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云深处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71 2020-07-16 23:39:45

  那日去岭南的,确实不是玄离帝,而安宁找到的,也不是真正的顾依依。

  只不过都是披上了人皮面具以后的样子罢了。

  那假扮玄离帝的人,就是陆离,如今安宁一死,玄离帝为他重新正名,就说他当初被安宁老贼的人暗算之后被一户农家救了,结果不小心失了忆,如今才刚刚想起来。

  封号还是当初那个祁南王,原因是因为这个称号是当初父皇亲封的,他不想换而已。

  其实这个理由很是蹩脚,但很多事情并不需要太过丰满的解释,玄离帝既然这么说了,大家就这么信就好了。

  反正陆离顶着一张和玄离帝那么像的脸,众人就是不相信他是玄离帝的亲弟弟都没有办法了。

  而朝野上下也皆被玄离帝以雷霆之势上下清扫了一遍,在确定没有漏网之鱼的情况下这才将此事翻了个篇。

  而那个假扮顾依依的女人,早就被陆离一剑刺死了。

  他给出的理由很简单,没有人能装成师姐的模样。

  其实他之前去看沈萱的时候,心里还是带着审视的想法去看的。

  他是真的想瞧瞧,这个长着和师姐几乎一样容貌,还能被皇兄宠幸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结果很让他意外,乍一见到她,她便给了他一种很干净的感觉。

  这种干净的感觉如何形容呢?

  就是很舒服,相处可以很自然。

  尽管他已经忘了,他那天到底都做了些什么能让他感觉到沈萱的气质很干净。

  事情攒的多了,总要爆发一次的。

  沈萱心里憋了太多的问题,但是她一句都不敢问。

  她想知道,玄离帝到底喜不喜欢她的孩子,为什么那天他不能早些到…或许这样他和她的孩子还能有救……

  但她知道,安贵妃能如此大胆的闯进来,定然是玄离帝以她为饵,诱安宁出手逼宫,然后再顺理成章的解决掉她。

  她只能往阴暗的方面想,或许是玄离帝为了接他的心上人回来,才会故意晚一步救她,只是她命好没死而已,可匆匆赶来的南若风又让她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沈萱如今整个人都已经陷入了迷茫和混沌之中,她辨别不出玄离帝的动机,看不出他到底想要干什么,更不知道这个孩子……

  她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娘娘,外面下雪了,您要不要去看一下呀!”照画惊奇的说道。

  璇玑的雪和天朝的雪不太一样,用照画的话来形容就是璇玑的好像要更小家子气一点。

  沈萱摇摇头:“不去了。”

  她向来怕冷,外面如此天寒地冻,她虽也很喜欢雪,但总归还是更怕冷一点。

  “好吧。”照画有些失望的说道。

  沈萱见她那副样子就知道她想出去玩,也不关着她:“你要是想去玩,就去吧,反正我这里也没什么事。”

  照画有些犹豫,沈萱往火盆旁边凑了凑:“好了,本宫都多大了,难道连照顾自己一会儿都照顾不来?你且去吧。”

  听到沈萱这么说,照画才有所松动:“清影姐姐去尚衣局拿东西了,娘娘您有事就喊奴婢,奴婢听的到的。”

  “嗯。”沈萱点头。

  若是往常在璇玑,沈萱才不会管冷不冷呢,她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冲出去了。

  而且常言道下雪不冷化雪冷,这句话倒是无比的真实。

  照画起初还有些拘束,后来见她在玩,院子里不少闲着的宫人也一起拥了上来,一群人玩的好不开心。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大家已经把沈萱的脾性摸的差不多了,知道她不是个难相处的人,因此在她面前也少了几分拘束。

  沈萱透过窗子看见大家玩的这么开心,面上也不由得带上了几分笑意。

  “陛下驾到~”小福子那富有标志性的声音响起,众人都有些惊慌失措,他们一时不慎,这椒房殿的前院都被雪弄的乱七八糟了,这下可真完了,还不知道要被陛下怎么罚呢!

  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玄离帝看到这一片狼籍居然只是微微的皱了皱眉,其他居然什么都没有说。

  就在众人以为逃过一劫的时候,他又淡淡的说了一句:“在朕出来之前把这里全部收拾好。”

  得了,还是看着的。

  不过众人已经万分庆幸了,他前脚刚进去,后脚大家就开始打扫了。

  “陛下今日怎么来了?”沈萱放下手里的书,看向玄离帝。

  这几日她都没有看话本,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变了兴趣,让清影给她搜罗来了不少诗集。

  “闲来无事,便过来看看你。”玄离帝坐到她身边,拿起她刚刚放下的书随手翻了翻:“近日身体可好些了?”

  自从他解决掉安宁之后,朝廷给他下绊子的人便少了不少,平日里要处理的事务也确实少了不少。

  只是这波大换血之后,朝廷里出现了不少官职的空缺,他已经让苏卿开始暗访,一边想着要不要提前科举的时间,由他亲自阅卷,这样一来,凡是参加科举的人都将会是天子门生,这个噱头足以吸引那些读书人踊跃报名,二来,他亲自阅卷也更能放心,到底谁是有真本事的。

  只是他也不可能真的一张一张去看,只不过选上一部分去看,剩下的就交由苏卿和陆离他们去办就好,只是说出来是由他主审罢了。

  沈萱点头:“借陛下鸿福,臣妾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只是她有一点不明,这南若风到底是怎么救的她?

  “嗯。”玄离帝没注意到沈萱的走神,而是看着那本诗经,半晌才说了一句:“她的诗就喜欢无病呻吟,还是少看些为妙。”

  沈萱却不以为然:“臣妾倒觉得她说的句句在理,‘惊入云深处,乃知方恨生’,人总是要逼一逼,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藏的是什么不是吗?”

  这诗本是指一个女子因情商太低被夫家抛弃,娘家死于流寇之手,正是无家可归的时候,心里总是郁郁不得纾解,不小心进了一个烟雾缭绕的秘境,看到了过去的自己,这才知道自己原来是恨的。

  她本是讽刺那些女子总是依附于男子而活,因而失去了自我,但如今用在这里却变了一个意思。

  

竹上弦

哈哈哈哈哈瞎写的诗,故事也是瞎编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