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炼药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24 2020-07-19 23:46:37

  再之后…他就被发现了。

  见到他的第一面,那女子就露出了一个不知如何形容的表情。

  “其实…我早该料到你会过来的。”她苦笑道。

  “你到底是谁!”陆离死死的盯着那女子,眼里几乎就要冒出火光。

  “你不是应该已经猜到了吗……”她缓缓说道:“阿离。”

  陆离整个人如遭重击:“怎么……怎么可能……”

  顾依依走到陆离旁边:“阿离,对不起…我……”

  陆离猛的推开顾依依,大声的说道:“你同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你又为什么要对我说对不起……”

  他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两人一顿推搡之后陆离才逐渐冷静下来:“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现在这样……”

  顾依依心里一痛。

  “当初我被毁容,自知无颜再做师兄的皇后,后来又被安裳陷害,谁知我命大,被元谭所救,他还精通换容之术,当时又碰到一个女子刚刚去世,元谭便将她的面皮扒了下来换到了我的脸上。”顾依依叹了口气:“这些年来我日日饱受换脸之苦,直到听闻京城有一味药能将彻底牢固我的面皮,我才毅然同元谭来了京城。”

  那元谭,指的就是那赤脚大夫。

  “所以呢?为什么你不来找我们?”陆离看着顾依依,心里亦是一痛,他的师姐……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顾依依苦笑:“我怎么来找你们?就凭着我这张脸吗?”

  是了,换脸之术若是让朝中之人知道,定然会以此为借口口诛玄离帝,这术……在天朝是被禁止的。

  原因很简单,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连断发都是六根清静之人才能做的事,更何况换脸呢?

  这事要是传出去,不知道要惹的多少顽固大臣发怒。

  虽然玄离帝不惧这些东西,但不代表这些东西不会对他造成影响。

  陆离沉默了。

  师姐虽然重要,但皇兄对他来说……更重要。

  因为这世间,再也没有比皇兄更重要的人了。

  虽然这事不是不能瞒,但一旦她的脸出了什么问题,诺大的后宫,是堵不住悠悠众口的。

  “你不是说有一味药可以彻底根治你的脸吗?是什么?”陆离眼睛一亮。

  顾依依沉默了片刻:“这东西,就在皇宫之中……”

  …………

  “皇兄,我先下去了。”陆离满怀着心事辞别了玄离帝。

  顾依依口里那味药材,是一味叫金钱子的药。

  而这金钱子本就是极难得的宝药,它比之昙花都要难养活,终年生于雪山之巅,受积雪的催融,历尽百年也难得之一株,它对女子有着奇效。

  沈萱体寒,本就难孕,如今又堕了胎,南若风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拿到这金钱子,否则沈萱除了日后难以有孕,光是这病根也就让她凭减几年寿命,尤其是天一冷,就是烤着火盆都不一定能暖的过来,而且……她身上好像还有些年幼时带着的胎毒,但如今已经所剩无几,只是难以根除,可要是有这金钱子,一切自然就都不是问题了。

  只是南若风没有告诉玄离帝,若是沈萱本就寿命无多,又该怎么办。

  玄离帝对沈萱心中有愧,在听到南若风的嘱咐后第一时间就派人去找了这金钱子。

  没想到这东西就在皇宫的私库之中。

  听说,这还是历朝的哪位皇后留下来的,世间仅此一株。

  只是这东西无人可以炼化,因此玄离帝只能再找一次南若风,让他再次下山给沈萱炼药。

  南若风本就对医术痴迷,如今能碰到百年难得一见的金钱子心里自然不胜欣喜,因此正快马加鞭的赶过来。

  陆离也是知道这个消息的,要是真的让南若风练成了这个药……

  按照皇兄的性子,知道了顾依依的存在之后定然会将这东西给她的,但沈萱如今对玄离帝来说却是最大的助力,顾依依只会成为拖累玄离帝的了累赘,他一时有些举棋不定,到底该不该告诉玄离帝顾依依的存在呢?

  他如今万分后悔自己的多事,为什么非要去看一眼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陛下,南先生到了。”小福子见陆离有些愁眉苦脸的,好奇的看了他一眼。

  “快传。”玄离帝连忙让小福子将南若风迎进来:“你怎么来的这么快?”

  南若风却是一脸急不可待的样子:“这金钱子可是传说中的东西,多少医者想要得到它,我能亲手将它制成药已是难得的福气了。”

  玄离帝表示不太明白他们的想法,但是他也不说话:“这几日……阿离有些怪怪的。”

  南若风没有看见陆离,因此也没多想,随口说了一句:“他不是经常这样?我一路过来听到了关于他不少的风流事迹,想来是同哪个小女子闹了吧。”

  听到南若风这么说,玄离帝也没细想,他以前也确实经常这样,这次许是自己多想了吧。

  “好了,不说了,我先去看看那金钱子。”南若风说着就准备起身。

  玄离帝连忙喊住他:“师傅他老人家……如今身体如何?”

  南若风摆了摆手:“他老人家的身体你还不清楚?健朗的很,还日日打着拳呢。”

  “那就好。”玄离帝松了口气。

  原襄真人虽然武功高强,但毕竟年纪大了,他们几个做徒弟的自然也有些担心。

  当初玄离帝上山的时候原襄真人便已经七十有余了。

  南若风拿到那金钱子的时候,细细的比对了书上描写的样子,在确定是真的金钱子之后视若珍宝的将它放在了托盘之上。

  “我让你们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小福子应了一声:“都找到了。”

  “嗯。”南若风随意的瞟了一眼那些东西,都是对的。

  这金钱子不能熬汤,只能制成药丸服下,所以南若风让他们特地准备了一个青铜的炼丹炉,又亲自带了给原襄真人炼药的小童过来看火,确定一切都置办妥当以后才回了宫里休息。

  炼药不能急于一时半会儿,南若风按耐住激动的心情,准备第二日再开始炼丹。

  

竹上弦

请问大猪蹄子会怎么做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