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进宫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13 2020-07-15 22:23:13

  玄离帝背着手,冷冷的看着太医:“现在她如何了?”

  太医暗暗捏了一把汗。

  对于这个孩子的重视大家可都是有目共睹的,可这孩子…是真的保不住了。

  方才那安贵妃给庄妃娘娘灌的毒本是直接就可以要了她的命的,但还好灌的不多,他们尚能救的回来,只是这孩子是真的已经回天乏术了……

  “熬过了今天晚上,娘娘才算过了第一关。”薛太医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今夜我等定会寸步不离的守着娘娘,一旦有什么事,我等也好及时为娘娘诊治。”

  “方才你说的头一关是什么意思?”玄离帝走到沈萱旁边,此刻她正躺在床上,脸色苍白且毫无生气。

  “这毒名为三重尸,就是说这毒一共要发三次,一次比一次更痛苦,若是没有解药,毒发第三次到时候中毒者就会毒发身亡。”薛太医看了一眼沈萱,心里慌的很:“而且如今娘娘的孩子胎死腹中,若是这孩子还继续留在娘娘肚子里,只怕娘娘就是没被毒给毒死,也要被这孩子拖死了。”

  “朕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只要把人给朕救回来,朕便不治你们的罪。”玄离帝看着沈萱,心里莫名有些慌,但他是绝不会把这种情绪表现出来的。

  薛太医很为难,这孩子若是还活着,那倒还好说,只是他如今是个死胎,别说救回来了,就是如何将他从沈萱的肚子里取出来都是一个大难题。

  “臣…真的没有办法。”薛太医摇摇头:“若只是单解这毒微臣倒还可一试,只是这孩子……微臣从未碰到过如此情况,古籍之中虽也有过类似记载,但最后无一能够生还。”

  玄离帝也学过一些医术,知道自己这是在强人所难,但此刻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就不信了,诺大的太医院竟连一个女子都救不活!

  而此刻,安宁还不知道玄离帝就在宫内,连带着他那神出鬼没的玄甲军一起,只等着他往里跳。

  “相国,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动静?”史耀光有些担忧:“你说娘娘,她是不是不来了……”

  安宁斜睨了她一眼:“方才,不是你自己说她一定会来的吗?”

  史耀光一顿,确实是他信誓旦旦的向安宁保证的。

  “相国,有动静了!”

  还是户部大臣耳聪目明,时刻关注着宫里的动静。

  其实在场的人无一不是提心吊胆的,这可比上战场危险多了。

  上了战场至少还能拼死挣扎留得一线生机,但造反一旦失败,那可是祸及下辈三代的事啊……

  这些兵丁中,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想着谋反的。

  有一些人当初是被安宁摇着为天朝征兵的幌子骗进来的,而且大部分都是身强力壮的汗丁。

  倒也不是说安宁没有给天朝招兵,毕竟这是件大事,自然是要经过上面同意的,只是他微微从中做了些手脚,比如说见着什么强壮的,便直接私扣了下来给自己用,表面上告诉他们是为玄离帝做事,实际上只是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傀儡。

  其中,来自村里没有什么见识且大字还不认识几个的男人是最好控制的,他们不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用担心他们会反抗,因为反抗的下场不仅仅只是死自己一个,还有他的家人,朋友,都要为他的天真陪葬。

  尤其是当他们知道自己所做的是谋反之事的时候,不少人想过逃跑,但无一例外成了看守的刀下亡魂。

  安宁也不担心他们会反抗,因为这批人大多数没有什么见识,所以他也不担心他们会聚集在一起掀出什么风浪来。

  就是他们真的聚在一起了,什么都不懂的他们还是如同一盘散沙一般,他在其中稍加调和,他们便闹腾不起来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其中不少人有心反抗但始终没有办法。

  因为他们逃跑的下场只有一个,就是死。

  因此这些人大多数可以说是被逼的,他们如今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若是选择跟着安宁倒还能有条活路。

  安相国和安贵妃约定,等事情得手了,他会派人在朱雀门塞一张纸进来,只要看到这张纸,贵妃就可以离开派人打开朱雀门。

  而守着朱雀门的,正是安贵妃的人。

  此刻离他们已经将纸条塞进去已经有小半刻钟的时间了,才刚刚有些动静,安宁皱起眉,怎的会这么慢?

  总不能说是没看见纸条吧?

  不过一切都不重要了,只消不多时,他便是这座皇宫的新主人了。

  他也不是没想过,要是玄离帝杀回来怎么办?但想到此刻玄离帝正在离这里虽说不上太远的岭南,又已经被自己的人缠上了,就算那人没有成功暗杀玄离帝,随后派去的刺客也定能让玄离帝死无葬生之地!

  这般想着,他底气又足了许多。

  “轰”的一声,朱雀门被从里至外打开了,迎接他们的正是一直负责他和贵妃往来信件的萧何!

  见萧何脸上未有异色,安宁稍稍松了口气。

  只是这扇大门背后,等待他们的真的只有一个萧何吗?

  “相国,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萧何朝着安宁弯了弯身子,然后整个人侧了侧,像是给安宁让路一般:“相国请。”

  “嗯。”安宁满腹的疑惑暂时还是先放了下去:“贵妃在哪里?”

  萧何还是保持着原先的动作没有变:“这夜里太冷了,贵妃她昨日不小心感了风寒,此刻不便出门,便派小的前来接相国,一来二去花了不少时间,还望相国原谅小的。”

  安宁点点头:“既是如此,本座也不是个不通情达理之人,你且放心,本座不会为难你的,只是裳儿如今可还好啊?”

  “贵妃娘娘她只是不能吹冷风,免得加重病情,其他一切都还安好。”

  “那就好。”安宁也不再多问,此刻也不是什么叙旧的时候,他们的大事还未完成呢。

  随着安宁的脚步,他身后所有调来的兵都跟着他一起进了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