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17 2020-07-07 22:12:15

  玄离帝派人将这名册又誊抄了一份,然后派人送去给了苏卿。

  苏卿收到玄离帝的密信以后,久久没有说话。

  这花名册上的名字,不少都是先帝的股肱之臣,这么多年来对玄离帝也算尽责,没想到……

  “皇…皇兄说了,不能一棒子打死这些人,让你先去查查他们的底。”

  “嗯。”苏卿轻点了一下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祁南王看苏卿皱着眉头就知道自己估计要倒霉,刚想偷偷溜走的时候就被他叫住了。

  “我手底下暂时没人……”苏卿抬眼看向祁南王,正巧看到了他正准备翻窗的场景:“你在作甚?”

  祁南王脚步一顿,认命的转过身讪讪的说道:“我…我见你这地方,风景甚好,随处看看,随处看看。”

  苏卿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外面是个池子。”

  祁南王探出头一看,好家伙,这哪是个池子啊,这分明就是个湖!

  他白日里没有来过他的府上,平日里偶尔来一次也是匆匆走掉,还真没注意到这府上还有那么大一片湖。

  幸亏也是没跳下去,不然这种天气说热不热说冷不冷的,怎么也得冻出点毛病来。

  “嗯…那啥,天色不早了哈,我先回去了。”祁南王摸摸头。

  “等等。”苏卿见他想溜:“我有一事要去你办。”

  祁南王一摸头,完了。

  “何事?本王最近可忙的很。”祁南王装腔作势的咳嗽了一声。

  “倒也简单。”苏卿将手里的密报一合:“你去给我查查他们的底。”

  祁南王心里一凉,果然是要支使他去做这些。

  “那啥,就不能让我做些其他事吗?”祁南王苦笑,这花名册上的人可不少,要是一个个查下来不知道要查到什么时候去,尤其是有些人,势力之错中复杂,连皇兄都要为此感到头疼。

  苏卿的眼神瞬间变的有些危险:“哦?”

  祁南王向来是个命比骨气重要的人:“我是说,能为皇兄分忧是我的荣幸,为苏大人你做事也是我的荣幸…哈哈。”

  苏卿满意的点点头:“嗯。”

  于是祁南王又被迫开启了“荣幸”的检察之旅。

  沈萱这几日迷上了吃核桃,每日不吃上一堆嘴巴都痒的慌。

  清影几个想给她剥她都不愿意,非说要自己剥着吃才有意思,几个剥下来又嫌手疼,好好的指甲都被祸害的差不多了。

  “娘娘,奴婢给你剥吧……”清影心疼的说道。

  沈萱却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我自己可以……”

  话还没说完,就被玄离帝给拿走了。

  沈萱一愣,抬起头呆呆的看着玄离帝:“陛下……你……”

  “朕怎么了?”玄离帝看了她一眼,然后十分自然的在她身边坐下,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沈萱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玄离帝将手里的核桃放到桌子上:“少吃些核桃,手都剥成什么样了。”

  “那我就是想吃嘛。”沈萱不满的撅起嘴。

  “那你让别人给你剥。”玄离帝看着沈萱的指甲都磨平了一大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可随意如此?”

  “哦。”沈萱是越来越觉得玄离帝啰嗦,脾气也越来越阴晴不定,什么事都要管,甚至连古人那套都拿出来了。

  见沈萱一副一只耳进一只耳出的样子,玄离帝莫名有些忧心,只希望日后这孩子不要同她一样才好。

  夜里,玄离帝见沈萱越盖越厚的被子皱起了眉。

  一是有些担心她的身体,而是他睡着实在也是热的慌。

  沈萱体寒,自不会有这种担忧,但他火气旺盛,睡在沈萱旁边就像一个火炉一般。

  所以每次玄离帝来沈萱宫里过夜,沈萱都睡的很开心,而玄离帝则是热的要将脚伸出被子外面才能凉快一点,但每次这么做他又觉得有损帝王威仪,因此干脆直接将沈萱抱到怀里,她体温低一些,能缓缓他的热。

  沈萱被玄离帝抱着也是乐的自在,她体寒,玄离帝体温高,两人正好中和一下倒也不错。

  第二天醒的时候玄离帝自然又是不在的,沈萱早就习惯了,同往常一样起来洗漱,然后用膳。

  只是不同的是,安贵妃来了。

  “妹妹,这段时日宫中事务繁忙,姐姐一直未得空,好不容易能脱开身一次,这就特地赶来找你了。”安贵妃脸上带着笑。

  沈萱不知为何,却本能的感觉到不对,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姐姐快坐吧。”沈萱只能先见招拆招,将他应付过去再说。

  “好。”安贵妃从容的坐下:“不知妹妹进来身体可好?如今你怀着龙嗣,可要格外的小心呢。”

  不知是不是沈萱太多敏感,她总觉得安贵妃话里有话,尤其是“小心”二字,咬的极重。

  “如今薛太医日日给我来把平安脉,其实也没什么大碍,只是腹中的孩子平日里有些闹腾罢了。”沈萱提到孩子的时候面上浮现出一种母亲的慈爱,那是安贵妃求而不得的东西。

  沈萱如今怀孕也有四个多月了,孩子甚至有时候都会踢她了。

  还记得第一次到感受他的存在的时候,沈萱激动的一晚上都没有睡好觉,那种孩子在肚子里动的感觉她至今都忘不了。

  “如今妹妹月份也大了,该好好保养身体了。”安贵妃像是意有所指,沈萱不明白她的意思,但她着实想不出其中能有什么玄妙。

  她实在不相信安贵妃会直接对她下手,她要是敢如此明目张胆……那只怕是安家真的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她想拖人跟她一起死罢了。

  虽如今宫中被封,但安家的事毕竟不是小事,要是真的要倒了,宫里怎么也得有些动静。

  那些宫人向来是最会踩低捧高的,单从他们对安贵妃的态度中有些事情就可以看出一斑。

  可如今,尚还如此风平浪静,估计也没出什么大事,或者说,玄离帝还在暗中布置,尚未有所明朗的行动罢了。

  沈萱是倾向后者的。

  

竹上弦

看到评论了…怎么说呢,结局待定,be还是he不好说,可能双结局也难说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