看见大皇兄了。

  玄离帝对沈萱在璇玑的事情一清二楚,自然也是知道她和赵衍那些事的,不过也只是知道个大概,毕竟那个时候沈萱年纪小,不懂事,他知道以后心里虽有膈应,但还是没有多想,再加上沈萱如今的样子也不像是有多喜欢赵衍,因此他虽知道赵衍要来,但他的自信告诉他,若是让沈萱在两人中选,沈萱选的定然是他。

  毕竟一个是天朝尊贵的帝王,一个…不过是璇玑普通的世子罢了。

  这个时候玄离帝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要故意同赵衍相比较。

  第二天一早,沈萱就起床打扮了,玄离帝见她穿上了刚做的新衣服,又带上了新的首饰,还在自己前面转了一圈问自己好不好看,他就有些窝火。

  怎么平日里见他都不做什么打扮,一听说赵衍要来就这么热情呢?

  说没关系,其实…心里还是膈应的。

  沈萱还不知道玄离帝心里想的呢,只是想着好不容易见到大皇兄一回,总要漂漂亮亮的,让他知道自己在天朝过的很好。

  其实沈萱身段好,穿什么衣服都好看,可玄离帝一想到她是穿给其他男人看的,心里就怎么都不舒坦。

  “丑。”他不做过多的评价,反正说多了她也不一定会听,因此他只是简单明了的说出了自己看看法。

  沈萱翻了个白眼,她如今也习惯了玄离帝时不时的毒舌,反正她现在也不指望玄离帝能说几句好话,不讽刺她已经是万幸了。

  她对着铜镜转了一圈,还是很好看的嘛……

  “陛下的眼光总是与旁人不同。”沈萱撞上玄离帝略带嫌弃的眼神,娇嗔一声。

  “朕是天朝的皇帝,眼光与旁人不同不是正常的?”玄离帝起身拿了衣架上的衣服:“倒是你,日日穿的如此花枝招展的,丝毫没有皇后的端庄,倒向个未出阁的小姑娘。”

  玄离帝这话倒是提醒了沈萱,如今她已是一国之后了,若只是去见见大皇兄,穿的鲜艳活泼一点倒是无甚大碍,但是此次承水也在,她总得有些皇后的样子,总不能给皇上丢脸,给璇玑丢脸吧。

  这般想着,她又埋头进了衣柜之中。

  好在灵枝及时出现,解救了正翻箱倒柜找衣服的沈萱,和被逼着看到底衣服合不合身的玄离帝。

  “皇上,皇后,这是礼部派人送来的朝服。”灵枝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的正是一件赤红色的朝服。

  按照天朝的规矩,皇后光是正式场合穿搭的朝服便有四种,根据不同的场合穿不同的朝服,而宴会时和接受命妇朝拜时的礼服又有三种,一般都是由礼部负责监制的。

  封后大典和国宴等参与大事的时候一般穿的是凤袍,而沈萱的凤袍如今还在加紧赶制中。

  相比较玄离帝就比较简单了,他除了一身龙袍也只剩了两套朝服,当然,他的私服款式大多也都一样,主要还是因为他不喜欢花里胡哨的东西。

  

竹上弦

看到书的评分越来越低,心里一痛,所以爱会消失,对吗?生活不易,作者叹气,白嫖我还不给个五星好评,亲亲你的心痛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