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乍是水行处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54 2020-07-08 21:30:23

  安贵妃强撑着笑:“是吗?妹妹可真是好福气,能得陛下如此垂怜,姐姐就不打扰你们了。”说完,安贵妃朝着玄离帝福了福身子,转身就准备走了。

  “姐姐慢走。”沈萱见着她一副恨不得剐了她的样子就想笑,但还是要忍住,若真是笑出声了,那可就不太好收场了。

  玄离帝自然知道沈萱的这点小心思,只是不戳破她。

  “陛下今日怎么来那么早?”

  玄离帝虽不是天天来椒房殿,但每次来都是卡着晚膳的点,或是用完晚膳后的那段时间,今日离晚膳还有大半个时辰呢。

  “早?”玄离帝挑眉:“朕今日无甚大事,便先过来了。”

  “嗯。”沈萱点头:“今日正好掌厨做了银鱼羹,陛下待会儿可以尝尝。”

  说到吃的的时候,沈萱脸上露出了微妙的表情:“陛下可是不知道,这银鱼羹的味道真真是一绝。”

  玄离帝见沈萱如此大力的赞扬这银鱼羹,也来了兴趣:“那待会儿朕试试。”

  “嗯嗯。”沈萱见喜欢的东西得到了肯定,心里一喜:“这银鱼的做法极其讲究,巴掌大小的银鱼去头去尾,只留中间躯干的部分,还要去骨将鱼肉削成薄片,多一寸少一寸都不可以,然后再放到碗里腌制,尤其是这羹汤,乃是用山里的清泉煲制,佐以配料,经过反复的熬炼才方可制成,等汤熬好了,再将鱼肉下下去烫熟。”

  沈萱说起吃的那可真叫一个滔滔不绝,玄离帝见她平日都没现在这么能说会道。

  “还有,在腌制的过程中必须保证鱼肉的鲜嫩,得用冰块镇着,等酱料和鱼肉的鲜气的混合在一起…啧啧啧。”沈萱光是想想就要流口水了:“那滋味,真叫一个绝。”

  玄离帝见沈萱那副馋嘴样,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那等下上菜的时候你多吃些。”玄离帝笑着摇了摇头。

  沈萱一想到等会儿有银鱼羹,登时就恨不得立刻到晚膳时间。

  看着沈萱一副望眼欲穿的样子,玄离帝无奈的唤来小福子:“传膳吧。”

  对哦,可以提前传膳的…

  沈萱顿时想起这个事,一拍脑门,果然是一孕傻三年。

  果然,等菜一上来,沈萱什么形象都不顾了。

  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吃到璇玑的菜了,此刻再吃,简直就像是回到了当初在璇玑的时候。

  “陛下,你找的是璇玑皇宫的御厨吧。”沈萱鼻子一酸。

  玄离帝有些不自在的撇开眼。

  还真让沈萱说中了,此刻来的就是璇玑宫里的御厨。

  他见沈萱之前一直没什么食欲,便想着给她弄些璇玑的菜她可能会开心些,正好这个时候璇玑又有意向故意向天朝示好,他便顺水推舟让璇玑送了两个御厨过来,专门负责沈萱的膳食。

  沈萱没注意到玄离帝的不自然,只是专心的吃着眼前的东西。

  这个味道,简直太熟悉了。

  “怎么还哭了?”玄离帝是真的不知拿沈萱如何是好,对她坏些她要记恨,对她好些她又要哭,一时间,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沈萱摇摇头:“臣妾,臣妾只是感动罢了。”

  明明知道这只是一场你情我愿的戏码,但沈萱还是忍不住动了心。

  “你啊……”玄离帝摇摇头:“日后这孩子,莫像你是个小哭包还好。”

  “陛下不喜欢臣妾如此吗?”沈萱红着眼眶看向玄离帝,面上虽还是之前的模样,但心里不停的在狂跳,万一他说出什么拒绝的话……

  玄离帝哑了一下,话还没说出口,小福子突然从外间大步跨进来,凑到玄离帝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

  玄离帝顿时脸色大变,但好歹做了那么多年皇帝,他很快就冷静下来:“朕还有些事,你先吃。”

  说完,还不等沈萱反应过来就起身离开了。

  沈萱见玄离帝如此匆忙,便知道前朝定然是出了什么大事,否则玄离帝不可能会如此。

  “皇兄,方才我顺着安宁的信去查,果然查出了他养兵的地方,没想到就在他修的陵墓之下。”陆离脸上露出愤恨的神色,这么多年来只能隐姓埋名的苦,此刻终于可以报了!

  整个皇城的人都知道安宁修墓的事,他曾扬言说死也要死在他最喜欢的地方,因此在数年前就已经开始动工修陵墓。

  玄离帝之前也曾派人去陵墓之中查看,都查不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毕竟那地方比较偏僻,不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因此他只是派人一直盯着那地方的动静,没想到他胆子居然大到在那里练兵!

  “他现在可有什么动静?”玄离帝早就料到他手里肯定养了什么兵,但也是没想到居然就在那陵墓之下。

  陆离沉着一张脸:“估计是要准备反了,他那里至少有一万精兵,民间还不知道有多少。”

  “户部是他的人。”玄离帝想起花名册上的名单,上面赫然写着户部大臣的名字。

  陆离犹豫道:“只是如今着实不知他的虚实……”

  本来那安宁也是没那么快反的,只是因为他怕璇玑真的和天朝成了固邦,他尚没有玄离帝对璇玑的实力了解的清楚,虽猜到璇玑因连年的征战国库怕是虚了不少,但看到沈萱浩浩荡荡送进天朝的嫁妆,和又准备同承水开战之后,心里不由多了几分考量,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再加上如今玄离帝明目张胆的对沈萱的宠爱,以及沈萱肚子里不知是男是女的孩子,都对他是一种无形的威胁。

  他不敢再放任玄离帝丰满自己的羽翼,有些事,必须要先下手为强!

  “那安宁只有两个儿子,那个残废估计是没什么用了,但那安书虽人品不怎么样,但学识也算不差,你且让沉沉去探探他的口风。”

  根据这段时间的密报,沉沉已经完全取得了安书的信任,她甚至可以自由的出入安书的书房,而且安书还一直暗示她想要将这个孩子打掉,但次次都被她以安宁接她进来时用的理由给拒绝了。

  她也知道,自己定然不能一直用这个理由,否则安书要是恼羞成怒了,也怕不好收场。

  

竹上弦

章节名瞎取的,太难了真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