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端庄女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08 2020-07-11 22:23:53

  “嗯……”沈萱歪着头想了想:“我暂时还没想到。”

  “那等你日后想到了,朕一定允你。”玄离帝笑道。

  “好。”沈萱心情这才彻底好转:“陛下金口玉言臣妾最信了。”

  “好了,你再休息一会儿,朕还有不少奏折堆着没弄完呢。”

  过了一会儿,玄离帝才起身。

  沈萱本就只是一时兴起,想给玄离帝送个糕点的,没想到却突然经历了如此大起大落,见玄离帝不再陪着她,她自然也不想继续留在这里,这里还不如椒房殿来的自在呢!

  于是她稍稍躺了一会儿也就准备出去了。

  “走了?”玄离帝听见沈萱的脚步,从厚厚的奏折中抬起头。

  “嗯。”沈萱说道:“臣妾就先不打扰陛下办公了。”

  “好。”玄离帝也没挽留她,随她先回去了。

  清影在门口等到了满面春风的沈萱,一时还不清楚他们在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回去吧。”沈萱的心情是格外的好,就连之前看起来极其碍眼的九曲长廊,如今看起来都顺眼了不少。

  “娘娘,陛下不同你一起吗?”照画本以为玄离帝会同沈萱一起回来,但最后看到的却只有沈萱一人。

  沈萱剜了她一眼:“陛下公务繁忙,哪是我们这种闲人能比的?”

  照画遂不再说话。

  回了椒房殿,沈萱找出了前些日子一直在看的话本,又捻了些蜜饯糕点放在榻边,清影给她寻了条被子盖在身上,沈萱便一边靠在案上吃东西,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话本。

  “娘娘,可要尝尝这个?”照画找出了之前薛太医送来的葡萄干递给沈萱。

  沈萱看了一眼,懒洋洋的说道:“先放那里吧。”

  轻衣自从沈萱入了椒房殿以后便一直跟着她,而灵枝像是知道沈萱不喜欢自己一般,平日里无事也不会在沈萱跟前晃悠,好在沈萱也不怎么出去,如今外面天寒地冻的,若是可以,沈萱连床都不想起。

  也正是因为入了冬,沈萱最喜欢的事便是在烤的火热的盆边,盖着被子靠在榻上,一边吃东西一边看话本,这么一坐她能坐上一天,中午还能睡个午觉。

  夜里,就在沈萱准备沐浴就寝的时候,照画突然喊她:“娘娘,陛下来了。”

  沈萱准备去浴池的脚步一顿:“陛下怎么来了?”

  她此刻是真的想去洗澡,冬日里人最是懒散,尤其是洗完澡以后如坠冰窖的感觉,让沈萱一顿不想重温。

  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去洗一次澡,却正好碰到玄离帝过来。

  “陛下,您怎么来了?”沈萱有些无奈的看向玄离帝。

  “朕怎么不能来了?”玄离帝见沈萱一副慵懒的样子,心里生出几丝疑惑,她今儿个早上来找他,不就是想着他能去她宫里吗?怎么他都来了,人却还是一副根本不想应付自己的样子?

  “天朝是陛下的天朝,臣妾也是陛下的女人,陛下想来自然是可以的。”沈萱心里哀叹,这澡可能又是洗不上了,她都快三天没洗澡了!

  “那就好。”玄离帝绕过沈萱,走向她的床榻:“朕今日还未沐浴更衣,索性就在椒房殿一并做了吧。”

  沈萱:“???”

  我刚刚让清影照画她们弄好的热水!!

  你是强盗吗???

  “还愣着做甚?”玄离帝转身,看见沈萱还愣在原地。

  “臣妾……怀着孕呢。”沈萱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不会吧……玄离帝难道真的饥渴至此,连孕妇都不放过吧……还是说……孕妇别有一番风味呢?

  思极至此,沈萱都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恶寒,连鸡皮疙瘩都能掉了一地。

  玄离帝看沈萱那心不在焉的样子就知道她定然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事,遂说道:“朕是让你为朕宽衣,你发什么呆?”

  沈萱连忙回过神:“哦……”

  原来只是宽衣啊,她还当他要对她做些什么呢……

  沈萱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失望?还是庆幸?

  沈萱自己也说不上来。

  玄离帝今日穿了一件月白色的衣袍,握住玄离帝衣袍的一角,沈萱不得不佩服玄离帝身体是真的好,这么冷的天,她恨不得把整个屋里都烧满暖炉,玄离帝却只是穿了一件微绒的外袍。

  今日去御书房的时候也是,那御书房前面本就有个大湖,到了冬日本来就比其他地方来的容易冷一些,他甚至连暖炉都不烧一个,沈萱一走进去就感觉到了刺骨的冷,但玄离帝像是什么感觉都没有。

  “你沐浴过了吗?”玄离帝突然问道。

  沈萱给玄离帝解腰带的手突然一顿,他不会……真的要兽性大发了吧……

  “臣…臣妾沐浴过了。”沈萱哆哆嗦嗦的回答道:“陛下自己去沐浴吧,臣妾先睡了……”

  玄离帝挑眉:“是吗?”

  沈萱一脸肯定的说道:“是!”

  “那好。”玄离帝主动将外袍脱下放到衣架上:“夜里睡了,朕要是闻到些什么不该闻的味道……”

  沈萱娇躯一震。

  带上今天她就是第三天没洗澡了,连她自己也不能确定会不会有什么异味……这要是让玄离帝闻到了……沈萱摇摇头,太可怕了,简直不能想象。

  等等,他不会是已经闻出来自己身上有味道了吧…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问她到底有没有洗澡。

  想着自己方才说的如此的信誓旦旦,沈萱只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臣妾觉着,还是再洗一次会比较好。”沈萱讪笑:“今日这澡豆放的时间有些久了,臣妾也不能确定到底有没有什么异味,不是说同一种味道,闻的久了就闻不出来了吗?”

  “你说的也有道理。”玄离帝也不拆穿她:“那你自己去洗吧,朕不喜欢泡浴池,你让人给朕准备个木桶就好了。”

  “???”沈萱都做好心理准备要和玄离帝鸳鸯浴了,结果他一句“朕不喜欢泡浴池”就给打发了???

  不过沈萱也不会傻憨憨的再邀玄离帝共浴,做女人嘛,得端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