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得与失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01 2020-07-09 22:01:04

  陆离本是夜行生物,但这日不知怎么回事,天还未暗便出去了。

  他先是去了一家酒馆喝了些小酒吃了些小菜,然后又慢悠悠的逛了会儿街,他敢如此明目张胆出来的原因就是苏卿送了他一副人皮面具。

  “这是我刚刚拿到的,青冶大师做的。”苏卿将手里的一个木盒递给陆离。

  陆离接过来一看,居然是一张人皮面具。

  他之前用过不少人皮面具,但最后都因为太厚或者材质不够好而放弃,而青冶大师本就是练器的名家,一生做过不少人皮面具,但流传于世的便只有两张,一张据说被毁了,还有一张神秘消失了。

  “你居然能搞到这玩意儿?”陆离有些惊讶,青冶大师是前朝之人,死了大概也有二三十年了,他这人皮面具能传到现在,至少有四五十年的历史了。

  但不得不说,名家之作就是与众不同,那人皮面具经历了这么久的历史都没有丝毫泛黄的痕迹,薄如蝉翼的面皮摸上去同真正的人皮无甚不同。

  “嗯。”苏卿不再理他,顾自开始茗茶。

  而陆离得了这人皮面具自然是喜不自胜,你说这天朝家大业大,就是没个人皮面具。

  其实这也有朝廷的一份功劳在,若是人皮面具真的有这么好得,那岂不是人人都要用人皮面具去假扮别人了?

  因此,就在青冶大师练出人皮面具之后,朝廷第一时间派人将制造人皮面具的原料和方法给毁了,也正因如此,现在的人皮面具做的格外粗糙,幸而安宁手里也没落的个人皮面具,不然只怕又是一番风波。

  不过陆离拿到这人皮面具,可久比那鱼入了水还自在,他消失在众人眼中的时候年纪本来就不大,如今过了这么些年他早就长开了,身姿样貌都不能同往日而曰,现在手里又拿着苏卿的人皮面具,心里这叫一个得意啊。

  因此他开始四处逛街,像是要把这几年缺失的都补回来。

  不过他心里也自有分寸,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一直逛到夜深,他才恋恋不舍的准备回府。

  这张人皮面具的好处就是,可以自由的变换人脸。

  一张脸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五官和脸型,而青冶大师就是深刻的认识到了这一点,因此他做的人皮面具除了薄,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带有厚物。

  这厚物便是脸上的填充之物了,可以塑鼻型,脸型,若是他再细细绘上新的眉毛,那两人便只是相似,而非相同了。

  这软垫是另外带的,可以粘在人脸之上,同时它是可以无限重塑的,天知道陆离为了弄这张脸花了多久,一个捏不好就要重新来,这软垫跟捏起来跟面粉团差不多,但又比面粉团要有弹性,弄的陆离是心力交瘁。

  一边感叹青冶大师果然非同凡响,一边用力的对自己的脸下狠手。

  正准备回府的时候,陆离突然瞥到街头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本是不当一回事的,但走了两步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那人不是已经……死了吗……

  心里一惊,当即打定主意准备远路返回,仔细看看到底是不是自己看花眼了。

  于是他往后拐了几步,扭头看的时候那人却已经消失在街角。

  他原是忧心会不会是圈套,但转念一想,这世上知道他还活着的,除了师傅就只有皇兄、苏卿和小福子了,就是之前跟沉沉联系都是用的假身份,想着应该也不能泄露出去这个秘密,因此也便大着胆子跟了上去。

  那拐口只有一条路,他很快就看到了方才那个人影,直到再次看到那个人影转了个身露出正脸,陆离这才松了口气,不是她就好。

  沈萱此刻已经睡着了,今日玄离帝留在了她的寝宫之中,不知为何如此深夜却仍未眠,只是一直看着她熟睡的样子,心里不知在想什么。

  “母妃!”沈萱翻了个身,然后突然惊坐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玄离帝也坐起来,看见她满头的大汗,心知她定然是做了什么噩梦:“怎么了?”

  迎上玄离帝担忧的目光,沈萱眼眶一红。

  夜里,人总是容易多愁善感。

  她猛的扎进玄离帝的怀里,闷声喊了他一句:“陛下……”

  玄离帝也是猝不及防,她平日里虽有些古灵精怪,活泼好动,但却从未主动同他如此亲近过。

  “怎么了?”玄离帝下意识的抚上她的背。

  沈萱此刻在玄离帝的怀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自从母妃去世以后,她虽受尽百般宠爱,但心里从未有过一刻平安,不知为何,眼前这个本该是世上最薄情的男人…偏偏给了她最深的安全感。

  沈萱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摇摇头:“臣妾无事,只是做了个噩梦罢了。”

  玄离帝知道她如今只是不想同自己说,也便不勉强她:“嗯,朕陪着你,早些睡吧。”

  因着沈萱体寒的缘故,玄离帝每次来椒房殿都是搂着她睡的,沈萱也逐渐习惯了玄离帝的怀抱,偶尔他不在她还会有些失眠。

  在他的怀里合上眼,沈萱的心仿佛又开始飘远,飘到了从前在璇玑的日子,那些和母妃在一起的日子,还有她养的猫儿。

  玄离帝觉得胸前有些凉,大约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不拆穿,只是想着等下还是得换一件衣服,顺便…给沈萱也洗漱洗漱。

  只是没想到这眼睛一闭就到了上朝的时候,起身后看见中衣上仍旧未干的湿渍,玄离帝无奈的摇摇头:“都说你是小哭包了,只希望日后孩子不要同你一样爱哭才好。”

  “陛下,热水已经备好了。”小福子凑上来轻声说道:“陛下可要现在洗漱?”

  “嗯。”玄离帝点点头,随便披了件衣服便出去了。

  等玄离帝一走,沈萱缓缓睁开眼睛,通红的眼里满是恨意,母妃的仇她要报,可璇玑她又要保…若她得不到玄离帝的支持,一切便只是一场空。

  

竹上弦

今天看到有粉丝评论,溯其根源就是沈萱母妃死的时间线对不上,哈哈哈哈哈哈这件事是有原因滴,请大家相信我专业挖坑二十年的能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