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25 2020-07-16 22:03:25

  苏卿转过身说道:“陛下有旨,念你其中不少人是被迫入伍,因此特网开一面,若你们缴下兵器投降者,可网开一面,免除死罪,若任旧执迷不悟……”

  苏卿指了指地上的史耀光:“他便是下场。”

  这话自然是对那些兵丁说的,那些谋反的大头他们是绝不可能放过的。

  那些兵丁面面相觑,最后其中有一人率先放下了兵器,紧接着,又是一大片人跟着一起放下了手里的东西。

  户部大臣见到这个场面早就吓的说不出来话了,又看到安相被擒,史耀光被杀,而他们带来的人都齐刷刷的放下了手里的兵器,心里亦是无限的绝望。

  “陛下……”户部大臣腿一软,跪在了玄离帝面前。

  玄离帝却是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转身就走了,留下苏卿一个人处理接下来的事情。

  “她现在如何了?”玄离帝看着沈萱。

  薛太医顿了顿,娘娘还同方才差不多这话他是没胆子说出口的,但是他着实已经找不到词来形容现在的沈萱了。

  脉象之虚弱让他时刻为之胆战心惊。

  就在方才玄离帝走后,沈萱突然发起高烧,这毒应该不会让她这般,但肚子里的孩子会。

  而沈萱已经陷入了梦境,她又梦到了之前的场景,那孩子是从玄离帝的怀里摔下去的,都怪他!是他没有抱稳孩子……

  后来她又梦到了母妃,梦到她夜里哄自己睡觉时的样子,又梦到了她死了之后的样子,最后听着孩子撕心裂肺的喊她娘亲,大声质问她为什么要丢下自己,那一声声稚嫩的叫声直让沈萱听的心碎。

  沈萱多么想告诉他,说娘亲没有丢下你,娘亲没有不要你……她拼了命的喊,但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一直喊到最后,沈萱看见孩子哭累了,冲着她挥了挥手说道:“娘亲,算了,我还是不恨你了。”

  说完,就转身走了。

  沈萱急的想要去抱住他,跟他解释自己真的没有不要他,让他不要走,可是却怎么都动不了……突然,她浑身一颤,耳边响起了清影的惊叫声:“南先生,南先生,娘娘醒了!”

  沈萱睁了睁眼,但又觉得眼皮重如千斤之坠,实在没什么力气再睁开,可旁边照画叽叽喳喳不停的说话声音又惹的她有些心烦意乱。

  她感觉有什么东西搭在了她的手腕之上,她没有力气挣扎,也没有力气说话,只能任由他施为。

  “娘娘如今已无大碍,只是太久未曾进食导致身体虚弱罢了。”那人似乎松了一口气:“给娘娘准备着米粥,她如今喝不了其他东西。”

  “是。”

  是灵枝的声音。

  沈萱心想,从前倒是没见灵枝那么勤快过。

  “可是娘娘还没醒…”清影担忧的说道:“娘娘都还没醒,怎么喝这个粥?”

  “无妨。”南若风微微一笑,从衣襟里拿出一个小瓷瓶:“这个药可以暂时恢复一些娘娘的气力,但只能起到滋补的功效,若要完全恢复还是要吃东西。”

  “嗯。”清影这才松了一口气。

  照画已经很有眼色的去端了一杯热茶过来,清影将沈萱扶起来,南若风一手掐住沈萱两颊上的穴口,趁着沈萱嘴巴张开的时候清影将药丸给沈萱服了下去。

  这药喂下去之后,不消片刻,沈萱便睁了眼睛。

  照画给沈萱喂了点茶水,沈萱才觉得干到快冒烟的喉咙有所好转。

  等玄离帝赶到的时候,沈萱已经用完一碗粥了。

  “陛下,您来了?”沈萱笑了笑,面上还是难掩的虚弱。

  “你现在如何了?”玄离帝看了一眼那碗白粥,空空的已经见底了。

  “已经没什么事了。”沈萱在醒的时候的就看到了自己平坦的小腹,清影心里一紧,就在众人都不知道如何同沈萱解释,然后安抚她崩溃的情绪的时候,她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般,很自然的就划过了眼。

  众人见状不禁捏了一把汗,幸好沈萱没有将重点放在孩子身上,但这并不代表她就真的不知道了。

  只是她若是歇斯底里的吵了闹了,众人倒还放点心,只是她如今几乎反常的宁静,才是最可怕的。

  “那就好。”玄离帝一时不知如何接沈萱的话,看沈萱的样子也不像是要接过话茬的意思。

  不过好在沈萱也没让他尴尬太久:“陛下,臣妾还有些饿……”

  主要还是太久没吃东西了,就是一碗白粥都让她觉得很满足。

  等沈萱吃完东西,众人皆都退下了,沈萱才重新同玄离帝说话。

  “臣妾…睡了多久了?”

  沈萱醒来的时候,除了渴的沙哑的喉咙,就是剧烈的头疼,方才轻轻的动了动身子,也感觉到无比的酸痛。

  玄离帝顿了顿:“四天了。”

  “四天啊……”沈萱捏了捏发酸的手臂:“我怎么感觉睡了有四年了呢……”

  玄离帝一时没有说话,他在等沈萱主动,主动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然后他再给她解释。

  但沈萱没有。

  她平静的像是真的只睡了几天,其他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按照南若风的吩咐,沈萱最近只能吃清淡的东西,油腻啊荤腥之类的东西一点也不能沾,现在的她,同那些坐月子的妇人是没什么区别的。

  沈萱为此感到十分痛苦,但好像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了。

  但任谁都知道,她有心结。

  玄离帝也看了出来,她同往日不一样了。

  若是换了以前,她早就娇娇腻腻的扑上来,要他给她揉一揉酸痛的地方,如今…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自己随便捏了几下便放弃了。

  他很想同沈萱解释,但想了想又不知道能解释什么。

  解释他其实并没有去岭南接顾依依,这一切都只是他给安宁设的局吗?

  但他确实利用了沈萱,将她和她的孩子作为诱饵放在宫里,最后……连孩子也没有保住。

  他根本分不清,沈萱到底是在为孩子的事情怪他,还是在为他出宫的事情怪他,抑或者……两者都皆而有之。

  

竹上弦

霸道总裁都这样的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