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直男的悲哀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02 2020-07-24 22:52:13

  “朕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勤快了?”玄离帝打趣道。

  沈萱脸一红:“臣妾如今既做了陛下的皇后,自然得要尽心尽责为陛下着想,好好管理这后宫啊。”

  “嗯。”玄离帝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既然如此,以后可要继续保持哦。”

  “这……”这沈萱倒是不敢保证,她不过也只是心血来潮,若是真的日日让她对着这些账本折子,她只怕是人都会疯掉。

  不过好在玄离帝本也只是一句玩笑话,他怎么不知道沈萱的惰性?

  “罢了,你啊,先将这些账本看完再说吧。”

  抬头一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传膳吧。”

  沈萱本有些恹恹的,一听到吃的那可就来劲了。

  “好!”沈萱眼睛一亮:“今儿个御厨还做了臣妾在璇玑最爱吃的烧鸭,那味道……”

  见她馋的一脸,玄离帝失笑:“你啊你,你有什么是不喜欢吃的吗?”

  沈萱顿了顿,很认真的开始给他掰手指:“臣妾就不喜欢吃苦瓜,还有吃菜只能吃小青菜,臣妾还不吃……”

  见她如此认真的给自己扯算,玄离帝无奈的说道:“朕倒是没想到,你这么能吃还如此偏食。”

  随后还一脸认真的说道:“怪不得朕瞧着你胖了许多,原来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一个女子最忌讳的就是有人说她胖。

  沈萱亦是。

  尤其是玄离帝说她胖,这让她着实不能接受。

  “臣妾不胖……”沈萱有些委屈的说道。

  话虽这么说,但她最后还是认真的打量了一下自己。

  其实她本就不是容易吃胖的体质,最近过的确实比较惬意,又没什么可以操心的事,因此确实多了些肉。

  但这对玄离帝来讲确实件好事,原先沈萱太瘦了,抱着容易咯手,如今有些肉了,抱起来倒是舒服了不少。

  晚间沐浴的时候,沈萱仔仔细细的看了一圈身上的肉,又用手量了量腰围……好像,真的有点胖了。

  为此她颇觉崩溃,怎么…怎么这么突然就胖了呢……

  捏了捏身上的肉,软塌塌的,啊啊啊啊啊啊他肯定是要嫌自己胖了!!

  于是等沈萱洗完澡以后,玄离帝看到的就是一个满脸哀怨的少妇。

  “你…”

  也不等玄离帝说完,沈萱就打断了他:“陛下,臣妾都知道的。”

  “???”

  所以你知道了什么?知道朕比较喜欢你现在这样的身材吗??

  沈萱顿了顿:“早些睡吧。”

  就是沈萱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了准备要减掉这些肉了!

  一整个晚上沈萱都闷闷不乐的,玄离帝还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不过是说了一句她胖了,就气成这样了??

  女人的心思怎么难猜?

  “你在气什么?”

  平日里都是别人讨好玄离帝,他何曾去讨好过别人?

  就是那顾依依,他都没怎么哄过。

  玄离帝这话只是单纯想问问沈萱到底怎么回事,但落在沈萱耳里却是另一个意思了。

  “臣妾生气?臣妾怎么敢生气?陛下乃是天下之主,谁敢生陛下的气?”

  还说没生气,玄离帝摇摇头:“你到底想怎么样?”

  这下可是真的触到沈萱底线了:“臣妾想怎么样?明明是陛下想怎么样才对,臣妾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陛下就说臣妾生气了,臣妾说臣妾没有生气,陛下就问臣妾到底想做什么,应该是臣妾问陛下想做什么才对。”

  玄离帝还是第一次见识到沈萱蛮不讲理的样子。

  “你…”

  “陛下还是早些安息吧,明日一早还要早朝呢。”沈萱背过身子,不再看玄离帝。

  玄离帝是真的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好端端的就突然生气了呢?

  但他也不敢再同她说什么,按照沈萱的性子估计只会越说越错,还是别说了,明日再看看吧。

  于是…他一翻身就睡过去了。

  而沈萱一直等着他来哄自己,往日他还是会对自己说上几句好话的……

  这一等就是等了大半宿,见玄离帝一直没有动静,遂小心翼翼的假装不经意的翻了个身…他……他居然睡着了!

  他居然睡着了!!!

  虽然是沈萱自己让他睡的,但看见他真的睡着了,心里的怒气还是蹭蹭蹭的往上升。

  她说的让他睡不是真的让他睡,而是想让他哄完自己再睡,没想到他居然就真的睡了过去,而且还睡的那么香!

  简直是孰可忍士不可忍!

  沈萱一个翻身转了回去,气了整整一个晚上没睡。

  第二天早上玄离帝醒的时候沈萱已经坐在那里梳妆打扮了,玄离帝还以为过了一夜沈萱气也就消了,没想到沈萱压根儿都不想理他。

  天知道沈萱昨天晚上心里都想了些什么。

  从一开始的气愤,到最后的无奈,她甚至都想过玄离帝是不是真的嫌她太胖,又想着他是不是全心都放在了那个让他满世界找金钱子的女人身上。

  或者说自己从一开始就是她的替身,也许玄离帝根本就不喜欢她,如今对她也已心生厌烦。

  夜里总是容易多愁善感,沈萱还悄咪咪的落了一把伤心泪。

  玄离帝什么都不知道,看到沈萱那气鼓鼓的样子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不过说了几句话,她怎么还能气成这样子呢?

  “你今儿个怎么起那么早?”玄离帝很自然的说道。

  起的早?我根本就没睡好不好。

  沈萱也不理他,径自对一旁伺候的小福子说道:“你没看见陛下睡醒了?还不快伺候陛下洗漱更衣。”

  小福子早就眼尖的看出沈萱的不对劲,知道两人可能发生了什么摩擦,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玄离帝瞪了他一眼:“还愣着做甚?”

  “是。”小福子连忙跑上去给玄离帝端了洗漱的水,又拿了衣服在旁边伺候。

  “臣妾先出去给陛下打点早膳了。”

  若是换了往常,沈萱还缠着玄离帝不肯起床呢,要是没睡醒这个时候就是玄离帝在旁边打拳都吵不到她。

  玄离帝还是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惹到了她。

  

竹上弦

哈哈哈哈哈哈所以为什么公公要自称奴婢呢?又是一个无奖竞猜[狗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