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又是风波起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24 2020-07-06 23:51:57

  第二日,沈萱有些无聊的拨弄着头发,安贵妃那边一直没什么动静,她一时倒还真没什么对策能让她主动对她下手。

  “娘娘,今日天光正好,奴婢不如陪你出去走走吧。”清影见沈萱好些日子没有出宫走动了,这肚子也一天天的大起来了,太医说若是不多动动,怕是日后难生产。

  沈萱点了点头:“好。”

  于是沈萱一连出去逛了两天,别说安贵妃了,就是其他妃子的影儿沈萱都没见着一个。

  如今沈萱已经全然没了当初的心思,她现在只想肚子里的孩子能好好的,其他她一概都不想管。

  只是她没想到,就算她自己歇了心思,但还是有人将她纳进了计划之中。

  “娘娘,今日的书信送到了。”弄玉将送信太监拿过来的信交到安贵妃手里:“您看一下。”

  “嗯。”安贵妃这段时日一直和安宁保持着最基本的往来,信上倒也没说什么具体的东西,多的还是家常里短,但偶尔几句话就足以让玄离帝抓住把柄。

  尤其是她之前冒险带出去的那封信,如今已是玄离帝手里安贵妃准备谋害皇嗣、霍乱朝纲的铁证。

  他之前一直在等安宁手里的花名册,如今好不容易拿到了,自然是要开始继续部署了,只是一切都还需要时间。

  安贵妃展开信一看,无非是几句安好勿念之类老生常谈的话,只是有一点有些奇怪。

  平日里安相给她写信是绝不会如此提到她一个表姐的,她向来讨厌那女人,觉得她矫揉造作又事多,她自小寄养在他们家,平日里就喜欢做些拈酸吃醋的事,寄人篱下却毫无一点自知,两人向来都是相看两生厌的。

  但如今安相却说她如今也格外的想她,还说她盼着她能早日见到她,好继续和她出去游湖,去庙里一起为天朝祈福。

  安贵妃自是一点不信的。

  为何安相会如此反常呢……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性,安家出了什么事!

  只怕两人往来的信件也被人监视着!

  安贵妃心里一凉。

  她不知道父亲背地里做的那些龌蹉事,甚至对安相和玄离帝的斗争都不如沈萱了解的清楚。

  她如今只是以为,玄离帝可能知道了她的谋算,正打算揪着此事为沈萱讨个公道,然后挫一挫父亲的锐气。

  其实她也不是没有听说过父亲和玄离帝不和,只是此事总不会拿到明面上来说,她也只当是玄离帝和父亲在朝中的意见相左罢了。

  只是她没想到,两人之间早已是水火不容之势。

  安贵妃紧紧抓着手里的信,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又看了一遍,再三确定了这事安相的亲笔之后,心里唯一那点希望都彻底被浇灭。

  她心里飞快的盘算如何才能最大限度的保全安家,保全自己。

  安相儿女不多,尤其是儿子,只有两个,一个身有残疾,一个声名狼籍。

  接下来的书信里安相说什么让她放宽心,如何如何,但信上所说的一桩桩一件件都是编纂出来的,安贵妃借着这些信件大致明白了一些事,如今父亲和陛下,两人之间必有一战。

  她不知该帮父亲还是玄离帝。

  听父亲信里的意思,他是打算拥兵自立,希望她能在后宫助他一臂之力,但她却有些担忧,父亲此举乃是谋逆……

  她不想对不起父亲,但也不想对不起玄离帝。

  她唯一能下手的对象就是沈萱。

  这一切都是因沈萱而起,这一切都要怪她!

  安贵妃眼里露出杀意。

  沈萱此刻正在椒房殿吃东西,不由得打了个喷嚏,她有些不自在的揉了揉鼻子,自从孕吐好了之后,她一天比一天能吃,什么甜的酸的辣的,统统来者不拒,她甚至怀疑自己的肚子这么大,有一大部分的功劳要来源于她这么能吃。

  而从她搬出朝阳宫之后,玄离帝过上好几天才会来看她一次,留宿也是甚少。

  沈萱心里大概明白他在忙些什么,但也假装不知道,她已经想通了,其实要稳住自己地位的方法有很多,她之前想了一个最傻的办法,而其他办法…比如说好好抚养这个孩子,他要是个男孩甚至还有希望能争一争帝位。

  再加上他是玄离帝登基这么多年以来的第一个孩子,亦是迎着众人的期望生下的孩子,地位也自然不言而喻,只是还未出生就要开始承受压力,也许这就是生在帝王家的悲哀。

  “娘娘,薛太医来给您请平安脉了。”清影撩起一边的珠帘说道。

  沈萱骤然被打断了思绪,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只是随口应了一声好。

  不知怎么回事,她近日的反应越来越迟钝了,听宫里的老人说这是正常现象,旧时就有一句俗话叫做一孕傻三年,沈萱如今怀了孕,有时候做些常人不能理解的事,或者有时要比别人慢上半拍的反应,都是可以理解的。

  薛太医有一门独家绝技,就是可以利用扎针的方式暂时改变人的脉象,这事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除了继承给他那败家的儿子时透露出去过一些消息。

  而那日,薛太医正是用银针扎住了沈萱周身的几道大穴,这才使得她的脉象比平时看上去稍显虚弱,成功瞒过了其他几位太医的眼睛。

  “薛太医,这边请。”清影走在薛太医前面:“我们家娘娘已经等您好久了。”

  薛太医给沈萱把了一脉,脉象平稳有力,倒是没什么大事。

  “娘娘如今身体康健,便是我们最大的福气。”照画笑了笑说道。

  而清影照例又给了薛太医一袋金叶子,薛太医接过的时候笑的眼睛都皱了起来:“多谢娘娘赏赐。”

  “这是你应得的。”沈萱看这薛太医那样子就觉得有些好笑,左右不过一袋金叶子罢了。

  她如今的月俸比当初在璇玑还高,以前一直说璇玑富璇玑富,她来了天朝才知道,这个富也只是相比较富,同天朝基本不能同日而语。

  当然,沈萱也只是心里想想,天朝和璇玑本就没什么大比头。

  

竹上弦

救命,我可能要被榨干了嘤嘤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