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功与成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09 2020-07-09 23:36:45

  陆离手底下的暗线遍布整个天朝,就是璇玑和承水也有所涉猎,这就是为什么玄离帝有信心吞并承水璇玑二国的原因。

  他比璇玑了解承水,比承水了解璇玑,两虎相争最后只会让他得利。

  其实这件事很容易想明白,璇玑国主能带领璇玑这么多年都兴盛不衰,也绝不是什么目光短浅之辈,但究竟是为什么他死死的咬着承水不肯放手呢?

  玄离帝随意喝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茶,然后不悦的皱了皱眉。

  有些凉了。

  “皇兄,沉沉有消息了。”陆离一溜烟跑了进来,

  “嗯?”玄离帝将杯子放到桌上:“如何?”

  “嗯……”陆离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时又支吾着不肯开口。

  玄离帝见他面露难色,一时不知他到底发生了何事。

  陆离听沉沉说,安宁拿捏住了一个叫顾依依的女人,想要利用她将玄离帝诱出城外,然后他则带兵包围皇城。

  顾依依是他的师姐,也就是玄离帝的师妹,几人从小一起长大,情谊非凡,若是真的有了顾依依的消息,皇兄必定会亲自前往。

  陆离不能让他们苦心经营的一切毁于一旦,但皇兄哪怕只有一丝的可能性知道那是顾依依,他都不会放过,所以当玄离帝开始问的时候,他突然犹豫了。

  哪怕最后他们真的赢了安宁,顾依依又会成为皇兄的软肋,一个皇帝,怎么可以有软肋!

  在他心里,皇兄是世界上最强大,最无所不能的人,他自小便对皇兄带着无比的仰望和钦佩,任何一个想要将皇兄拉下神坛的人……都该死!

  玄离帝从陆离的沉默中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到底发生了何事?”玄离帝冷下一张脸。

  陆离欲言又止,到底是说,还是不说。

  “陛下,苏丞相求见。”小福子打断了两人的对话,让陷入尴尬的场面得到了缓和。

  陆离是真的悔啊,连想都不想就冲了过来,自己也真是个神人了。

  不过如今苏卿来了,这事估计也瞒不住了。

  果然,苏卿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关于沉沉的。

  “你说什么!”玄离帝听闻有关于顾依依的事,立即拍案而起:“此消息可当真?”

  苏卿状似无意的看了陆离一眼,随后点了点头:“若是沉沉得到的消息无误的话。”

  玄离帝深吸了一口气:“他们将依依关在了哪里?”

  “就在城外不远的地方。”苏卿顿了顿:“他们接下来怕就是要故意放出消息,引陛下您亲自前去城外接回依依姑娘,然后乘机找人暗杀你,再上演一次当初的戏码,接着放出你驾崩的消息,届时官军围城,只怕就是要挟庄妃娘娘腹中的孩子,以此号令文武百官。”

  玄离帝冷静下来:“既然他如此好算计,朕自然也不能就这么辜负他,不过依依,朕是一定要接回来的。”

  按照沉沉给的说法,就是安宁在找孕妇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女子生的像极了顾依依,经过一番验证之后发现此人确实就是顾依依,只是不知为何流落去了民间,手里握了这张牌,安宁心里这才会了歪心思,再加上沈萱又怀上了孩子,简直就是天赐的良机。

  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怕璇玑和天朝联手,但真正能让他握着手里的当作底气的,就是顾依依。

  “对了,你再去查查,那人到底是不是依依,若真的是她,一定要部署得当,绝不能让她受到半分危险!”玄离帝握紧拳头,神色阴冷:“安宁啊安宁,你这次倒是真的送了朕一份大礼。”

  安宁已经停了和安贵妃的通信,安贵妃在宫里也越来越无所依,玄离帝派人将沈萱的寝宫围的极严,她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甚至连见沈萱一面都见不到。

  她深吸了一口气,此次一定要成功!

  上次下毒不成,反倒让玄离帝心生忌惮,但这次不会了,这次沈萱一定会死,连带着她肚子里那个孽种一起死!

  安贵妃原本秀气的脸上如今却是充满了怨毒,她得不到的东西,沈萱也休想得到。

  沈萱这几日总是心神不宁的,老是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清影和照画便安慰她,说她可能只是因为怀孕导致的不安罢了,等生完孩子便会好了。

  沈萱点点头:“希望如此吧。”

  玄离帝最近很少来椒房殿了,就是过来也只是匆匆的坐了一下就走了,沈萱知道只怕是和安相的事要逼近了。

  肚子是真的一日比一日还大,沈萱低头总是看不太清脚下的东西,总要清影在旁提醒,夜里也常常惊醒,想起母妃满脸是血,枯瘦的手指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臂,不停的跟她说,让她逃。

  有时又被胀痛折磨醒,自从月份大了起来,沈萱的腿也开始浮肿,尤其是到了夜里,总是怎么睡都难受,就是清影派人给沈萱加了好几床褥子,她翻来翻去的都睡不舒服。

  于是太医只能给她熬草药泡澡,这才稍稍缓解了一点。

  只是沈萱每次做噩梦惊醒,都会想起那日窝在玄离帝怀里时,他带给自己的安全感。

  她苦笑着摸着肚子说道:“宝宝,你想不想你父皇啊,你是想的吧……也不知道你父皇在做什么……”

  想到这里,沈萱就无比的落寞,他还能忙什么?

  昨日听说去了伊澜殿,伊澜殿是淑妃住的地方,只怕是宠幸后妃还来不及吧,哪里有时间顾的上自己呢……

  所以说,有些人就经不起念叨,沈萱正无比哀怨着呢,玄离帝就来了。

  不知为什么,每次玄离帝来椒房殿都无人通报,沈萱好几次做坏事都被他抓个正形。

  几次之后,沈萱就怀疑是不是玄离帝故意不让他们通报,好抓住自己的小马脚的。

  其实她做的“坏事”也说不得是什么坏事,只是太医不让她做的她偏做,连清影几个都制不住她,整个皇宫也只有玄离帝能杀一杀她的威风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