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欲擒故纵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44 2020-07-03 22:48:47

  小福子早就派人过来将窗户全部闭住,为要确保沈萱不会再受凉。

  “你如今那咳症倒是好了些许。”玄离帝见沈萱咳的已经不如暗卫说的那么频繁了,意有所指的说道。

  沈萱愣了愣,还真没想到玄离帝连这个都会关心到:“多谢陛下关心,臣妾今日喝了不少热茶,说来到也奇怪,薛太医不知在茶中加了什么,臣妾喝起来觉得通体都舒畅了些许。”

  “哦?是吗?”玄离帝挑眉:“如此神奇,朕倒是也想试试了。”

  沈萱说道:“只是臣妾今日来的匆忙,明日派人给陛下送去吧。”

  她虽然是被玄离帝抱出椒房殿的,但这禁足应该也算是解了吧……

  不过这话落在玄离帝的耳里就不止是在试探他到底这禁足是解还是没解了。

  心里顿时觉得奇怪,一般女人不应该是乘此机会让他再去自己的寝宫吗?怎么她就偏偏要搞出这些花头来?

  难道是……欲擒故纵?

  不得不说玄离帝的想象力很丰富,沈萱要是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定然要为之感慨。

  “好。”玄离帝已经走到了寝殿之中:“今日你就先睡在朝阳宫,等什么时候椒房殿把东西都处理好了,你什么时候再去椒房殿。”

  “是。”沈萱应了一声。

  不知为何,沈萱觉得这朝阳宫的床都比椒房殿的来的舒服些。

  许是因为这是玄离帝平日里在睡的床?

  沈萱为自己产生这种恶臭的想法而感到不屑,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种就知道想东想西的女人了?

  遂当沈萱闻着朝阳宫里燃着的那一股似有似无的龙涎香时,心里不断的唾弃自己,怎么变的如此花痴了?

  没错,现在的沈萱已经完全忘记她当初在璇玑是个什么样子了。

  她还记得,玄离帝身上也有这种龙涎香,看来是从这里沾染过去的。

  明明都是同一种龙涎香,不知为何玄离帝身上的龙涎香就是要好闻一些,想这些的时候沈萱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带任何的感情主义色彩。

  沈萱在朝阳宫倒是不知外面已经传的有多热烈了,但在门外守着的小福子已经听到了一些风声。

  尤其是当贵妃娘娘知道这事的时候,恨不得直接把沈萱给撕了。

  安贵妃在寝宫里来回不断的踱步,心里想着到底要如何才能除掉沈萱。

  她已经等不及了!

  沈萱必须要死!

  先是用凤撵去接她住在椒房殿,现在又是被皇上亲自抱上了龙撵住去了朝阳宫,连尚衣局的掌事都被皇上贬去了浣衣局。

  她原先还打着沈萱肚子里孩子的主意,如今见她越发受宠,万一到时候皇上对她保护的太好,她下不了手怎么办!

  她本已打定主意,不论沈萱生下的是男是女,最后都要换成男丁,父亲已经派人去民间找月份相近的孕妇了,到时候只要有一个人能跟沈萱的时间对上,生的还是男丁,她就可以偷天换日了。

  只是如今的情况让她不得不担忧,自己的想法到底能不能实现。

  且不说沈萱到底什么时候能生,关看她如今的受宠程度,安贵妃就要多几分考量。

  要是事情败露了,怕是自己也不好收场。

  “弄玉,你将这封信掺在本宫之前准备的家书之中,到时候给本宫的父亲送过去。”安贵妃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提笔写了一封信,等墨迹干了之后折好交给了弄玉:“切记,不可让人发现!”

  “是,娘娘。”弄玉知道这信里大概写的是什么,遂接过信,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一般安贵妃的家书都是写完以后,交由弄玉一并让太监带出宫的。

  只是如今这情况要是请安相国进宫着实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所以她只能冒险夹在家书里让人带出去。

  幸好她素来有写家书的习惯,再加上那送信的太监本就是他们安家的人,受过不少安家的恩惠,因此她倒也算放心。

  只是她不知道啊,这小太监受玄离帝的恩惠更多。

  第二日一早,玄离帝就下令,为了让沈萱安心养胎,外宫一切闲杂人等都不得随意出入皇宫,除非得到皇帝的特赦。

  此举无异于是切断了安贵妃和安家的联系。

  因为玄离帝对尚衣局掌事的重罚,导致宫里现在就是瞧见轻衣都要恭恭敬敬的喊上一声:“姑姑”,更遑论有人敢怠慢沈萱的用度了。

  所以天都还没亮,椒房殿的事宜便全部安排妥当了。

  沈萱自然也没有继续赖下去的道理,睡醒以后用了膳便坐上凤撵回去了。

  而玄离帝拿着小太监送来的家信,觉得万分有趣。

  果然和他猜想的差不多,只是如今她狗急跳墙了,也不等沈萱生下这个孩子,就要直接对沈萱下手了。

  “重写一份。”玄离帝将信扔到桌子上,小福子朝着玄离帝福了福身子,然后拿起信看了看,心里大致有了数。

  “奴婢知道了。”

  小福子表面上虽只是玄离帝的太监总管,皇帝身边的红人,但实际上武功也不弱,还能模仿一手绝佳的字迹,就是行家都不一定看的出来,足以以假乱真。

  这些年,玄离帝没少让他假造消息,替自己暗中收集了不少安相国的秘密和把柄。

  如今他手里的证据逐渐成熟,只要再拿到安相国党羽的名单,再借个由头,就可以彻底将他连根拔起。

  可这个由头去哪里找呢?

  沈萱这孕怀的就无比及时。

  只是他现在还没有彻底掌握到安相国的秘密,所以沈萱还不能出事,他只能先伪造一份假的“家书”给安相国送过去,稳住他。

  一切,都只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沈萱回了椒房殿,随手将清影之前拿给薛太医装香药的香囊拿起把玩,眼神深不见底:“你说,陛下这次会如何走这步棋呢?”

  清影在一旁侍立:“奴婢不知。”

  沈萱讽刺一笑:“我将这么大一个枕头都递给他了,他如何不接过呢?”

  突然,清影耳朵动了动:“来了。”

  沈萱起身,躺回床上,心里只剩感叹。

  她来天朝,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保得璇玑无忧。

  

竹上弦

作者:害,说你是霸道总裁你还不信   尼古拉斯·玄离:朕是皇帝!   沈萱:男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