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离开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14 2020-07-12 22:19:05

  沈萱得知玄离帝要出宫接一个身份不知是真是假,甚至还不一定能找到的一个女子时,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原来,他当初对自己说的过几日要出宫就是这个意思……原来,他早就已经计划好了一切。

  也许,自己和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于他而言,也只是一个可以随便利用的棋子吧。

  沈萱苦笑。

  正这般想着,沈萱手一滑,瓷碗落在地上“啪”的碎成两半。

  “娘娘,您没事吧……”照画见状连忙上前:“娘娘您别动,让奴婢来,仔细割着了。”

  沈萱动了动身子,往后退了几步。

  照画小心翼翼的捏起瓷碗光滑的边缘:“娘娘小心些,万一这上面还有些碎渣,奴婢这就使人来清理一下。”

  “嗯。”沈萱也不继续坐在哪里,转身回了自己平日里最喜欢的榻上,拿了平日里爱看的话本,但左看右看却怎么都看不下去。

  烦躁的将话本丢在一旁,沈萱深吸了一口气。

  如今啊,她是看什么,什么都扎眼。

  “清影,你今日怎么穿了件这么艳的颜色?丑死了。”

  清影看着自己淡粉色的衣裙一愣:“奴婢……”

  “算了算了,不跟你讲了。”沈萱摆手:“本宫乏了,先睡会儿。”

  沈萱也只是说说要睡觉而已,这个时候要是真的让她去睡,她哪里会睡的着?

  于是她最后便躺在床上,呆呆的看着床顶。

  你说这个玄离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呢?说不喜欢她,他对她也挺好的,作为当朝天子能做到这个份上也是极少的了。

  但要说喜欢她……沈萱也想不明白,若是真的喜欢她,又为什么要如此巴巴的去接另外一个女人呢?甚至连自己帝王的威仪都可以抛之脑后,还有国家山河……他也能不管不顾。

  沈萱叹了一口气,或许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温柔起来可以让人溺毙其中,但狠起来……也能让人深感窒息。

  御书房内。

  “皇兄,都准备好了。”陆离走到玄离帝面前,眼里满是志在必得。

  玄离帝点头:“沈萱那里……”

  陆离顿了顿:“也安排好了。”

  玄离帝这才放了心:“若是此次不能彻底清剿安宁,日后再想要抓出来只怕就难了。”

  陆离拱了拱手:“皇兄放心,臣弟为了这一天,已经准备的太久了。”

  “好。”玄离帝眼里晦涩不明。

  能除掉这个从前朝开始就盘踞在朝廷中的大蛀虫固然是好事……若是一定要以牺牲这个孩子为代价……

  玄离帝捏紧的拳头松了松。

  这孩子若能留下来,自然也是他的造化,若是留不下来,他再补偿沈萱便是。

  但是这世上,能有多少事是可以用“补偿”二字解决的?无非是各人退了一步罢了。

  翌日一早,连小福子都还没起来,玄离帝就已经起来了。

  见他的样子……应该是一夜未睡了。

  若是沈萱在场,少不得要说上几句,比如说玄离帝定然是太想着他的小情人了,这才一夜未睡,或者醋溜溜的酸上几句,自己倒是从未有过让别人茶不思饭不想的地步。

  而玄离帝那晚,确实想了不少关于他和顾依依的往事。

  那时他拜于原襄真人门下,他同南若风、顾依依和陆离是原襄真人的四个徒弟,以他为首,陆离为尾。

  因为他和陆离乃是皇室子弟,注定不可能在山上长留,因此在他七岁时便下了山直接上了战场,陆离比他晚上山,因此也比他晚了一年下山。

  而南若风则留在了观云山继承原襄真人的衣钵,顾依依因为担心他,最后同他一起去了战场。

  玄离帝是最早拜入原襄真人门下的,时间虽短,但原襄真人教给他的却是最多的,就是那要继承衣钵的南若风都没有玄离帝学的杂。

  顾依依擅长医蛊之术,陆离因幼时身体不好,所以更加则着重于轻功和暗器。

  玄离帝同顾依依从小一起长大,她天性烂漫,虽被他们几个宠的有几分骄纵,但心却是个好的。

  想到当初顾依依离开的事,玄离帝心里一紧。

  当初,终究还是他的错。

  如今暗卫来报那人确实同顾依依长的一模一样,她的手臂上也有和顾依依一样的胎记,而且顾依依身上有胎记这事只有他们几个人才知道,陆离也亲自去确认过了,一切证据都证明那人确实是顾依依无疑。

  “陛下,您怎么起的那么早?”小福子有些惊讶,但转念一想也在情理之中,明日就要出发前往岭南了,此去太多事情都要成未知数,心里没些事情才怪。

  就是他自己,夜里也没睡好。

  “早吗……”玄离帝语气淡淡的:“先传膳吧……”

  “是。”小福子忙不迭的跑了出去,陛下一夜没睡定然有些饿了,早些给他传膳也少挨些饿。

  不得不说,这次小福子理解错玄离帝的意思了,他只是有些烦躁,然后不想应付别人而已。

  用完膳以后,玄离帝状似无意的提了一句:“椒房殿那里……可有什么动静?”

  玄离帝莫名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期待,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但听到小福子说“娘娘昨晚睡的很好,吃的也比以前多”的时候,心里居然微微有些薄怒。

  “除了这些,还有什么其他事吗?”玄离帝话一出口顿时有些后悔,他问这些做甚,她做什么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小福子这才反应过来玄离帝问的到底是什么事,遂仔细开始回想灵枝报给自己的话。

  幸好当初他特地嘱咐了灵枝,任何关于庄妃的事情都要事无巨细的禀报。

  起初他倒不是说关心着庄妃才有此一说,只是因为担心庄妃是璇玑派来的底细,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才发现,她嫁来天朝后一同璇玑并无什么太大的往来,二来璇玑如今也算是在他们的掌控之中,要是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甚至可能比璇玑的国主还要清楚。

  一番思索下来,才放松了对沈萱的警惕。

  

竹上弦

我…我是亲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