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37 2020-07-20 21:22:48

  看到朝会上频频走神的陆离,玄离帝皱了皱眉。

  罢了,还是问问苏卿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他本是可以去问暗卫这些东西的,想来暗卫要比苏卿了解的更多,但他还是担心离间了两人的感情,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就将无止境的发芽,而且他也是绝对的信任陆离,只是他如今这个状态,着实不能让他不担心……

  苏卿也感觉到了陆离最近的反常,但他事务繁多着实难抽出什么空去管他。

  “这……”苏卿顿了顿:“微臣同祁南王关系本就说不上太好,若是贸然问此,只怕也问不出什么……”

  玄离帝却觉得不然:“朕倒是觉得…他对你和对别人都不一样。”

  “祁南王对陛下同对别人也是不一样的。”苏卿淡淡的说道。

  “哦?”玄离帝轻轻一笑:“如此说来,他眼中倒还没有一个待遇相同的人了。”

  毕竟是皇帝的命令,苏卿再不想做还是得做。

  夜里,他连招呼都没有打一声便去了趟陆离的府上。

  陆离看到他的时候显的很错愕:“你…你怎么来了。”

  苏卿只是轻轻的瞟了他一眼,也不管他同不同意,抬腿便走了进去。

  “唉,唉你干什么!”陆离连忙上前阻止他。

  但苏卿哪里是会管他的人,直接进了他的书房。

  于是陆离不敢惹他,只能对着下人发脾气:“谁让你们放他进来的!”

  那些下人也很委屈,安宁死后他的大半势力都归了苏卿所有,如今他在朝中的势力如日中天,就是自家主子都不敢惹他,他们哪里敢拦?

  “这是本王的府邸!苏卿你不要太过分了!”陆离像只炸毛的猫:“出去!”

  “本官只是来看看你最近过的好不好。”苏卿顾自坐下,像是回了自己家一般熟稔的给自己倒了杯水。

  “本王不稀罕!”陆离咬牙切齿的说道。

  “哦。”苏卿却是连眼皮都不抬:“既然如此,那本官也权当走个过场吧。”

  “你!”陆离被苏卿弄的火冒三丈但又无处可泄。

  这人什么时候变的如此无赖了!

  “只要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就走。”苏卿看了一眼陆离:“最近你府上偷偷派人买新的布匹衣裳,女子的珠钗首饰,你可别告诉我,是你自己在用,或者说……是在府里偷偷养了一个相好。”

  陆离一愣:“你调查我!”

  苏卿耸肩:“倒也没有,只是你正好派人去了本官手底下的店铺买东西。”

  “……”

  罢了,总有一天要知道的,瞒着他也没意思,因此陆离只能万分无奈的将事情原原本本跟他讲了一遍。

  苏卿沉吟片刻:“陛下于我有知遇之恩,我自然也是一心效忠陛下的,但此事事关重大,再加上南先生已经入宫,只怕明日就要开始炼药了。”

  陆离自然也知道:“不过这炼药时间比较长,我们还有时间考虑。”

  “她怎么说?”

  这个她,指的自然是顾依依。

  “她说无颜面对皇兄,我见她过的可怜,就先将她接来住了。”

  那赤脚大夫手头确实没什么钱,因此才会到大街上去坑蒙拐骗,没想到真好骗到陆离头上,不过幸好他自己也是有几分真本事的,再加上有顾依依助攻,一路下来倒也没出什么事,反而还攒了些钱,但这京城的地段实在太贵了,他们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才勉强租下了哪个地方。

  苏卿修长的手指有意无意的敲击着桌面,半晌才说道:“既然她自己说无颜面对陛下,你就先不要让她出现在陛下面前吧。”

  陆离点头:“只是纸终究包不住火,若是皇兄知道了她的事,只怕是连我们都要恨上了。”

  “那庄妃娘娘如今绝不能动,她的存在影响着璇玑于我们的关系,国宴在即,绝不能让任何因素破坏两国的邦交。”

  若是换了往时,他们可能会直接将顾依依送进去,可是如今正是玄离帝同璇玑建立关系的好时机……

  “她的脸……就没有其他东西能救了?”苏卿觉得有些奇怪,她怎么会出现的如此凑巧……

  陆离摇摇头:“没有了。”

  苏卿若有所思的说道:“此事你先不要宣扬出去,我去同南先生商量商量。”

  “好。”

  若是两人都能救得,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沈萱自然是知道南若风要给她炼药的事情,之前玄离帝大张旗鼓的要给她找金钱子,早就闹的满宫皆知了。

  “你说……这金钱子真的有用吗?”

  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沈萱突然感到一阵头晕,若不是清影扶着,恐怕整个人都要跌倒在地上了。

  沈萱突然对自己的身体开始有了担忧。

  “这是南先生说的,而且这金钱子是味奇药,定然能治好娘娘您的。”照画一脸肯定的说道。

  如今她对南若风的崇拜可谓是滔滔江水般连绵不绝,且不说他优雅的风度,光是那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就足以让照画折服。

  那日沈萱已是在垂死的边缘,肚子的孩子取不出来,她的毒又开始发作,就在众医都束手无策的时候,是南若风及时赶到用银针扎穴,又让人找了产婆,硬生生的将这个孩子从沈萱的腹中催了出来。

  那个孩子是个男婴,玄离帝后来吩咐将他以皇子之礼藏在了皇陵之中,还赐其封号曜。

  但这一切有什么用呢?

  沈萱知道之后只是轻笑了一声,人都死了,做这些虚名有什么用?

  可要是连这些虚名都没有,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南先生南先生,你日日就念叨着南先生吧。”沈萱撇了她一眼,心里是说不出的担忧。

  南若风曾告诉过她,安贵妃给她下的毒还未完全清除,再加上她在母腹中就带出的胎毒一直无法根除,如今就是有解药只怕也是没有办法救她,这世间也就金钱子能救的了她了。

  可万一要是金钱子练不成怎么办……哪里还会有第二株金钱子再来救她呢?

  沈萱苦笑一声。

  她可还不能救这么去了呀,母妃的仇,还有璇玑,都等着她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