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撒娇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22 2020-07-11 20:58:04

  “你怎么来了?”玄离帝看向沈萱。

  沈萱见玄离帝桌上摆着自己送的糕点,心里翻了个白眼,又是一个装不知道的。

  干脆又搬出那套说辞:“今儿个清影起了个大早,给臣妾做了些糕点,这些糕点臣妾吃着觉得味道不错,便想着也给陛下送一些来,陛下日理万机,定然十分辛苦。”

  “你有心了。”

  小福子在沈萱进来的时候就给她搬了椅子,这九曲长廊平日里玄离帝是不怎么会走的,他一般……是直接用轻功飞过去的。

  沈萱不能理解当初设计这湖的用意,一想到就这么一点距离,自己偏生要多走这么多路,心里就堵的慌。

  玄离帝看出来她的纠结了,主动给她解释:“这湖下面有些东西,毁不得。”

  “那也不能在这上面建这么绕的桥吧……”沈萱嘟哝,不过一想到玄离帝平日里也要走上这么一段路,心里顿时平衡了不少。

  转念一想,难不成是太祖皇帝为了健身才这么修桥的?

  她的思绪完全没有注意到玄离帝的重点,因此也自动忽略了玄离帝口中的话。

  “日后朕会在附近建一座新桥的。”玄离帝无奈的摇头:“你方才走了那么长一段路,先歇歇吧。”

  小福子向来有眼力见,自从沈萱进御书房是一刻也没有停过。

  先是给沈萱准备茶水,又是给她准备了果脯蜜饯,还在屋里烧起了暖炉。

  是了,如今已是入冬,沈萱向来体寒,只怕这么长一段路过来也是不好受的。

  虽那凤撵上已经装起了厚厚的帷帐,足以将寒风格挡在外,但还是架不住沈萱自己体虚。

  这汤婆子有些冷了……沈萱不悦的皱起眉。

  随后又将汤婆子递给了一旁的清影。

  小福子注意到了沈萱的动作,主动上前询问:“娘娘,奴婢刚刚吩咐人烧了热水,您看要不要给您的汤婆子换些新的水?”

  沈萱点点头:“好。”

  心里却暗想,不愧是玄离帝身边的红人,这看眼色的活果然是做的出神入化。

  于是小福子便招呼奴婢给沈萱的汤婆子换了水,这才下去候着。

  等小福子一走,玄离帝就打发了清影照画等人,诺大的御书房只留下了沈萱和他两个人。

  “过些日子朕可能会出去一趟。”玄离帝忽然开口:“你一个人在宫里……好好照顾自己吧。”

  不知为什么,沈萱听着这句话只觉得有些别扭,但又实在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臣妾知道了。”沈萱按耐住心里奇怪的感觉,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自然一些。

  “可冷?”玄离帝见沈萱一直在跺脚,心知她定然是冷了,又见她挺着个肚子一路走来应是不易,遂生出几分怜惜。

  沈萱也不扭捏:“冷。”

  “过来。”玄离帝对着沈萱招了招手。

  沈萱顺从的走到玄离帝旁边,任由他揽着自己坐到方塌之上,然后亲手为她除去鞋袜。

  这哪是一个皇帝会做的事啊。

  见玄离帝拿了个汤婆子给她焐脚,又用一旁放着的雪貂皮给她细细裹上,沈萱心里不停的泛酸,他平日……也会这么对那些宫妃吗?

  “陛下,你为何对臣妾这么好?”沈萱有些恍惚的看着玄离帝:“好的臣妾都要离不开你了。”

  就是在璇玑,都没有人这么关心过她。

  担心她睡的不暖和,给她准备步撵,为她找大厨,甚至……还给她脱鞋脱袜……

  甚至连那位前朝受尽荣宠的萧皇后,都没有受到过这等待遇。

  玄离帝听到沈萱的话也是一愣,他没想到沈萱会这么直接的表达自己,更没想到自己做的一切会让沈萱有如此感慨。

  “你如今不也没有离开朕吗?”玄离帝说道:“朕过些时日出去了,又不是不回来了。”

  “臣妾知道。”

  此刻沈萱正坐在榻上,玄离帝给她解了外袍,用棉被裹着,而他自己则坐在榻边准备起身。

  沈萱干脆靠进玄离帝的怀里,拉过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肚子上:“陛下,你摸摸他,他好像很喜欢你呢。”

  玄离帝被沈萱这举动弄的一愣,像是碰到了不知什么东西一样迅速把手收了回来。

  沈萱也被玄离帝的举动弄的措手不及,见他几乎嫌恶般的样子,眼里瞬间升起水雾。

  玄离帝看见沈萱眼里的受伤,也有些不知所措:“朕……”

  “是臣妾僭越了。”沈萱快速起身。

  见她如此,心知她定然是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但一时又不知如何解释,或者说……再如何丰满的解释都在事实前略显苍白。

  “罢了,你先回去吧。”玄离帝叹了口气:“朕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沈萱还是没忍住眼泪,也许怀了孕的女人脾气就是这么敏感:“那陛下是什么意思?怎的也是不喜欢这个孩子吧。”

  玄离帝见沈萱哭的梨花带雨的,心里一软,终于还是伸手将她揽进了怀里:“朕方才也是不注意,平日里习惯了。”

  说着,又伸手替沈萱拭掉了脸上的泪:“是朕不好,朕给你道歉好不好?”

  沈萱抬起头看着他:“可是……可是你同我道歉有什么用?”

  瞧,果真还开始蹬鼻子上脸了。

  “那朕给腹中的孩儿道个歉可好?”玄离帝无奈的摇头:“对不起,嗯?是父皇错了。”

  那孩子像是能听懂玄离帝的话一样,居然轻轻踢了沈萱一脚。

  玄离帝是第二次感受到胎动,遂笑道:“你瞧,他都听见不怪朕了呢。”

  沈萱这才破涕为笑:“谁敢怪陛下啊,你可是一国之主,万人之上的天子。”

  玄离帝点了点沈萱的鼻头:“方才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哭包,非揪着朕不放,如今倒是说起冠冕堂皇的话来了。”

  “可方才陛下…陛下此举……”沈萱支支吾吾了半天。

  玄离帝颇有耐心的帮她接了下去:“朕方才是错了,如今朕也道歉了,你可还气?”

  沈萱点点头,又摇摇头:“臣妾不敢气。”

  “你啊……”玄离帝失笑:“那你到底要朕如何才能消气?”

  

竹上弦

玄离帝:??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   沈萱:可是你去找淑妃了   玄离帝:我清清白白的黄花大闺男,你要不要亲自验明正身?   沈萱:……不了,不了   玄离帝眼神突然变得危险:这事可由不得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