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39 2020-07-21 22:15:43

  玄离帝看了他一眼:“你何时这么喜欢讲故事了?”

  南若风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陛下,很多事情取舍都只在乎一念之间,我不过是个乡野散人,很多事情都不懂,陛下乃是天下之主,我们萤辉之光岂敢与耀日相比?”

  玄离帝轻笑一声:“没想到你也会打这些官腔了。”

  “倒也不是说什么官腔,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南若风走到玄离帝旁边:“我们好久没有下棋了,今天不如……来一局?”

  “好啊。”玄离帝颇为惊喜的说道:“上次陪朕下棋…是在观云山的时候吧。”

  南若风叹了口气:“是啊,真的太久了。”

  就在两人专注下棋的时候,小福子突然进来了。

  “陛下……娘娘…娘娘她吐血了!”

  “你说什么?”玄离帝猛的站起来,衣袖扶过桌旁的杯盏,连杯子碎地水洒湿了衣服都没有察觉。

  小福子心里一缩:“方才灵枝传信过来,说是庄妃娘娘她趁着今日天色好,想去逛逛御花园,谁知走到一半突然开始咳嗦,她们用帕子去接,没想到她竟咳出一滩血,如今太医已经过去了,灵枝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便先向我们来禀报了。”

  玄离帝还没来得及说话,南若风就从袖子里拿出一瓶药放在了桌子上:“这是金钱子练出的药,只有一颗,你自己决定。”

  其实玄离帝心里早就有了主意,只是一直犹豫不决,如今沈萱竟已经开始吐血了,这药……自然是要给她的。

  他看了一眼南若风,拿起桌上的药瓶:“多谢。”

  南若风一直目送着玄离帝离开,等他彻底消失在自己的眼前的时候轻轻摇了摇头,看着方才放置瓷瓶的桌角轻轻呢喃,语气里满是叹息:“师妹啊师妹,你爱了他这么多年……可他啊,早就有了别人了。”

  “陛下驾到。”众太医围在沈萱的床前,见到玄离帝来了纷纷给他让出一条路。

  “都围着做甚?”玄离帝不悦的看了他们一眼。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赶紧退了下去。

  此刻沈萱已经陷入昏迷了,玄离帝连忙将她扶起来,撬开她的关节给她喂了下去。

  这金钱子不愧是奇药,沈萱开始有些发紫的嘴唇逐渐开始有了血色。

  直到沈萱彻底醒了过来,玄离帝这才松了一口气。

  没事就好……

  “陛下…”沈萱没想到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玄离帝:“您怎么来了……”

  沈萱意识还没有回笼,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方才晕倒了,正好若风已经将药练出来了,我就将它给你喂下去了。”玄离帝说道:“日后你便不会这样了,但你还是要切记,一切小心。”

  “嗯。”沈萱无意识的点点头,她还想着自己在御花园的事呢!

  见她一副迷茫的样子,玄离帝觉得有些好笑:“你如今可还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沈萱很认真的低着头想了想,确定自己没什么难受的地方了便抬起头:“没有了。”

  “嗯。”玄离帝见她那样子就知道她没有清醒过来,遂摸了摸她的头发:“等等朕再让南若风给你来看看,你先好好休息。”

  “好。”沈萱柔柔一笑,也没有挽留玄离帝。

  等他走后,沈萱缓缓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块沾血的丝帕,然后丢给清影:“把这个拿去烧了,不要让任何人看见。”

  “是。”清影对这块丝帕的出现也丝毫不意外,将它团成团塞到袖子里带出去了。

  “回来了?”

  玄离帝匆匆赶过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南若风已经把棋局摆回原来的样子了。

  “你记性还是那么好。”玄离帝笑道。

  南若风却觉得不然:“你可是过目不忘,我如何同你比?”

  玄离帝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不说话。

  夜里,南若风同玄离帝一起去了椒房殿,看着南若风亲自给沈萱把了脉,确定她真的没事了,连同椒房殿的众人这才安了心。

  “陛下,你对臣妾这么好,臣妾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沈萱靠在玄离帝的怀里说道。

  玄离帝轻轻敲了敲她的额头:“小傻瓜,你要还能怎么报答朕?嗯?”

  沈萱听懂了他话里的暗示,小脸一红:“可是……可是臣妾快来葵水了。”

  这几日她的小腹总是涨涨的,以往出现这个症状一般都是要来葵水了才会这般的。

  玄离帝手一僵,他可没什么兴趣浴血奋战。

  “那就等你小日子过了再说吧。”两人坐在床上,而玄离帝抬手就灭掉了桌上的灯,沈萱第一次知道,原来玄离帝会武功。

  但随后又想到,他本就是原襄真人的徒弟,又常年在军中历练,有一身武艺倒也不足为奇。

  而顾依依得知玄离帝竟将那药给了沈萱以后整个人都处于崩溃的边缘,原来…原来自己早就不重要了,原来……他心里早就有别人了……

  她看着陆离,突然开始大哭:“我这些年一直在找办法救我的脸,只是为了能见阿湛一面,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陆离其实很想说,你不治好脸也可以见皇兄的,但见顾依依哭的那么惨,他一时也不好那么说,只能安慰她道:“皇兄已经派人去找第二株金钱子的下落了,你放心,很快……很快就能找到了。”

  顾依依知他这是安慰之言:“很快是什么时候?你我都知道,这金钱子是极罕之物,天地茫茫,怎么可能说找到就找到呢?”

  陆离一愣:“你且相信皇兄,皇榜一张贴这天下的奇人异事定然会争相出马的。”

  他没有暴露茗香阁的事情,这东西,天知地知,他知皇兄知,还有…就只有苏卿知了。

  就是他自己手下的亲信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更不知道他背后的势力,便是朝廷。

  顾依依摇摇头:“我只是想见他一面,用我最完美的样子…去见他一面。”

  其实如今顾依依这样子和之前的样貌根本不能同日而语,云和泥的差别也不过如此了。

  倒也不是说这张脸丑,只是之前的脸…太好看了。

  

竹上弦

前面的同学你们猜错了哈哈哈哈哈,我的脑回路可不是一般的人能比的嘿嘿,还有哦,女主可不是什么人畜无害小白兔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