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话本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13 2020-07-21 23:37:22

  陆离实在忍不住了:“师姐,其实你还是以前好看,真的。”

  光是看看沈萱长什么样就知道了,不过他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两人会长的那么像……难不成…还是双生姐妹?

  不过随后想到顾依依的身世,陆离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两个人一个在南一个在北,怎么可能凑到一块去?

  而且顾依依和沈萱的身型也不一样,沈萱要比顾依依再娇小一些。

  顾依依:“……”

  她当然知道这张脸和自己原先那张根本不能比,但剥人家脸皮已经是极恶之事了,哪里有那么多选择让她做?

  顾依依深吸了一口气:“罢了,都等了这么多年了,也不差这几日了。”

  其实陆离还有一句话没问出口,到底顾依依是怎么知道京城有金钱子的。

  这个问题在他心里徘徊很久了,就连苏卿都在怀疑顾依依的来历,但种种迹象表明她就是顾依依无疑,太多只有他们在山上才知道的事情她都知道,当然这并不能代表她就是顾依依,只是有些东西是骗不了人的。

  比如说顾依依那一身蛊术,就是最好的证据。

  他虽不能让任何人阻挡皇兄称霸天下,但若是可以他也希望能不伤害到这个师姐,但要是两者只能择其一,那自然就要选皇兄了。

  “元谭,你说我这么多年的执着……到底有没有用……”顾依依轻叹了口气,语气里满是哀伤。

  元谭此刻褪去了原来那身“朴素”的着装,又剃了胡子,穿上了绫罗绸缎,整个人瞬间气质就上升了一个高度,再加上他其实本身长的也不算难看,只是五官比较硬朗,但他的性格又是憨憨的,一出口就是“妹子”,着实是个粗人,跟顾依依呆在一起这么多年,往日的恶习是改了不少,但还是改不了骨子里的粗气。

  “凡事都必有回报,不是陆离说的?他已经在给你找另一株金钱子了,而且那沈萱毕竟也是条命,听说皇上是因为她快死了才给的她这个药,而且你这脸还能拖,但是人命拖不得。”元谭安慰道:“这世间当然不会只剩一株金钱子的,你就放心吧。”

  顾依依神色终于有所松动,她看向元谭,轻轻说了一句:“好。”

  “皇兄,名单都拟出来了。”陆离手里拿着一本小册子欢快的蹦哒进玄离帝的书房。

  见到陆离又恢复了往常那般,玄离帝才算松了口气。

  他原来那样…确实有些让他担心。

  “放这儿吧。”玄离帝合上手里的奏折:“此次国宴,就按以往的规矩办吧,不需要搞些什么花头。”

  其实只是因为他实在懒的去弄这些东西,往年的国宴总是有人别出心裁想要做些什么引起众人的注意,玄离帝不知别人怎么想,反正他是厌烦的,因此今年他也不想看见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

  陆离自然是知道玄离帝的心思的,所以他特地吩咐了礼部尚书宴会同往年一样便可,虽然他挺想看些花头的,但玄离帝不喜欢,因此他也只能寄希望于其他国家能有什么特别的节目吧。

  …………

  “照画,我听说你好像最近一直在找南先生?”清影看着照画,见她一脸羞涩的样子心知要出事!

  “那南先生可是陛下的师弟,又是要继承观云山的,我们只是一介奴婢,如何配的上他?”清影有些着急,一时也顾不得其他:“你可要想清楚,那可是谪仙般的人物,哪里是我们能高攀的起的?”

  照画如何不知道这个理?只是一时情难自禁罢了。

  见她尚还未沉迷太深,清影连忙点醒她:“好好伺候娘娘才是正经事,我们注定是要一生陪着娘娘的。”

  其实她们也算是陪嫁丫鬟,若是沈萱愿意,大可以将她们开了脸送给玄离帝,但沈萱知她们不愿意,因此这件事也从未被提起过。

  好在玄离帝也从未注意到他们过。

  只是她们若是说的严格一点,也算是皇帝的女人。

  因此就算她们日后想要出宫另嫁,那也得得到皇帝的恩典。

  这也是为什么清影让照画趁早断了对南若风的想法,他们之间,注定是不可能的。

  照画被清影说的有些羞怯,此事确实是妄想之事,但哪个女子没有妄想过自己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是娘娘当初对赵衍公子…都……

  “此事我权当不知道,你也给我收敛着点。”清影环顾了一圈四周,压低声线:“这宫里到处是眼线,我们无论谁犯错都会直接或间接连累到娘娘,知道吗?”

  照画一顿:“我知道了。”

  见照画一副诚恳的样子,清影也不再逼她了:“有些事,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沈萱正在屋里看书,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她又看起了平日里的话本,一边继续为男女主人公的爱情感叹,一边给自己加强了代入感,仿佛自己就是书里的主人公。

  “太惨了,太惨了。”沈萱随手拿了一个蜜饯放入嘴里,然后还要为书里的情节感到扼腕。

  “惨什么?”玄离帝走进来看到沈萱那样子就觉得自己实在有些不了解这个女人,一只脚搁在榻上,一只脚在地上晃啊晃,整个人斜靠在榻上,手里拿着话本,案几上放着点心蜜饯,时不时的吃点东西喝口茶,小日子过的好不快活。

  就这还要说惨?

  沈萱还真没想到玄离帝这个时候会来,下意识的把脚缩回榻上,猛的把话本收起来放到身后,讪笑着说道:“臣妾……臣妾瞎说的。”

  她若是不把话本收起来还好,玄离帝本也没多注意她,只是她这一收就让玄离帝觉得有点猫腻:“你在看什么呢?”

  沈萱心里一缩,这可不能让他知道!

  这话本讲的是一个皇帝和一个妃子的故事,大意就是妃子有多爱多爱这个皇帝,但这个皇帝对她始终就是无动于衷,直到后来那妃子为了救皇帝死了,皇帝才幡然醒悟自己原来爱的是这个妃子。

  

竹上弦

又是瞎取章节名的一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