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替身?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03 2020-07-05 22:01:09

  “陛下?”

  沈萱见玄离帝一直盯着她的肚子看,恍然像是有些出神。

  “嗯?”玄离帝从自己的纷杂的思绪中抽身:“可是困了?”

  “有一些了。”沈萱闻着那已经有些熟悉的龙涎香,逐渐有了困意。

  “早些睡吧。”玄离帝为她捻好被角:“朕还有些奏折没有批完,趁着如今回了朝阳宫,先去将它们批完,省的明日又是一堆烦心事。”

  沈萱顺从的点点头:“陛下也注意身体。”

  等玄离帝走后,沈萱就打了个哈欠,困意不住的往上涌,眼皮也重的快要抬不起来了。

  于是沈萱最后在龙床上睡的正香,而玄离帝则看着手里的奏折皱起了眉。

  看着同自己密报里收到的金额相差近半的数目,玄离帝也是烦躁异常。

  这帮老家伙是越来越会来事了。

  原先他还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水至清则无鱼,他也不可能真的天真的以为自己手底下都是些两袖清风的功臣良将,因此他对他们小偷小摸的行为便假装视而不见,但这却成了他们越发猖狂的借口,所以玄离帝也会时不时的提点提点,或者就是演一出杀鸡儆猴的戏码给他们看。

  只是如今却是越来越过分了,也不知是受了谁的提点…或是许诺。

  玄离帝眸光一冷,大掌一下子握紧奏折,这安宁,早晚有一天他要将他挫骨扬灰!

  沈萱一觉睡醒玄离帝还在批改奏折,见到不远处灯还亮着,沈萱起身走到玄离帝边上,打了哈欠:“陛下,你怎么还没睡?”

  玄离帝抬眼看向沈萱,见她只穿着一件薄薄的中衣就出来了,放下手里的奏折,招手让她走到自己旁边,顺势将她拥到怀里。

  “不冷吗?”玄离帝碰上沈萱有些冰凉的皮肤,不悦的说道:“你如今也是有身子的人了,怎么还如此不注意?”

  沈萱微微一顿,她本也觉得没什么,只是玄离帝一说,她好像真的觉得有些冷了。

  忍不住在他怀里缩了缩:“臣妾只是一觉睡醒,见陛下还没就寝,见天色如此之暗,特地来看看陛下事情都处理的如何了,能否早些就寝,明日还要上早朝呢。”

  闻言,玄离帝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本来这个时候再过两个时辰他就要上朝了,只是今日正好停朝。

  因为天朝始终国泰民安,没出过什么大乱子,虽说这安宁平日里喜欢搞些手脚,但在玄离帝的治理下,天朝的根基还是没有被他动摇,因此他将原本一月两次的休沐改成了六日停一次。

  有些臣子虽不愿意,但却被玄离帝驳回了建议,其实本也是差不多的,只是将一月两次的休沐加到了四次罢了。

  “明日不必上朝。”玄离帝说道:“你还是再睡会儿吧,日日早晨都要睡到三杆之上,夜里倒是净喜欢折腾。”

  沈萱有些不乐意,她刚刚一觉睡醒正是心思活络的时候,哪有什么心思再去睡觉。

  “臣妾不困,臣妾就在这里陪陛下批改奏折吧。”

  说完,沈萱一溜烟儿跑回寝殿,拿出清影给自己从椒房殿拿过来的话本,随手拿了件外套给自己裹上,然后又坐回玄离帝旁边:“臣妾就在这儿看书,陛下你就做你的事吧。”

  沈萱晃了晃手里的话本,示意玄离帝自己也是有事情做的。

  这些话本本就是她在璇玑的时候搜罗来的,后来一起带来了天朝,全当消遣用,她这次住进朝阳宫,听着玄离帝的意思应该就是要她多住一段时间,所以清影干脆将她那些还未看完的话本也一并拿了过来。

  沈萱平日里没有多大爱好,就是喜欢吃吃喝喝,然后看看话本,体会体会别人缠绵悱恻的爱情是什么样的。

  玄离帝见着她手里的话本,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随她坐在他旁边。

  只是这沈萱着实太不靠谱,玄离帝这里奏折还没批完,她就已经开始有了困意。

  “你啊……”玄离帝批完奏折以后看向沈萱,然后无奈的摇摇头。

  因为此刻的沈萱歪着脑袋,斜靠在榻上睡着了,手里的话本还翻到一半。

  他小心的拿出沈萱手里的话本,然后细心的给她折好边角,沈萱还无意识的咂了咂嘴巴,好像梦里也在吃东西一样。

  想到这里,玄离帝猛的记起她近日的孕吐好像好了不少,身子也比之前多了些肉。

  沈萱手里没了把握的东西,一时有些空落落的,再加上斜靠着睡姿势着实有些不舒服,沈萱动了动身子想要找个舒服一点的位置睡,结果这一动就移到了塌的边缘,眼看着她就要摔倒了,玄离帝上前一把将她抱住。

  饶是这般她都没醒,反而还有几分得意的在玄离帝的怀里蹭了蹭。

  看着她嘴角有些抑制不住的上扬,玄离帝顿时有几分哭笑不得。

  原来是在装睡啊。

  沈萱还不知道被玄离帝发现了破绽,还正努力憋着笑不让自己破功呢。

  她本来是有些困的,但还没有到倒头就睡的地步,只是闭上眼想酝酿一下睡意,没想到她刚闭上眼睛没一会儿玄离帝就批完奏折了,还替她拿走了手里的话本。

  她觉着自己这时候是睁眼也不对,闭眼也不对,索性就干脆装睡,大不了等下再“不小心”醒过来就好了。

  只是她没想到,玄离帝居然有如此好的脾性,直接将她抱回了床上,还替她解好衣裳盖好被子才去宽衣,她心里暗想,自己这到底算不算蹬鼻子上脸?

  而玄离帝自己也没有发现,这本该只是一场戏的温情,不知为何多了几分视若珍宝的小心翼翼。

  但她没仔细想下去,如潮水一般涌来的困意就将她压了下去,等玄离帝再次上床的时候,沈萱已经睡着了。

  玄离帝看着她娇俏的小脸,眸子越发幽深,像是在通过她看另外一个人。

  像,实在是太像了,像到她们就像是双生姐妹一般。

  只是她绝不可能是她……

  

竹上弦

请问答是不是恶俗的替身梗?   是or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