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死局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09 2020-07-22 23:38:00

  当即他就让陆离派人去了承水,想要直接将东西换过来。

  虽然这个行为确实很过分,但反正他们也有这个打算,想要将东西送给天朝,用陆离的话说就是直接将附加赠品还给他们罢了。

  而且想要称霸天下…那个人行事是彻彻底底的光明磊落呢?

  为了补偿他们,陆离还找了一株据说有四百多年历史的人参放了进去,其实皇宫里还有更好的,只是陆离单纯舍不得罢了。

  在他眼里,反正承水迟早有一天要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现在拿了也没什么关系。

  没错,就是如此强盗的逻辑。

  再加上人参和金钱子长的很像,若是拿去滥竽充数,不仔细看还真不一定能看出来。

  但这金钱子是何等重要的东西,要是真的说偷就能被偷走,承水也混不到现在这个样子了,因此陆离也没有下死命令一定要“换”到这个东西,实在拿不到还可以再等等,到时候就算露馅了就直接将锅推到璇玑身上,反正两国关系也不好,再加一桩这事说不定还能挑起两国的战端,他们从中坐收渔利。

  反正国宴也快开始了,总能有机会的。

  也正因为如此,陆离十分心安理得的去派人“换”金钱子了。

  “皇兄放心,此事交给我。”陆离拍了拍肩膀:“就算偷不到这个金钱子,我也不会让你娶他那个女儿的。”

  娶承水那个三公主?

  简直就是痴心妄想,要是沈萱还没进来他们倒是还会考虑考虑,如今他们连借口都有了,再纳一个承水的公主,不就是明摆着把璇玑往外推吗?

  精明如他们自然不可能去做这明摆着的赔本买卖。

  玄离帝对陆离自然是放心的,都这么多年了,陆离到底有多少实力他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且不说璇玑和承水,光是天朝里,就布满了他的眼线。

  他除掉安宁以后,又将岭南一带的贪官污吏除了个七七八八,见到玄离帝的手段,一时间其他地方的官员也不敢再轻举妄动,所以天朝简直就是前所未有的和谐。

  他又加重了律法,尤其对于贪污盗窃强奸者绝不姑息,此举不仅保护了民众的利益,对女子也是一大保护。

  同时,他又限制了赌坊的开业,因为赌博而导致妻离子散的家庭实在太多了,这种东西的存在简直就是天朝的毒瘤,他也知道若是全部关停只怕会激起民众之怒,因此他只能下令,所有赌坊必须得到朝廷的同意才能开业,而且必须达到什么条件才能开业等等,整个天朝像是改了头换了面,一时间众人都爱上了去茶楼听戏这等悠闲的事情。

  因为当时天朝并无关于强奸一案的律法,天朝民风也算开放,因此被强迫的女子也不在少数,玄离帝这么一做,民间对他的传闻也不再是什么残暴不仁,再加上他也算是在民众面前露过脸了,陆离本就和他相似,只是稍稍的变了变,不仔细认定然认不出来,也正是因为他英俊的外表,一时间不少女子都对他充满了向往。

  因为安宁已除,他不再需要掩盖自己的锋芒,之前用来迷惑安宁的手段此刻也都卸下了,他的手段又狠厉,因此一时间都无人敢触他的眉头。

  “好。”玄离帝点了点头:“朕还有些公务要处理,你没事就先回去吧。”

  看到玄离帝手边堆的厚厚的奏折陆离就头皮发麻,他虽然一直在帮玄离帝处理事务,但他从不会批奏折,这种活一般都是苏卿那种文人才会做的。

  他嘛,上战场杀敌,下民间捉人,在朝廷里耀武扬威,在青楼里放荡不羁才是他应该做的。

  “行。”陆离也乐的清闲,玄离帝一放话就回去了。

  顾依依闲来无事就在他的院子里逛逛,将顾依依放去其他地方玄离帝也不放心,因此最后还是先让她在陆离哪里住下,反正陆离有的是钱,不缺这一点。

  玄离帝批完公务就打开了御书房的柜门,拿出顾依依的画像看了看。

  他已经分不清自己喜欢的到底是沈萱还是顾依依了。

  可到底为什么…两人会这么像呢?

  第二天一早,承水那里的暗桩就传来消息,说是这东西被承水专有的密法保护着,他们带不出来,只有承水皇室的人才知道怎么开。

  国宴已近,承水的使者也要准备上路了,那金钱子用一个盒子装着,这盒子也只有皇室的人知道怎么开,他们试了几次都没有办法,而且匆忙间他们还真布不出一个完美的局主动让承水的皇室打开这个盒子。

  再加上这个盒子若是用蛮力打开,只会连同盒子里的东西一起损坏。

  陆离听到这个消息沉默了半天,总不能真的让玄离帝娶了那个女人吧?

  一时间他又想不到什么特别合适的办法,而且顾依依知道此事怕是又会不舒服,于是他就去找了苏卿,苏卿沉吟了一会儿:“也不是不可以让陛下娶她。”

  “???”陆离一懵。

  “古往今来,皇宫里有多少暴毙的妃子?庄妃娘娘妒忌有人分走了陛下的宠爱,因此设计害死了她,相同方式的故事在宫里还少见吗?”苏卿将手里的杯子放到桌子上:“或者随便给她安个罪名都能让她死,这宫里最不缺的就是害人的办法。”

  陆离一想:“这个倒是可以,反正皇兄在外面的名声也不好,多少嫁进来的人死了。”

  他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他这些年不知为玄离帝杀了多少人,多一个少一个有什么区别呢?

  在他眼里,都不过是刀子一划的事。

  苏卿没有再说话。

  当年他还不是这般,对人命如此冷酷,说杀就杀了,但有些事经历的多了,他的心已经麻木了,就是她死在自己的眼前,死状再痛苦,他都不会有一丝的波澜。

  于是这个甚至连天朝国土都未曾涉足的女人,已经被天朝两位位高权重的人打下了必死的标签。

  其实她也没做错什么,只是因为她出生在承水,又是承水要被送来牵制玄离帝的棋子,所以…她一定要除掉。

  

竹上弦

作者:关键是你偷这金钱子也不是用来称霸天下的呀……还有哦,偷偷告诉你们,这个三公主也不是啥好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