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23 2020-07-15 23:24:36

  等所有人都进了宫,朱雀门便再次被合上了。

  在幽幽的夜色中,朱红的宫门尤像一张噬人的嘴,没有丝毫感情的吞掉了所有进去的人。

  玄离帝自然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让他深入皇宫的。

  安宁本想着找个宽阔些的地方进宫,因此便找了朱雀门,再加上朱雀门地处偏僻,平日里巡逻的人都甚少到此,绝对是他们选择逼宫的好地方。

  但他不知道,为何向来谨慎的玄离帝会在这朱雀门放松警惕。

  “也不知道相国深夜带兵入宫是要做什么?”

  朱雀门有一条长长的廊道,这廊道里,生生的挤下了安宁带的一万精兵。

  他尚且不知,自己留在外面的人已经全部被玄离帝的玄甲军给控制住了。

  “苏卿?”安宁见到朱雀门的尽头出现了一个人影,仔细一看,居然是苏卿!

  苏卿嘴角勾了勾:“安相国还能记得本相,倒还真是让本相有些受宠若惊啊。”

  “你怎么会在这里?”安宁心里猛的生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怕是这宫里的情况…早就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

  “这话不是应该我问你才对吗?”苏卿反问:“深更半夜,安相国带着这么多人进宫,可是经过通传了?”

  想到玄离帝就在方才还在岭南,安宁稳了稳心神:“方才本座突然收到急报,说是陛下在岭南遇害,如今下落不明,本座也是担心有人会闯进皇宫,万一伤害到了皇上唯一的子嗣可如何是好?”

  “哦?”苏卿挑眉:“这么说,还是本座错怪你了?”

  安宁心里不妙的感觉越来越重,此刻也不再想着同苏卿虚与委蛇,反正他身边也没个什么人,干脆直接也将他拿下就好了!

  反正他也早就准备好证据,到时候直接将这个锅全部甩在苏卿身上,他反正也是个死人了,就是有口也张不了口。

  “哼。”安宁冷哼一声:“错不错怪已经不重要了,来人,给本座将这个叛徒拿下!”

  “朕倒是没想到,安相居然如此心急。”

  玄离帝刚刚从椒房殿那边赶过来,就在刚才,他已经通知了南若风下山,这世上,若是南若风都救不得沈萱,那便是真的救不了了。

  他学的杂,学的时间也不长,因此对不少东西只是有所涉猎,并不完全精通,可南若风却是结结实实的在山上学习,他自小便对医术感兴趣,除了继承了原襄真人那一身高超的医术,还另外拜了不少名医去学习,再加上他本就出身医香世家,要是他都没有办法……

  玄离帝摇了摇头。

  也并非是他故意来晚,只是玄甲军的集结也需要时间,他虽掌控着皇宫中的一举一动,但他毕竟不是神仙,就算他会飞檐走壁但也不会缩地成寸,穿墙而过。

  而原本被他派去照看沈萱的暗卫居然全部都被迷香迷倒了!

  玄离帝大怒,如此重大的错误居然会出现在暗卫身上,要知道,他们是经过了专门的培训,对他们来说,迷香应该早就是家常便饭了。

  而等他赶到的时候,宫门口那些普通的宫人已经被杀了,血流了一地,心知要糟,冲进去一看,果真已经出事了。

  控制住安贵妃以后,薛太医才匆匆赶到,这个时候安宁也已经在朱雀门外等着了,因此苏卿便自告奋勇,先一步去朱雀门将安宁带进来,然后想办法先拖着他一会儿,等将沈萱那边的事都处理的差不多之后,玄离帝才重新赶往朱雀门。

  “你……你不是……”看到突然出现的玄离帝,安相心跳顿时停了一拍。

  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承认他是玄离帝,倒不如破罐子破摔,直接说他是假冒的,自己手里这么多人,直接拿下他绝不是什么问题!

  “好你个苏卿,陛下对你如此赏识重用,你便是如此回报陛下的?”安宁指着苏卿的鼻子骂道:“今天,本座就要替天行道,除了你这恶毒的小人!为陛下讨回一个公道!”

  说完,安宁又转向玄离帝:“还有你!居然敢假扮陛下,你可知这是诛九族的大罪!”

  玄离帝也不管他,随意挥了挥手,城墙之上突然出现了一波人,手里的箭就对着他们。

  安宁被盔甲碰撞的声音引的往上一看,黑峻的箭头牢牢的指着他们。

  “你们……”安宁一顿,自知大势已去,但还是不甘心:“为什么?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的计划的?”

  他实在不愿相信真的是自己的女儿出卖了自己。

  玄离帝难得“好心”了一回:“你说说朕应该怎么知道的?”

  安宁瞬间面如死灰。

  他自嘲一笑,本以为自己的计划是万无一失的,没想到最后还是棋差一招,败在了自己最信任的人手里。

  这边安宁已经失了反抗的心,但史耀光却不然。

  他还要做一次挣扎,为自己…

  见玄离帝正在和安宁说话,掏出随身带着的匕首,缓缓的走近安宁。

  本以为自己的小动作应该没人注意,谁知这一切都落入了墙上玄甲军的眼里。

  玄甲军能成为玄离帝的专属军队,本就有着过人的毅力和本事,因此相较于常人,他们在夜里也能视物清晰,再加上他们本就时刻注意着下面的一举一动,史耀光不知,他一边动,墙上的箭也跟着在一边动。

  就在他最后冲出去的一霎那,七只箭齐刷刷的从上面射了下来,他还未能靠近玄离帝,已经被箭射倒在了城门之下。

  “啧啧啧……”玄离帝颇有些可惜的说道:“这么快就死了?”

  “我只想问你一句,那岭南之人…到底是谁!”安宁只想知道到底是谁,能装的和玄离帝一模一样,让任何人都看不出破绽。

  可玄离帝要是会回答他那他就不叫玄离帝了。

  “这事啊……等你死了以后去问问阎王吧,或许他也知道。”玄离帝微微一笑,随后直接派人拿下安宁,安宁身后的兵,本来大部分就不是自愿造反的,此刻更是动也不动。

  

竹上弦

哈哈哈哈哈你们知道是谁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