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逼宫前夕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39 2020-07-13 19:28:43

  而安宁府里养的那些孕妇,自有沉沉去处理,玄离帝也不担心哪里会突然冒出来一个孩子假称是自己的孩子。

  只是沉沉三番两次的拒绝安书,安书已经有些恼羞成怒了。

  “公子,再是一日好吗?再给我一日……”沉沉红着眼眶哀求道。

  安书眼里的怒火就在喷发的边缘,他凑的太近沉沉甚至闻到了他身上隐隐的酒味:“我已经等的太久了,你知道吗?自从你进府的那天起我就喜欢上你了,我对你那么好,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一直拒绝我?”

  沉沉被安书按在桌子上,双手被高高的举过头顶,她有些绝望的说道:“公子…您说过不强迫我的……”

  “可是我忍不了了,唤唤…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安书粗喘着气,把头靠在沉沉的耳边说道:“你给我一次好不好……”

  沉沉瞪大了眼睛:“公子…我……我就要生了!”

  听到这句话,安书猛的放开沉沉:“我说过多少次了,要你打掉这个孩子,你想要的我都能给你,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坚持?难不成你还想着你那个死鬼丈夫?”

  看他这样子应该是不会再碰自己了……

  沉沉稍稍松了口气,面上还是做出了一副委屈的样子。

  “我同我那丈夫根本没有任何感情你应该也是知道的,我和他在一起本就是父母之命,你明明知道这是我的伤心事…为何……”沉沉缓缓从桌子上起身,然后痛苦的捂住脸。

  “但只是这个孩子终归是我肚子里的一块肉,我……我还是……”沉沉说着,已经忍不住哭了起来:“我是一个娘亲,我怎么可能说打就打掉他……公子你知不知道,当初我说要考虑考虑的时候,他就像有感应一样,我夜里做了不知道多少关于他的梦,他拉着我的手问我,问我为什么要丢掉他……”

  安书深吸了一口气,见沉沉如此伤心,酒顿时醒了大半,然后十分愧疚的说道:“对不起,可是你也知道我对你的心意,我是真的喜欢你,所以我才会这样的……”

  “嗯。”沉沉好不容易止住了哭:“你今日……喝酒了?”

  安书点点头:“今日高兴,只饮了一点酒,但是没想到那么久没喝酒,我的酒量却是退步了……”

  沉沉看向安书,忍住心里的恶心:“公子不是答应过我,不再随便喝酒的吗?”

  安书却有些不以为意:“今日有些高兴,因此才喝了一些。”

  实际上是安宁同他说,只要他能登基,就立安宁为太子。

  安书本也不是如此容易激动的人,这问题,就出在沉沉的身上。

  因为安书喜欢她,平日里又喜欢同她亲近,所以她便在身上用了一种香,长期佩戴会对人造成极大的伤害,同她亲近者闻久了便会难以控制自己,最后因为情绪失控导致暴毙而亡。

  这种香本就是害人害己的东西,但对沉沉来说,她只有这一次机会,所以哪怕是要以生命为代价,她也在所不惜。

  不过幸好她还有同这东西相克的物件,她私底下再服用这东西,倒也对身体还有一定的补救。

  只是这个孩子,只怕是难保住了。

  想到这里,沉沉对安家人的恨,又不免深了几分。

  “好了,你先好好休息吧,明天……我要给你一个大惊喜。”安书的酒算是彻底醒了,他将沉沉扶了起来,然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你放心,我一定会等到你愿意主动把你自己给我的那天。”

  沉沉抬起头看着安书,抽噎着说道:“好。”

  安书微微一笑:“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嗯。”

  等安书一走,沉沉瞬间板下脸。

  想等她主动给他的那天?做梦去吧。

  她自然清楚安书说的这个大惊喜是什么,而且…她也有个惊喜要给他,绝对比他的那个惊喜要来的大。

  “父亲。”安书出了沉沉的院子,径自去了安宁的院子。

  “来了?”安宁看到安书的样子就知道他定然喝了酒,怒斥道:“平日里你喝酒我都没有管过你,但今日有如此重要的事你居然还敢喝酒!”

  安书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只是浅浅的喝了几杯,我自己心里有数,耽误不了什么大事。”

  “你……!”安宁被气的说不出来话。

  他一共就两个儿子,一个已经残废了,如今也没有了什么利用价值,他所有的希望寄托都在这个儿子身上了,就是连他对府里找来的孕妇下手他都没说什么,但看他现在的样子,倒却是越来越颓废了,安宁自诩一生机关算尽事事都操胜券,没想到生的儿子却如此……

  他心里哀叹一声,虽说他同玄离帝不和,但他不得不承认,若是安书能有半分玄离帝的样子,他都不会这么发愁。

  “好了好了,我都知道的。”安书不耐烦的摆摆手。

  其实他本也是风光的,寒窗苦读数十年考取功名以后,他虽心里也知道,怕是难在玄离帝手里谋得一个好前程,可没想到最后竟落到了这般的下场……

  可当初他却没想过,若不是他自己犯了错,也不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

  他自认为一腔才意无人能解,这么些年又怀才不遇,因着苏卿的存在他始终都得不到赏识,心里又恨又不得其纾解之法。

  “快滚。”安宁只想赶紧把安书打发走,省的看见他碍眼。

  安书也不多说什么,直接转身就走。

  留着安宁看着安书的背影直叹气,若他日后还是如此那可怎样是好?

  “相国大人,你放心,公子他只是如今郁郁不得志才会如此颓废,等日后您登上大位了,除掉这些绊脚石之后公子的才情得以抒发便不会这样了。”户部大臣上前劝道。

  安宁摇头:“但愿如此。”

  突然,他又话锋一转:“陆湛那边有消息了吗?”

  “属下立刻去找史大人。”户部大臣福了福身便出去了,走的时候心里还在想,他明明一直同他在一道,安宁自己都不知道的事他如何得知?

  

竹上弦

为什么户部大臣没有名字呢?因为想名字实在太难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