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风雨欲来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32 2020-07-06 22:15:35

  沈萱还在为孩子的事情感到烦恼,安贵妃却已经沉下了心。

  之前是她太急躁了,反而给玄离帝抓住了马脚,他虽没有说什么,但安贵妃心里却一直在打鼓。

  万一他要是用此事作为把柄……

  玄离帝做事从不讲道理,因为在天朝,他就是道理。

  若是换成别人,安贵妃还会要上一份证据,可玄离帝却不会管他证据不证据的,他向来都是独裁独断。

  于是沈萱一晃又在朝阳宫呆了小半个月,这三月一过,沈萱的肚子就跟吹气一样一天一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大了起来,她便越发舍不得这个孩子。

  沈萱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下去,若是再任由自己的心,她只怕不会愿意对这个孩子下手,所以……一切一定要快!

  “陛下,臣妾总在这朝阳宫呆着也不是个事儿,毕竟这是陛下的寝宫,臣妾……”

  沈萱终于按耐不住了,她要是再在这里呆着,只怕还没等到安贵妃出手呢,她生都要生了。

  闻言,玄离帝抬眼看向她:“可是在朝阳宫呆着不舒服?”

  沈萱摇摇头:“只是臣妾担心……”

  “有什么可担心的?”玄离帝是真的有些猜不透沈萱了,你说这沈萱要是真喜欢他,为何又要如此推脱?要是不喜欢……他见沈萱那样,也不像是不喜欢他的样子。

  也不是他多有自信,只是沈萱对他的种种态度实在不像是装出来的。

  “臣妾本就只是陛下众多妃子中的一个,能住进椒房殿已是陛下格外的恩典了,更遑论日日宿在朝阳宫了。”

  玄离帝盯着沈萱看了一会儿,看的她浑身都有些不自在。

  “罢了,既然你坚持如此,朕也不便强迫于你。”玄离帝抬了抬手:“你打算现在就回去了?”

  沈萱点点头。

  不知为什么,看到玄离帝丝毫没有要挽留她的意思,她居然会有一点点的失落。

  “朕让小福子送你回去。”玄离帝说完,也不再看她,而是继续低头批改奏折。

  “多谢陛下。”沈萱有一股不知从何而起的郁闷,明明这是她自己的选择不是吗?

  今晚玄离帝没有去椒房殿,而是留在了朝阳宫里。

  沈萱心里盼着他能来,但也盼着他不来。

  这段时间她受到了荣宠太多了,多到令人嫉妒,这对在宫里并没有什么势力的她来说绝非好事,她实在不能确定玄离帝对她的心思,就是玄离帝真的喜欢她,她也要多掂量掂量,因为她清楚,现在的她对玄离帝来说…并不那么重要。

  沈萱摸着怎么都暖不起来的被窝心里有些难过,但又不能如何的时候,玄离帝手里正拿着安宁党羽的一系列名单。

  “你确定都在这儿了?”玄离帝将手里的名单往桌上一丢,脸上是风雨欲来的冷酷。

  祁南王点点头:“这东西是沉沉从安宁儿子的房间里找到的。”

  玄离帝没什么心思去听别人的家长里短,因此也不打算多加追问,他只要一个结果足矣。

  而祁南王好像不打算就这么结束,安宁所有的痛脚他都要踩一踩:“他这个儿子倒是个好色的,表面上虽是一副正人君子,衣冠楚楚的样子,实际里面坏的透透的,你可知他行的龌龊之事?”

  祁南王如此一说,玄离帝来了印象。

  那也是多年前的一桩事了,那时安书刚刚考出科举,和苏卿是一届的考生。

  玄离帝因着他是安宁之子,所以不想对他委以重用,恰好这届的苏卿在这次科举中一举夺魁,占尽了风头,那安书本倒也不差,拿了个探花,但在苏卿的对比之下就显的黯然失色了。

  有些失意的他同朋友结伴去喝酒,谁想到他喝醉以后居然将朋友的妻子给睡了,至此以后他就沉迷这项事业难以自拔,直到后来被人发现暴打一顿,这事才露在了公众视野之中。

  虽然安宁一直努力的想要将此事压下来,甚至不惜威胁对方,若是再闹就要他们好看。

  但架不住有人故意从中推波助澜,再加上安宁平日里得罪的人也有不少,一时间此事反而闹得更加沸沸扬扬,怎么都止不住,毕竟群众的力量是强大的,尤其是众百姓,他怎么也不可能将茶余饭后讨论此事的百姓一个个都抓起来。

  安书着实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因为这种事出名,而这件事更让玄离帝有借口打发他做闲差。

  试问一个道德败坏,罔顾人伦纲常的人如何能担起重任呢?

  此后他便一直闲赋在家,没想到这个奇怪的癖好居然现在都没有改,甚至还变本加厉,连孕妇都不放过。

  玄离帝斜睨了祁南王一眼:“你们将那沉沉送进去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吧。”

  不然按照安宁的性子怎么可能会让安书这么轻易的碰到那些孕妇,这期间必然有些曲折。

  祁南王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只是我快将安宁府上所有的密室都翻烂了还找不到,那安书碰到了沉沉一次就对她挪不开眼睛了,她这才主动请缨去勾引安书的。”

  玄离帝轻笑:“无论如何,你们都应该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这沉沉应该也是一环吧。”

  等到时机成熟,沉沉的“父亲”就会找上门来,说自己的女儿被安府强抢了去,要安府交人。

  他们给沉沉伪造身世的时候弄的是一个普通的商户之女,这商户是苏卿自己手底下的人,所以信的过,又串通了一众街坊邻居的口径,给她弄了个成亲不过数月,夫君南下经商的船遇到大风浪,结果所有船上的人无一幸免,她在夫家也不受宠,那商户干脆给她要了一封休书将她接回了家里。

  不过遇难之事确有其事,其中有一人正是沉沉所嫁去的“夫君”。

  因此安宁在一番调查确定无误的情况下将她接进了安府之中,沉沉也能靠着这个身份顺利接近安书。

  祁南王虽也觉得有些对不起沉沉,她一个良家妇女却……但这是她自己的选择,也怨不了别人,他们更没有强迫过她做些什么。

  

竹上弦

今天也格外的疲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