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国宴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24 2020-07-18 22:38:09

  沈萱从未想过,平日里冷酷无情的玄离帝还会有这么一面。

  嗯……禽兽,不要脸。

  她如是想着。

  但玄离帝却是毫不知情,还十分惬意的伸了伸懒腰:“朕还有些事要处理,先走了。”

  沈萱巴不得玄离帝快点走呢。

  “陛下慢走。”沈萱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臣妾就先不送陛下了。”

  吃饱喝足的玄离帝十分好说话:“好,你也累了一早上了,多休息休息吧。”

  沈萱被玄离帝充满暧昧的话弄的脸一红,这人怎么这样啊……

  等玄离帝走了以后沈萱才松了一口气。

  “清影,本宫的眉笔呢?”沈萱突然想起一件事,方才自己和玄离帝在浴池胡闹的时候水沾到了脸上…此刻,脸上的眉毛只怕所剩不多了……

  她有些惊恐的看着铜镜里的自己……眉毛……果然没了。

  天知道她此刻有多崩溃,要是此刻地上有条缝,她定然要直接钻下去。

  一想到玄离帝方才对自己的态度,再想想自己顶着这么一张脸同玄离帝撒娇,她就恨不得当场自戮。

  好在她性格还是很坚强的,这么一点小“挫折”并没有让她一直挂念着,只是一想到玄离帝就浑身不自然,太丢人了太丢人了。

  她甚至都想象不到玄离帝是抱着何种心态亲的她。

  就是她自己,都嫌弃极了这张脸。

  “娘娘,您的眉笔方才被您丢了……”清影小心翼翼的说道。

  对了,方才她嫌自己的眉毛刮的太干净,而且还老是画不好,一气之下就把眉笔给摔断了。

  要是世界上有后悔药卖,沈萱一定要去买上一大车,这个世界对她也太不友好了吧呜呜呜……

  “那快去再给本宫找一支啊!!”

  幸好这时玄离帝一时半会儿不会过来,不然她岂不是要崩溃了?

  人倒霉了那是真的倒霉,平日里都削的尖尖细细的碳条如今居然一根也找不到了。

  沈萱心里那叫一个苦啊,书到用时方恨少,她是眉笔到用时才知苦啊。

  不过好在清影手脚麻利,宫里又多的是想讨好她们的人,因此沈萱倒也没等多久,想着就算玄离帝要过来估计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她也干脆放了胆子,先睡上一觉再说,眉毛也先画着,万一睡醒以后眉毛还没被蹭掉呢?

  她对自己的眉毛怀揣着极高的期望。

  可事实再一次无情的打了她的脸。

  她是被玄离帝叫醒的,叫醒以后她第一时间就冲去看了自己的眉毛,嗯,果然没有了。

  玄离帝知道她在看什么,一想到她对自己眉毛的珍惜程度之高他就不禁感叹,要是当初父皇手底下那群大臣对国事能有如今沈萱对自己的眉毛半分上心,天朝也不会这么快陷入半数在安宁的手里。

  不过好在如今安宁已除,他的心头大患也就此消失了。

  只是如今……

  想到璇玑和承水,玄离帝的眼神暗了暗。

  等沈萱转过身看向他的时候,玄离帝脸色已经恢复如常了。

  “陛下,今日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就在沈萱确定自己有眉毛了以后,才敢转身同玄离帝讲话。

  平日里他都是自己睡醒以后才来的,怎么今日就这么早?

  难不成他是食髓知味了??

  想到他的野蛮,沈萱不由得浑身一颤。

  太狠了,真的太狠了。

  要是玄离帝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少不得要敲打她一番,这一天天的脑瓜子都在想什么东西。

  但是夜里的玄离帝,还是身体力行的告诉了她什么叫男人。

  好在没过几天,沈萱的葵水就来了。

  以前在璇玑的时候,她总觉得葵水是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东西了,但如今嫁给玄离帝以后,却发现这才是救命的好东西。

  以至于她接下来几天葵水,玄离帝看她的眼神总是不太一样,那目光有些阴测测的,看的沈萱心里至发毛。

  于是葵水一过,她又再度感受到了玄离帝对她难以招架的热情,越是看见她哭的梨花带雨,便越是不愿意放过她。

  沈萱是什么招都想了,但还是消磨不了玄离帝那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嗯。

  “皇兄,国宴之事你打算如何安排?”陆离穿着一身蟒袍,站在御书房的正中间。

  如今,他终于可以再次堂堂正正的站在这里,再也不用带着斗笠,只敢在夜里出门。

  玄离帝沉吟片刻:“璇玑那里怎么说?”

  时间一晃眼又过去了两个月,一年一轮回,转眼又到了天朝国宴的时候。

  这国宴是历年来就有的习俗,每年的国宴都会邀请各国的使者来天朝进宴,尤其是璇玑和承水,这两个国家也算是在天朝面前称的上号了。

  而在这国宴之际,若是有人挑起事端,当地的巡守是有资格直接将其就地正法的,无论他是谁,就算他是其他国家的使者,只要你敢闹事,天朝就绝不会手下留情。

  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潜规则,不过好在天朝也不会主动寻衅生事,尤其是当国宴之际,更是无人敢做什么放肆的事情,就连青楼和堵坊这段时间都收敛了不少。

  陆离顿了顿:“璇玑自然是过来的,只是他们如今和承水……”

  玄离帝知道陆离的意思,承水和璇玑关系本就势同水火,能派来参加国宴的使者在国都中定然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只要他们稍加挑拨,璇玑和承水但凡发生一点摩擦,都会是他们下手的好机会。

  但玄离帝却迟疑了。

  陆离看出他的心思,心里一急:“皇兄,儿女情长只会让我们麻痹大意,您是驰骋疆场睥睨天下的君王,觉不能为了一个女子放弃逐鹿天下的决心啊……”

  更何况他们就是送到自己口中的肥肉,只要稍加引诱,一切自然就会水到渠成。

  “若只是斩断他们一边的臂膀,只会让他们生出戒备之心,倒不如先麻痹他们,让他们自相残杀最后我们再坐收渔翁之利。”玄离帝掩饰住自己方才的心软,连忙找了另一个办法堵住陆离的嘴。

  这个办法,是他之前就想好的。

  

竹上弦

我就是秋名山车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