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12 2020-07-25 23:39:10

  玄离帝自然是故意不见他们的,目的就是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让他们知道天朝不是他们能算计的。

  使臣自然也不是笨蛋,公主出使天朝国宴这还确实是破天荒的头一遭,到底想做什么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他原先是极其不赞同这么做的,如此赶着将女儿送去联姻很容易被人诟病,但现在承水也是病急乱投医了。

  再加上手里有玄离帝想要的东西,所以他们才敢抱着这般心态将三公主送过去。

  后来半路又听闻沈萱被玄离帝封了皇后,一时心急便加快了赶路的脚程,一行人紧赶慢赶,最后竟提前了两天到了皇宫。

  进京城的时候又是被好一番盘查,先说他们时间不对,又说他们的文碟也不对,最后又说要问问上面的意思才能放他们进去,前后大概用了快一个时辰,他们就在城门口等了一个时辰,最后弄的他们都要发火了,那守卫才磨磨蹭蹭的放了他们进去。

  但想想他们也没地方说理去,因为他们本就提前了两天赶到,中间还绕了一个地方过,因此那文碟上确实少了一个地方的印章,而且国宴人多眼杂,万一出了什么事这责任不是谁说担就能担的,所以那些守卫盘查严格倒也是情有可原,因此他们受的那肚子气,也只能继续往肚子里面憋。

  “祁南王殿下,这是我们承水的三公主,善德公主。”那使臣将不满压了回去,换上一个亲切的笑容对着陆离。

  一开始听到善德公主这个名字的时候,众人一度怀疑承水这个皇帝真实的文化水平,但后来接触了才发现这个名字其实是表达了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美好盼望。

  陆离也是高冷,微微颔首点头示意。

  这善德公主一直蒙着面纱,陆离瞧不清她的真面目,但从眉眼中可以看出来应该是一个清纯的女子。

  后来沈萱听到陆离对善德公主的评价的时候,第一时间是翻了个白眼,原来男子都喜欢这个类型女子吗?

  “善德见过祁南王殿下。”

  声音是甜甜的,如果非要用一种动物去形容她给自己的感受……

  陆离顿了顿,应该是……小兔子。

  不过他对这种小兔子可没什么兴趣,他喜欢的是凶猛的狮子,只一眼就让人胆寒。

  “三公主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陛下已经命人准备好了驿站供几位休息,国宴,还有大约七天才开始,接下来几天本王会派人带几位在京城逛逛,陛下他国事繁忙,恐怕是有些分身乏术。”

  言下之意就是你们就在民间好好玩就行了,别想着见皇帝见皇帝,人家忙着呢根本没空理你。

  但他们哪里会同意,他们提前来天朝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将他们的公主送给玄离帝吗?若是连见都见不到怎么让玄离帝对她有印象?

  而且这么多国家聚在一起,万一玄离帝又相中了什么其他女子,他们就算有金钱子在手,这三公主只怕也难得玄离帝的宠爱。

  凡事都是先下手为强,所以…这玄离帝他们是一定要见到的!而是必须是提前见到。

  看这祁南王的样子就知道估计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因此那使臣当即决定先回驿站再商量接下来的事宜。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下去了,觐见陛下之事还望祁南王殿下……”

  “皇兄乃是天朝之主,若是他有空,本王自然会在他面前提上几句的。”陆离实在不想应付他们,本来他是想推给苏卿的,但奈何苏卿气势太强,只是随便瞪了他一眼他就怂了。

  事后他还在不停的反思,为什么他堂堂一个皇室中人,名震京城的祁南王殿下居然会怕一个小小的宰相?

  最后,他给了自己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主要还是因为当初说了要娶苏卿的话,好了,现在烂嘴巴了。

  唉,还是当初年轻不懂事啊。

  “那臣等就先谢过殿下了。”使臣朝着陆离行了个礼,陆离也大方受过,然后招了招手让自己的下属带着他们去了驿站,自己则去玄离帝那里复命了。

  “怎么说?”

  玄离帝确实国事缠身,就是同陆离说话都没怎么抬头,这点倒确实没骗人。

  陆离寻了把椅子坐下来:“还能怎么说,就是说要见你呗。”

  说着,他还有几分乐了:“还真让你给猜对了,他们一听说沈萱当了皇后立刻就往京城赶了,你是不知道,按照原先的路程他们还要经过玉泽才能到这里,但为了省时间他们硬生生的绕开了玉泽,从小路赶了过来,这才提前到了两天。”

  “还是慢了。”玄离帝摇摇头:“明天璇玑的人就到了,按照璇玑和承水的关系,见了面不打上一架已经是克制了。”

  玄离帝要的是在这两天里就拿到金钱子,国宴的变故太多了,他不能冒任何的风险。

  “那沈修倒是个好相与的。”陆离说道:“我特地调查过这个沈修,不像是什么有野心之人。”

  “这世上,伪装的雄狮总是大于真正的老虎。”

  尤其是在这宫里啊,善于伪装自己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先不说沈修了,那个承水……你打算怎么办?”

  玄离帝终于舍得抬起头了:“你放心,他们比我们更心急。”

  “孔横,查到没有?”

  孔横正是承水来的使者,善德公主有些着急:“若是再没有玄离帝的消息,我们就要回驿站了!”

  临走之际,善德公主突然晕了过去,一时间众人也不好直接将她送去驿站,因此只能先把她安置在宫里,让太医瞧过以后再做打算。

  太医仔细把过脉以后沉吟了半天,随后才表示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因为劳累过度才导致昏厥的,一路上又有些水土不服,所以身子有些虚,他开了一剂药,回去吃过便好了。

  善德公主本就只是装的,但因为赶路确实有些急了,所以虚也有那么一点,她这么做只是为了能留在宫里,见到玄离帝。

  

竹上弦

好累啊救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