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人间极乐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20 2020-07-05 23:51:24

  许是因为第二日不用早朝,玄离帝没了平日里的心思,昨夜又将奏折都一次性改完了,更是没了什么牵挂,因此沈萱醒的时候他还没睡醒。

  这还是沈萱第一次在早晨见到玄离帝。

  也不是说早晨见到的玄离帝就和平日里见到的不同,只是他还未来得及梳理的样子被沈萱瞧见了,颇具几分新鲜。

  沈萱见着玄离帝下巴冒起的小胡渣,这才发现两人靠的有多近。

  他的下巴几乎就要抵着她的额头的边缘了,而他的呼吸也直接喷洒在了她的脸上,大清早的,平白生出几分暧昧。

  沈萱动了动,想要起身,结果直接被玄离帝按回了怀里。

  沈萱:……

  其实我有正当理由怀疑你是在装睡。

  但是这一按,沈萱才注意到自己原来是被玄离帝搂在怀里睡的,而他的胳膊就枕在她的脑袋下面。

  沈萱心里一动。

  由于整个人是被玄离帝按在怀里的,所以她不可避免的看到了玄离帝微微敞开的衣襟……以及光滑紧实的胸膛。

  沈萱咽了咽口水,拼命忍住想要摸一下的冲动,也许这就是男色惑人吧,长的好看的人就是连露出的一块胸膛都令人暇思。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适应起玄离帝的亲近的,明明她一开始还是很抵触的,也许是因为他在房事上的粗暴,她着实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宫妃都那么想要同玄离帝亲近,如此酷刑是受不够吗?

  话本上说什么这是人间极乐之事,在她眼里,这分明就是极苦之事。

  沈萱心里轻叹了口气。

  也许众人皆有不同的想法吧,不过玄离帝要是温柔起来,确实没几个女人能抵挡的住。

  这些都是发自沈萱内心的肺腑之言。

  玄离帝睡醒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乖乖窝在自己怀里睡觉的沈萱,不知为何他下意识的摸了摸沈萱的头,沈萱确实有一头乌黑浓密且柔顺的头发。

  沈萱本就只是浅眠,玄离帝这点动静很快就将她给吵醒了。

  “醒了?”玄离帝的声音还略微有些沙哑,但落在沈萱的耳里却是平地一声雷。

  平日里她只觉得玄离帝声音不错,她很喜欢听,但是乍一听到玄离帝用如此低沉的声音同她讲话,这心里瞬间就跟猫抓似的,恨不得多听几遍。

  “嗯。”沈萱头一回如此热情的对玄离帝:“陛下,你不如……不如同我讲讲沙场上的事吧……”

  苍天见怜,其实沈萱只是想听听玄离帝讲话而已,但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话题,才突发奇想说了这么一句。

  玄离帝沉默了一会儿,当沈萱开始懊悔自己为何开了这么无趣的一个头时,玄离帝才幽幽的开口。

  “到也没什么好讲的,朕从军的日子不长,天朝对外的征战也不多,偶尔有个小打小闹的也无需朕出手解决。”

  玄离帝将当初在沙场之上的事轻描淡写一笔带过,仿佛那真的是一段不重要的往事。

  沈萱本意就只是想听他讲讲话,到也不在意过程是什么,而且她也不是真的想知道沙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随口找的话题罢了。

  但没想到沈萱随口提的这么一嘴,反而让玄离帝整整一天都不怎么说话,整个人相较于往日稍显阴沉。

  沈萱不知道他到底发生过什么,但大致也清楚自己怕是戳中了他的痛点。

  所以怎么说沈萱好奇心重呢?

  她一知道玄离帝可能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好奇心就立刻驱使她去探索这个秘密,但从玄离帝那里下手显然是不现实的……小福子?

  沈萱摇了摇头。

  他只听命于玄离帝,怎么可能会告诉她玄离帝的往事?

  而且她在这宫里也不认识什么人,想要打听这些事更是难上加难。

  不过她向来是个知难而退的人,所以她很快就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虽说这个想法是没了,但这件事却一直成了她心里的一个疙瘩,到底他在军中发生了什么事,能让他至今……都忘不了?

  其实倒也不是说沈萱有多敏感,只是因为怀了孕,就是喜欢多想而已。

  玄离帝没想到自己的沉默会给沈萱带来这么多心事,他那日的沉默,源于一个心结,一个至今都解不开的心结。

  沈萱倒是还不知道自己的宫里有花粉一事,只是从那日小福子和玄离帝的态度中依稀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只怕是有人要对她下手,结果被玄离帝发现了。

  那日里来过她寝宫的只有安贵妃,那她宫里这事估计也是安贵妃做的。

  只是为何玄离帝要将此事按下不表呢?

  沈萱一开始有些想不通,若是玄离帝就着这件事查下去,定然能揪出一些蛛丝马迹,直到后来她突然明白,玄离帝这是故意压着呢,只等着有一天能彻底扳倒安相国。

  她在璇玑的时候就听父皇提起过,夫子上课的时候也拿过他们做比喻,虽同事实有些出入,但还是不难听出玄离帝对安相国的忌惮和……痛恨。

  沈萱也清楚,自己这次怀孕安贵妃定然会对自己下手,到时候她只要顺其自然流掉这个孩子,给安贵妃背上一个谋害皇嗣的罪名,玄离帝定然会顺杆儿上将手里掌握着的证据都拿出来,再怎么样也要削去安相国的左膀右臂。

  后来玄离帝再怎么样也会因为这个流掉的孩子对她心生几分怜惜,只要她能拿捏的得当,保住璇玑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如今时间久了,月份大了,她已经开始舍不得这个孩子了。

  沈萱摸着自己鼓起的小腹,听太医说孩子六个月的时候就可以听见外界的声音了,如今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她……

  她想留下这个孩子。

  就在她刚得知自己怀孕的消息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将这孩子当作工具,用来同玄离帝做一场看不见且风险极大的交易,但现在她后悔了。

  有时候夜里,她甚至都能感受到他的心跳,他是如此鲜活的活在她的身体里,他是她的一部分。

  

竹上弦

玄离帝:媳妇儿是个声控加手控怎么办?   沈萱:其实我还是腹肌控、腿控,最重要的是我是个颜控。   玄离帝:幸好我都有嘤嘤嘤   作者:出现了!嘤嘤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