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养蛊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12 2020-07-18 23:46:21

  见玄离帝并没有因为沈萱而放弃自己的想法,陆离松了一口气。

  只要他还是当初那个皇兄就好了。

  只是他最近对沈萱的宠爱实在过了头……

  陆离知道自己不该干涉皇兄这些事,但他就是忍不住,沈萱是沈浩的女儿,皇兄宠谁、爱谁都没关系,只是沈浩……

  也不是说沈浩如何如何,只是他就是不喜欢他,而且璇玑注定就是要被天朝覆灭的,若皇兄和那沈萱走的太近,日后只怕不好对璇玑下手。

  “皇兄心里既然自有思量,臣弟也便不再多说了,只要皇兄有一日需要臣弟,臣弟以及臣弟手下所有人的性命都将交到皇兄手里。”

  玄离帝半晌没有说话。

  在陆离还未恢复祁南王的身份之时,他还不会同自己如此生疏。

  难怪旧时的君王都喜欢称自己为“寡人”,原来有时候,真的容易活的像一个“寡人”。

  “你我之间乃是至亲兄弟,无需如此多礼。”玄离帝有心想要同陆离亲近,却难得其法。

  其实陆离原本也是没有这么拘谨的,只是他如今碰着了一些事,让他不由得对玄离帝难以生出亲近。

  他……找到了真正的顾依依。

  就是他刚拿到人皮面具的那天,他在街市上碰到了一个背影同顾依依很像的女子,他追了上去却发现两人容貌大相径庭,只是那一撇却是让他记住了那女子的容貌。

  直到不久之前,他独自一人在街上闲逛,碰到了一个赤脚大夫,非拉着他的手说他有皇室之相。

  他翻了个白眼,他本就是皇子能没有皇室之相吗?而且什么时候赤脚大夫还转行看相了?

  他本想不理会他直接走掉,但没想到那人却一直不依不饶,非要给他脉上一号。

  陆离自己就行走于江湖之间,知道看人绝不能只看表面,于是怀着试一试的心态让他给自己把了一脉,其实主要也是为了摆脱他,没想到这一脉却是让他脉出了自己的旧疾。

  因为常年行走于黑暗之中,昼伏夜出,他身子早就虚了不少,虽说他是习武之人,但医者最讲究顺应天道,人都是昼出夜伏,而他却恰恰相反,南若风曾多次说他,要他平日里多多休息,但因为他的身份不适合在白日里出现,因此他也未放在心上。

  只是时间一长,果真出现了问题。

  其他倒也没什么,只是做起许多事来都稍稍容易懈怠,尤其他之前在战场上负的伤,如今又再度复发了,南若风告诉他,这便是日日昼伏夜出的下场。

  他给自己开了不少药调理身子,但他每次都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之前南若风来给沈萱看病顺便监督了自己几日,但沈萱身子一有好转他便立刻回去了,临走之前虽是千叮咛万嘱咐,自己也是应的非常好,但毕竟天高皇帝远,他一走,玄离帝虽也会说他几句,但真的喝不喝那谁又能管的着呢?

  他这旧疾其实经过南若风一段时间的调养之后已经好了七七八八了,再加上方才他又有意以内力混了自己的脉象,没想到他居然还能诊出来……

  陆离对他稍生了几分警惕。

  “公子这脉象若是靠寻常的药物只怕难救,我家倒是有一妹子,擅长蛊术,公子这身子若是得蛊虫相佐定然能恢复如常。”

  陆离闻言眯了眯眼睛。

  蛊虫虽不是什么禁术,但在天朝懂蛊之人甚少,就是全天下真正会施蛊术的人都是屈指可数。

  因为蛊虫这东西,用在正道上确实是好东西,但若是用来做恶也是一件简单不过的事。

  也正因如此,所有养蛊之人都要用自己的心头血喂养本命蛊虫,一旦自己心生歹念,本命蛊虫就会痛苦万分,一旦本命蛊虫死了,他一身的蛊术也就这么费了。

  而且……本命蛊虫是不可再练的。

  一旦没了,就是真的没了。

  所以学的蛊的人少之又少,那本命蛊和自己是有联系的,它痛苦,自己也会痛苦。

  这世上练这蛊术的人,有一大半他都认识。

  因此他一时也摸不清这人的真假:“既然如此,你便先带着我去看看吧,谁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

  陆离摆出一副纨绔的样子:“若是真的能医好本公子的病,本公子自然重重有赏,但要是敢骗本公子,本公子也自然有的是办法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他在民间露面不多,因此认识他的人极少,他倒也不担心自己会闹出什么荒唐摊子来。

  “公子您就放心吧,她懂的可多着呢!”赤脚大夫将陆离往一个巷子里引,这巷子比较偏僻,地方也常年晒不进太阳,潮湿还阴冷,确实是一个养蛊的好地方。

  “这地方……租金应该不贵吧……”陆离冷不丁冒出一句话。

  赤脚大夫被陆离的话问的一愣,随后说道:“是不贵,这地方没什么人愿意住,但对养蛊之人来说却是一个好地方。”

  这年头没什么人敢打着养蛊人的幌子出来招摇撞骗,陆离又仗着自己武功在身,暗处又有不知多少暗卫顶着,因此倒也没什么害怕,便放着胆子往里走。

  直到走进院子陆离才知道,这所谓的养蛊人就是他之前碰到的那个女子。

  上次太晚了,陆离没有仔细看她的样子,如今倒是有机会仔细看了,只是……她长的好像有点奇怪……

  这种奇怪到底奇怪在哪里陆离也说不上来,只是单纯觉得奇怪罢了。

  “你……你怎么……”那女子看到陆离的时候眼里有说不出的慌乱,但在看到陆离疑惑的眼神之后很快又镇定下来了。

  陆离挑了挑眉:“你认识我?”

  那女子心跳像是顿了一拍:“奴家自小在山里长大,见过的男子少之又少,偶尔出门也会以蓬纱遮面,见到公子有些无措罢了。”

  陆离意味深长的说道:“本公子同你可不太一样,见过的女子如过江之鲫,见到姑娘细皮嫩肉的还养了蛊,一时倒也难以想象个中情况。”

  

竹上弦

太苦了,取标题简直能要我的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