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和好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14 2020-07-26 23:51:12

  他冷冷的侧过身:“没看见善德公主不舒服吗?还不快将他们送回驿站?”

  说完,就直接走了。

  留下善德公主一行人看着玄离帝的背影暗气……这么好的机会…居然就这么错过了!

  善德公主心里暗想,自己一定要杀了沈萱,然后,得到他。

  “真的睡着了?”玄离帝看着沈萱的睡姿,心里觉得有些好笑:“小没良心的。”

  若是她真的睡着了,气息怎么可能会随着他的靠近越来越急促?

  “既然如此……那朕就先回去了。”玄离帝缓缓起身,作势要走。

  沈萱心里一急,这人,怎么就不知道再等等呢?一点耐心都没有,还说她没有良心。

  于是她假装翻身惊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说了一句:“陛下,您怎么在这里……”

  玄离帝也不拆穿她,继续配合她的问题:“你猜猜朕为什么在这里?”

  沈萱摇摇头:“臣妾愚钝。”

  她着实不知道为什么玄离帝会突然跑过来,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在和善德公主甜甜蜜蜜吗?怎么还会有空管自己?

  玄离帝点点头:“你确实愚钝。”

  “???”沈萱一懵。

  她就只是客套几句……怎么……怎么还给当真了。

  “陛下今天怎么突然来了?”还是回归正题,难不成是善德公主满足不了他?还是因为长的不够好看?

  沈萱有些懵,美人投怀他怎么可能拒绝呢?他又不是傻子。

  玄离帝看着她,又好气又好笑:“你说,朕当初怎么会娶了你这个小笨蛋呢?”

  还让你当了皇后,一点皇后的架势都没有。

  “罢了,朕就当是做了好事将你纳入后宫吧。”玄离帝站起身子:“夜已经深了,还不快帮朕更衣?”

  第二天早上没有朝会,所以玄离帝可以睡的晚些,因此他有的是时间和沈萱比耐心。

  沈萱顿了顿,在温暖的被窝和玄离帝之间徘徊。

  外面真的很冷,可要是不给玄离帝更衣……谁知道他接下来要怎么打击报复自己,想到他在床上有多磨人,沈萱心里就胆颤。

  于是她只能磨磨蹭蹭的起身,想着玄离帝会因为她缓慢的动作而放弃让她帮忙更衣,但没想到玄离帝半分这点心思也无,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沈萱咬咬牙,算了,豁出去了。

  玄离帝看着沈萱,心里暗笑。

  她怎么能这么有趣?比那劳什子承水公主有趣多了。

  装模作样的惹人嫌。

  就在方才他去御花园的时候,那承水公主也来了。

  因为他没有穿龙袍,只是一身便服,身边只跟了一个小福子,所以那承水公主一开始并没有认出他,但看见他和陆离相似的容貌的时候,突然又反应了过来,连忙支了身边伺候的婢子过来问路。

  玄离帝知道她是谁,皱了皱眉,并不打算给她指路。

  好笑,他堂堂一个天朝的皇帝,岂会沦落到给一个所谓的公主指路?

  幸好小福子是个会看脸色的,连忙说道:“来者何人?见到陛下还不下跪!又深夜在御花园徘徊,难道是要以下犯上吗!”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便是玄离帝。

  一时间,众人都有些慌张:“臣等见过陛下。”

  善德公主见状连忙跳出来说道:“善德见过皇上,这几日善德人一直有些不舒服,没想到最后竟虚弱到直接昏倒在宫里,宫里的公公将善德等人送到了就近的行宫,夜里善德想着总要先回驿站…结果……竟迷了路,往常在承水的时候,父皇总是担心善德,如今看见陛下如此亲切,善德心里…倒是多了几分安全。”

  啧啧啧,这承水的三公主还真是……言辞大胆啊。

  说着说着,一阵风吹过,吹落了善德脸上的薄纱。

  她像是被吓到了一样,连忙派人将薄纱捡了回来,红着小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是善德失态了,还望陛下责罚。”

  玄离帝微微一笑:“既是承水的公主,初来乍到有些水土不服也是正常的,小福子,叫个人过来送善德公主回去。”

  小福子应了一声便往后走了走,好家伙,原来人都跟在后面啊。

  玄离帝见状也打算离开,但善德哪里肯依?

  因为玄离帝要绕过她的身边过去,他们虽给玄离帝让了路,但这路总共也就这么点大,还能让到哪里去?

  不过好在玄离帝也会武功,因此轻轻松松的便成功的躲过了一次“英雄救美”的机会。

  接下来他便有些无聊了,他也是知道沈萱派人看着的,此刻定然已经知道自己和善德碰见了,但却一直迟迟没有动静……他开始有些着急了。

  因为着实不知道沈萱到底会不会出手阻止。

  最后他还是没忍住,去了椒房殿。

  还好沈萱的反应令他比较满意,若是真的睡的很香,只怕也是要给他弄醒的。

  沈萱出了被窝的以后速度立即就提升了,那宽衣解带的速度,恨不得直接拿把剪刀把玄离帝的衣服给他剪开。

  “好了。”

  好在玄离帝穿的不多,沈萱快速的把衣服挂到衣架之上,也不管玄离帝还在那里等着,径自钻进了被窝,还振振有词的说道:“陛下,天冷了,臣妾先给您把被窝暖和暖和。”

  “……”玄离帝看着她无赖的样子,心里一阵无奈。

  罢了,随她。

  自己坐到床边,脱了鞋子上床。

  沈萱半分要给玄离帝挪位置的意思都没有,还是玄离帝直接自己掀开被子钻进去的。

  “你不是说要替朕暖和一下被窝吗?怎么朕这边还是冷的?”说着,玄离帝还将手伸到了沈萱的那边的被子里。

  玄离帝的手还挺暖和,所以沈萱也没有抗拒:“臣妾才暖了多久啊,陛下自己躺躺很快就热了。”

  月黑风高,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能做些什么呢?

  事后,沈萱哭着想道,禽兽,真的禽兽!自己都那么听话了还这么折腾自己。

  谁知道玄离帝只是将这几天没有发泄的火一次性加到了今天。

  也许……这就是男人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