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春宵度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16 2020-07-22 20:51:40

  “没…没什么……”沈萱猥猥琐琐的将话本往后面藏的更深一点。

  谁知道她越是这样,玄离帝就越是对她到底在看什么感兴趣。

  “朕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玄离帝弯了弯腰:“怎么……难道你在看什么大逆不道的东西?”

  他温热的气息就喷洒在她的耳边,一时间徒添了几分暧昧。

  沈萱在“被他不和谐”和“被发现话本以后更狠的不和谐”之间果断选择的前者,把心一横,直接圈住了他的脖子,轻轻的说了一句:“臣妾有没有看大逆不道的东西……陛下自己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玄离帝神色一暗:“你胆子果真是越来越大了……”

  沈萱颇有几分不怕死的意味:“臣妾胆子大不大…陛下不如再试试?”

  试问哪个男人能在如此暧昧的情况下被一个女人毫无顾忌的挑衅?尤其是在沈萱原本是只乖乖小白兔的情况下。

  于是接下来就是一场云起不让我写的运动。

  运动过后,沈萱有气无力的躺在玄离帝的怀里,外面天已经黑了……天呐,刚刚玄离帝来的时候她才刚用完午膳不到一个时辰啊……

  她深刻的觉得要是再这样下去自己总有一天要被榨干。

  玄离帝却是一脸餍足,还十分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往日你体寒,朕摸着你总觉得抱着个人偶一般,如今你用了金钱子,倒是暖和不少。”

  沈萱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有这么折腾人偶的人吗?这不得是禽兽吗?

  玄离帝看着她微湿的头发,爱怜的亲了亲她的额头:“朕抱你去洗洗?”

  沈萱哀怨的看了她一眼:“臣妾饿了……”

  “饿了?”玄离帝的目光突然又变的危险起来。

  沈萱咽了咽口水,这个禽兽!!

  不过幸好玄离帝只是逗逗她:“好了好了,朕不同你闹了,洗完再吃东西?嗯?”

  沈萱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臣妾自己去洗。”

  害,这还防着玄离帝突然袭击呢。

  “好。”

  好在玄离帝也是没想多同她闹,又逗了她两句便放她去洗澡了。

  沈萱这澡是洗的前所未有的快,一是因为真的饿了,二是害怕玄离帝万一反悔了……

  因此玄离帝在隔间里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沈萱已经坐在桌子旁开始吃东西了,后面还跟着一个照画在给她梳头。

  头发长就是容易湿。

  这个时候的玄离帝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是长头发。

  “陛下,您怎么这么快?”

  玄离帝是在沈萱快洗完了之后才进去洗的,怎么速度这么快……沈萱见到玄离帝的速度不由得咂舌。

  “朕是男子,没有你们女子那套花里胡哨的东西。”玄离帝随手将外袍披上:“怎么不等朕一起?”

  沈萱有些心虚:“臣妾饿了。”

  眼角的余光不小心瞄到榻上,幸好方才她趁着玄离帝去洗澡的档儿将那话本收了起来,换成了一本模样差不多的诗集,不然等下他万一又想起这件事自己不就完了??

  “嗯。”玄离帝也没怪她的意思,坐下草草吃了一点便准备走了:“今晚朕还有些事,先不陪你了。”

  其实这件事本是要下午去做的,只是偶遇椒房殿心血来潮顺便进去看了她一眼,没想到最后居然就成了这么一桩事。

  “哦…好。”沈萱不知道玄离帝的事,还当他是心血来潮找她白日宣淫来着……

  太羞耻了…真的太羞耻了。

  玄离帝匆匆赶到的时候陆离已经到了,还一脸暧昧的朝着他挤眉弄眼。

  看来都知道了啊。

  玄离帝有些不自然的别开脸:“好了,先处理事情。”

  所谓的事情就是关于顾依依的脸。

  她始终不肯见玄离帝,陆离和南若风都轮流劝过她了,但她就是不愿意顶着一张残破的脸去见他。

  其实这张脸倒也没毁容什么的,只是因为她顶着这张面皮不能大笑,也不能大哭,做稍微大幅度一点的表情就会开始痛。

  她自己心里也在相信,找到另一株金钱子只是时间问题,她甚至不敢做假设,万一找不到怎么办……

  其实当顾依依知道沈萱的存在的时候,她是恨的,她恨沈萱就这么抢走了玄离帝,恨她怀过玄离帝的孩子,恨她曾经享受过玄离帝的宠爱,更狠她抢走了能治好她脸的唯一丹药…她辛辛苦苦寻找了这么多年的东西,就在最后关头给了沈萱。

  这让她如何不恨呢?

  因此她不愿意见玄离帝也含有赌气的成分在里面。

  玄离帝知道这件事自己还是对不起了顾依依,因此也想着办法能够去补偿她,可顾依依就是不愿意看到玄离帝,甚至都不想提到他。

  大家都知道,她不过是仗着玄离帝对她的愧疚和宠爱在撒娇罢了……她怎么可能会不想见到玄离帝呢?

  可大家也是看破不说破,只看着两人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陆离此次过来,是因为他得到了另一株金钱子的消息。

  “还有一株金钱子就在承水的皇宫之中?”玄离帝看着陆离呈上来的消息。

  “应该不会有错,我的人一般没证据的事是不敢说的。”

  尤其是这么大的事。

  当然,若只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不会让他们去做了。

  “既然如此,那此事就交给你去做了。”玄离帝说道。

  承水知道璇玑将沈萱送进去之后定然会趁机向天朝示好,而且看玄离帝如此宠沈萱的劲,这璇玑只怕也能得点好,因此他早就急着去讨好玄离帝了。

  如今又知道玄离帝在找另一株金钱子,自然是急不可待的想要以此献给玄离帝,若是能趁机将自己的女儿也送进去……那就更好了。

  玄离帝确实张贴了一张皇榜告知要找另一株金钱子,陆离则在暗中出力,偷偷调查它的下落。

  按照承水的想法,就是由使臣带着公主在天朝国宴上献上金钱子,然后等到歌舞环节了再由公主献舞,彻底引起玄离帝的注意。

  可他们也不想想,玄离帝哪是会任由别人摆布的主儿啊。

  

竹上弦

怕被和谐,所以只能和谐,还有,我今天更新早不早,早不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