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查帐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21 2020-07-23 23:36:07

  “皇后娘娘,这些折子内容比较紧急,奴婢都用红布给您包着了。”内务府的大臣将折子依次呈给沈萱:“娘娘,晚些绣娘会来给您丈量尺寸裁定凤袍,不知您有何要求……”

  沈萱对这些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凤袍什么的她也不敢妄加点评,万一捅出什么篓子丢人的还是自己,倒不如就按他们说的做,反正有玄离帝在他们也不敢对自己使什么绊子。

  “你们看着办就好了。”

  沈萱对天朝的内务着实不熟,于是只能提拔了灵枝和轻衣给自己做事。

  好在两人也算是宫里的老人了,处理起事情来也是得心应手,倒是给沈萱省了不少事,再加上沈萱自己本身就是公主出身,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容易上手的。

  而且灵枝又是玄离帝的人,相当于她做什么事都多了一份保障,虽然可能经常会被玄离帝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但也没关系,她也不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玄离帝事情也不少,各国派来的使臣名单他要一一看过,又要派人防兵布阵。

  天朝往常的科举时间是在秋日,因为这个时间没有夏日一般炎热,又不如春季容易犯困,考生能有最好的状态去应付这场科举考试,但因为朝廷着实有些缺人,苏卿一遭暗访下来心里也大致有了数,因此玄离帝才决定将科举往前移了移,春日一结束就进行科举。

  考虑到有些家境贫寒的考生可能来不及进京,玄离帝特令下辖官员发布县令,只要有愿意参与科举的考生都可以前往县衙报名,只要过了朝廷的初试县衙就会派人送他进京,路上的费用会由朝廷一力承担,但若是有钱的学子也可以自行前往,朝廷不做强迫。

  当时有太多的考生家里穷的揭不开锅了,上京赶考完全就是徒步而行,近一些的还好,远一些的走上一年半载的都不在少数。

  玄离帝这么做,对那些家境不好的考生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惊天的好消息,由朝廷接送不仅省去了他们大量的时间,更保证了他们的安全,家里人也不用一直担心着他,他还能静下心去温书……

  而且玄离帝为了培养人才,更是下令由朝廷拨款,让官府每月对读书人进行补贴,虽然也不多,但足以养活三口之家一月的温饱。

  那些读书人没了后顾之忧,自然更愿意将心思放在读书上。

  对于那些穷人,尤其是一生未有子嗣的孤苦老人,抑或是被遗弃的孤儿,玄离帝更是专门设立了救济司去照顾他们,正是因为玄离帝的手段,整个天朝都无人敢贪污受贿,也许这个时间并不能持续很长,毕竟水至清则无鱼,但只要能捱过这段时间……也就够了。

  因此一时间,玄离帝倒成了最受民众追捧的皇帝。

  因为玄离帝在观云山的时候就看到了太多民间的疾苦,于是他自小便立下了雄心壮志,他要称霸天下,也要让民众能安居乐业。

  “朕听灵枝说,你最近一直在处理账本?”

  帐,是宫里最复杂也是最难算的东西。

  沈萱在璇玑学过这些东西,只是太久不用有些生疏了,再加上天朝和璇玑物价不同,若是没有灵枝和轻衣在旁边提点着,她还真看不出什么门道来。

  此刻看见玄离帝沈萱顿时眼前一亮。

  灵枝和轻衣平日里也不接触到帐本,虽知道一些漏洞但总归还是不清楚,清影和照画就更别说了,但是玄离帝不一样……他是一国之主,他要严格把控天朝的物价,因此他对这些东西定然是熟悉的,倒不如让他来看看这账本……

  因为安贵妃虽然做人不怎么样,但是处理起事情来也是一把好手,这也是为什么玄离帝愿意把她放在贵妃位置上那么多年的原因。

  当然沈萱也不会将这账本上的一桩桩一件件查的太仔细,毕竟还是要给人家留口饭吃的,偶尔打打擦边球她也就权当没看见了,可到底哪里有问题…她得清楚。

  玄离帝也知道这宫里的账本有问题,安贵妃不在以后有些地方就越发猖狂,他清闲了几天以后又开始忙了起来,虽没时间去注意这些账本但还是让小福子派人去敲打了一番。

  如今沈萱既然拿着账本来问他了,那他就顺势看一看吧。

  “平日里油水最多的自然是珍宝司,里面藏的随意一件宝物说出去价格往上抬几两银子都不会有人怀疑,尚衣局也是,他们用的布匹、丝线有部分是从民间采买而来的,比如说这月锦布。”

  玄离帝指了指账上的一处:“这月锦布朕倒是有点印象,朕在军队时曾和副将出去过一次,他给自己的妻子扯了一匹布,就是这月锦布。”

  沈萱颇感兴趣的说道:“月锦布?好像臣妾曾用来做过小衣,后来嫌布料太硬便没有继续了。”

  她本也是对这些不了解的,只是乍听这名字觉得有些好听,便强用来做小衣了。

  “嗯。”玄离帝继续说道:“军队里军饷也不少,副将手头也攒了不少钱,因此才敢买这月锦布的。”

  “哦?”沈萱倒是不知道:“多少银子?”

  看样子月锦布应该很贵…

  “朕依稀记得,是十五两银子一匹,他买了一匹。”

  在天朝,一户普通人家的收入是一年三两银子,军队里的军饷稍微高一些,一年大概有五两银子,副将的话,应该能有十两了吧。

  “就算几年过去了,民间物价哄抬,但也不可能抬的太高。”玄离帝指了指那记着月锦布账务的地方,上面赫然写着:月锦布二十五两一匹,共一千匹。

  一般大批量购入都会有些优惠,满打满算这月锦布也不可能过二十两,若一匹布赚得十两…那一千匹……

  沈萱倒吸了一口凉气。

  光是一匹布就查出这么大的漏洞,更遑论其他的了。

  这个时候,沈萱守财奴的本性突然暴露,拉着玄离帝就看了半天的账本这,直到眼睛发酸才停了下来。

  

竹上弦

虽然他可能是个渣男,但他真的是个好皇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