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孕期二三事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36 2020-07-04 23:52:54

  玄离帝沉吟了片刻:“沈萱确实又些与众不同,但她不会成为朕实现目标的阻碍,若是真的有一天……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

  祁南王心里松了一口气。

  他本就是带着试探的问他到底是如何看待沈萱的,他的皇兄只能是驰骋沙场的英雄,是一统天下的君王,绝不能为了儿女情长而放弃自己的雄心霸业。

  若是真的有了那么一天,如果玄离帝下不了手,那就让他来。

  祁南王眼里快速的掠过一丝杀意。

  沈萱自是不知道御书房这一茬,她正浑身酸痛的睡不着躺不好呢。

  清影担忧的看着沈萱:“公主,要么奴婢给你按摩按摩,疏通疏通筋骨吧?”

  沈萱摇摇头:“不必了,我就是难受。”

  “……”

  你这那是难受啊,你这就是矫情。

  “娘娘,安贵妃又来了。”照画一进门又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这安贵妃到底三天两头来干嘛。

  沈萱方才还精神头十足的喊难受,此刻干脆往床上一趟开始装睡。

  照画见沈萱这样子就知道她要做些什么,无奈的合上门退出去同安贵妃讲:“贵妃娘娘,我们家娘娘已经睡了,此刻…怕是不便见人。”

  “睡了?”安贵妃将信将疑的说道:“如今这个时辰便睡了?”

  这个时辰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刚刚用完午膳罢了。

  照画有些尴尬的说道:“自我们家娘娘怀孕以来,脾气就越发古怪,若是不让她睡饱了,只怕到时候还有的要生气,所以陛下一般都是不让奴婢叫娘娘起来的,说是多生气对龙胎不好。”

  安贵妃面上还要保持着优雅贤惠的笑,实际上宽大的衣袍下手紧紧握成拳头,尖锐的指甲深深的陷入肉里,等她回宫以后不自觉松开手的时候,才发现手里渗出的血迹,紧接着又是气的摔东西,然后大骂沈萱贱人之类的。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现在的安贵妃可是带着目的过来的。

  她已经打定主意不能让沈萱肚子里的孩子出生,但又不能做的明显,否则按照陛下对这个孩子的看重程度,只怕自己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所以她只能用老手段。

  她早就让弄玉准备了一种花粉,然后让她日日用这种花粉熏衣服,这花粉是无味的,但是依旧能被人体吸收,甚至还有助于强身健体,可坏就坏在它对孕妇有着致命的作用。

  这花粉轻薄飘若无依,是最适合放出去杀人的利器,而且因为这种花粉导致流产的孕妇一般都是看不出来原因的,也就是说,只要她一回去就将这件染过花粉的衣服丢掉,就算到时候玄离帝真的查出来,是因为这花粉才导致沈萱流的产,也没有证据说是她做的。

  因此只要沈萱身边的东西染上了花粉,那她便大功告成了。

  安贵妃阴险的想道。

  而且这花粉见效慢,至少得熏上个十天半月的才能见效,不过对安贵妃来说,只要这东西撒下去了,接下来只是时间问题,况且,她晚些时间死还对自己有好处。

  本来她也是没有这么心急的,只是因为安相国那边迟迟不给回信,眼看着沈萱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她那里能不着急?

  而且到时候沈萱流产了,那也同她没有多大关系,她连沈萱的面都没有见到,怎么能说是害沈萱的凶手呢?

  可惜啊她最后还是棋差一招。

  她前脚刚走,后脚玄离帝就来了,而玄离帝身边的小福子则对花粉过敏,一碰到花粉就会不停的打喷嚏,浑身都会发起红疹。

  虽说这花粉闻不到味道,但小福子还是会对其过敏。

  一看到小福子的样子玄离帝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饭也不吃了,直接将沈萱带回了朝阳殿,先是让她沐浴净身,换上朝阳殿里的衣服,随后才让沈萱身边伺候的人一并净身以后过来。

  沈萱被玄离帝的举动弄的云里雾里的,一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玄离帝见小福子没有任何异样了才放心下来。

  他从前学医的时候就听说过曼陀罗花粉,无色无味,可致孕妇流产。

  联系到安贵妃来的时间,他便猜到应该是曼陀罗花粉了。

  “陛下,怎么了?”沈萱问道。

  玄离帝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沈萱很想说哪里都不舒服,可是见玄离帝如此认真的眼神还是摇了摇头:“只是身上有些酸痛罢了。”

  这话就是在暗示玄离帝给她按摩了,想起那日他给她揉肚子的样子,她就忍不住想要得寸进尺。

  玄离帝没领悟到沈萱话里的意思,还因为她是真的不舒服,连忙让小福子唤来了太医。

  等太医来了,玄离帝沉默了片刻,还是让小福子也下去了。

  小福子还万分感恩戴德,想着玄离帝终于看到他的辛勤付出,放他回去养病了,实际上玄离帝只是怕小福子传染给沈萱……

  “娘娘身体倒是没什么大碍,平日里肌肉有些酸胀都是正常的,每日大概泡上一刻到两刻钟到热水,多散散心就好了。”

  自从沈萱坐过那龙撵之后,太医给她把脉都是提着一颗心把的,你说这要是出了什么错,看玄离帝对她那态度,只怕自己被株连九族还是从轻发落了。

  玄离帝自己也略通一些医术,只是平日里也不会用到,更达不到太医的水平,但太医说的大致症状他还是了解的。

  比如说之前沈萱半夜肚子疼,太医虽然说的委婉,但还是不难听出她是吃的太饱导致的胀气。

  而这次也是因为沈萱平日里不怎么走动,日日卧床导致的腰腿酸痛。

  说到底还是一个懒字。

  不过如今沈萱的身体,倒也不能说是因为她懒,见她连饭都吃不下,本就巴掌大小的脸如今更是尖的吓人,玄离帝心里无奈的叹气,女人怀个孕竟要如此辛苦的吗?

  “朕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玄离帝目光瞟到沈萱微微凸起的小腹,如今……也快三个月了吧。

  他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一个生命竟能如此的奇妙。

  

竹上弦

害,你就等着追妻火葬场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