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炫耀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08 2020-07-07 23:17:36

  “托陛下之福,臣妾的身体一直很康健。”沈萱说道:“肚子的孩子也是。”

  见沈萱半句话不离孩子,安贵妃心里的恨意又浓了几分。

  都是这个女人,都是她抢走了玄离帝的宠爱,都是她使得陛下和父亲矛盾激化,变成了如今这般的局面,都是这个贱女人在搞鬼!

  沈萱若是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当然要喊上一声冤枉,玄离帝和安相本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她的出现本是没改变什么的,只是以为安贵妃想要对这个孩子动手,这才给了玄离帝可乘之机。

  而沈萱一开始确实是想利用这个孩子帮助玄离帝扳倒安相,从而在玄离帝心里留下亏欠,戏要演的真才能打动人,所以她原来都已经做好失去这个孩子的准备了,但如今她却已经改变主意了,这个孩子,她一定要留!

  “那就好。”安贵妃心里虽然恨透了沈萱,但表面上还是不能有所表现:“对了妹妹,你这指甲是怎么回事?”

  安贵妃真真是一副好姐姐的样子:“怎么平了这么多?”

  沈萱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前几日吃了些核桃,姐姐你也知道的,有些东西就是不能借他人之手,否则吃起来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所以妹妹你是自己剥的?”安贵妃心里暗骂沈萱矫情。

  沈萱点头:“本想再吃些的,但最后被陛下拦住,还没收了所有的核桃。”

  说到这里沈萱就来气,这玄离帝也太过分了。

  安贵妃脸上的笑容瞬间龟裂:“陛下…陛下也是关心妹妹。”

  她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这几个字:“妹妹年纪还小,自然是要多关心着些。”

  沈萱却不以为然:“我哪里年纪尚小了?再过上几个月,我都要生孩子了。”

  沈萱承认自己就是在故意刺激安贵妃,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安贵妃一副明明想要杀了她,但生生还得忍着的表情就觉得好笑。

  安贵妃心里不断的告诫自己,不要同她生气,不要同她生气,她现在要是出了什么事最后责任定然在她身上,熬过这会儿就好了。

  “是啊,时间过的真快啊。”安贵妃撑起一个笑。

  “陛下驾到。”

  小福子刻意放大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注意,安贵妃听见玄离帝来了瞬间眼眶一红。

  为何她的丈夫和她的父亲要闹到这种地步?

  近日父亲给她的来信,不外乎这几点,意思就是希望她能找到玄离帝的金印和玉玺。

  安贵妃苦笑,她连玄离帝的身都近不得,如何能找到金印和玉玺?

  只是听父亲说,玉玺应是放在御书房的,但金印却是带在身上的。

  果然,安贵妃在玄离帝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他衣袍下挂着的香囊,玄离帝不像是个喜欢用熏香的,更不用说是香囊了。

  于是她大胆猜测,那香囊里藏着的,很有可能就是金印。

  她实在不想在两人之间做出选择,无论选择哪一方对她来说都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你怎么在这儿?”玄离帝见到安贵妃有些意外,还有些不悦:“朕不是说过,任何人不许来打扰庄妃吗?”

  安贵妃一愣:“臣妾…臣妾只是担心妹妹。”

  “有什么可担心的?你又不是太医,她若真要有什么事你还能给她看好不成?”

  而安贵妃被玄离帝的话一刺,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还是沈萱第一次见识玄离帝的毒舌,她只能在心里默默给他竖一个大拇指,厉害。

  玄离帝和祁南王是两兄弟,两人在有些方面有着惊人的相似。

  安贵妃自然是把这笔帐都算在了沈萱的头上,觉得是因为她的出现才会出这么多事,玄离帝才会对她恶言相向。

  不过沈萱是真的有点委屈。

  为何事情好端端的还要摊到她头上来?

  “愣着做甚?莫不是朕还欺负了你去?”玄离帝见到安贵妃眼睛红红的,像是随时都能哭出来一样,顿时便有些心烦。

  祁南王,也就是陆离,至今还未查清楚安宁背后的底细,让他很是心烦意乱,但好在他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也不急于这一时。

  只是国库中被安宁吃掉的部分越来越多,西北那边的军饷莫名被山贼抢走,运送的军队全军覆没,这让玄离帝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出了内鬼。

  好在陆离建立了天朝最大的关系网——茗书阁。

  这茗书阁可不像它名字一般听上去那么文艺,相反的,它是目前为止,天朝培养暗卫打探事情最锋利的一把刀。

  其中的残酷程度不亚于任何一个培养刺客杀手的地方。

  它要比之更甚!

  至于为什么取茗书阁这个名字,完全是因为陆离有一个人生最大的梦想,那就是有一日能够在大树下凉亭中,一边煮茶一边看书。

  于是为了昭告天下自己是个品格优雅志趣高尚的阁主,他便取了茗书阁这个名字,但众人好像都没有领会到他的意思,这让陆离觉得很郁闷。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如今就是这个天朝最大的关系网,都难以完全查出安宁所有的根基。

  因此每次看到安宁同安贵妃的书信的时候,陆离总是要骂上一句:老匹夫!

  玄离帝见着安贵妃还愣在原地不肯动,有些头疼的说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安贵妃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

  “你到底要说些什么?如此吞吞吐吐的,要是不会说就别说了。”玄离帝是真的有些怒了,不知道为什么,同样的事情发生到沈萱身上,他就只剩下了无奈。

  这点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安贵妃深吸了一口气:“臣妾只是有些想念妹妹了,因此来看看妹妹,既然陛下如此不欢迎臣妾,那臣妾就先回去看。”

  玄离帝本是想直接打发她的,反正看着也碍眼,但沈萱却叫住了安贵妃:“姐姐不如留下来一起用膳吧?陛下特地派人找来了会做璇玑菜的大厨,姐姐要不也一起尝尝?有好几道菜味道都同璇玑那里的差不多呢。”

  

竹上弦

害,还挺双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