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67 2020-07-03 20:37:08

  晚上玄离帝还是留了下来,陪着沈萱一起。

  说沈萱矫情那是一点没说错,玄离帝不在的时候她就用汤婆子,但玄离帝一来,什么汤婆子,她根本就没用过这种东西好不好。

  “朕不在,你每日夜里就是这样的?”玄离帝见沈萱就盖着之前的寝被,其他什么都不准备,微微有些薄怒。

  刚来的时候他还真没注意沈萱盖的被子如此单薄,直到夜里准备入睡了才发现。

  沈萱一愣,她有些不明白玄离帝这突如其来的怒气。

  见沈萱一副懵懂的样子,玄离帝叹了口气:“罢了。”

  “来人,日后若是再让你们家娘娘夜里盖这么薄的被子,你们也就不必伺候了。”玄离帝声音不怒自威,听的那些宫人一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若是可以拿到厚些的被子,他们也不会让沈萱盖薄被了。

  玄离帝不知其中的关窍,还以为是宫人的疏忽,又气沈萱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只有照画大着胆子迎上去:“陛下,真的不是我们不给娘娘盖,而是尚衣局那里不发新被。”

  “那你们宫里原先的寝被呢?”

  “回陛下,我听椒房殿之前掌事的姐姐说,有一回下了大雨,宫里不少地势低的地方都被淹了,椒房殿的被子也受了潮,发霉了,尚衣局以宫中无主的名头迟迟未将寝被发下来……”

  玄离帝怒极反笑:“好个尚衣局,之前的事朕还未同你计较,如今却是越发猖狂了。”

  说完,便招来小福子,要撤了尚衣局的管事。

  其实玄离帝心里清楚的很,谁是谁的人,他只是要借个由头除掉他们罢了。

  而正好,沈萱给了他这个方便。

  这番举动,落在别人眼里就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了。

  一时间,众人都有些搞不清楚玄离帝的心思了。

  你说他喜欢沈萱吧,那他当初将沈萱打入冷宫,后来又将她禁足的时候,可是半分的心软都没有,但你要说他对沈萱没兴趣吧,不仅将她接去了椒房殿,还日日陪在她的身边,现在还为了她撤了尚衣局的掌事。

  其实只有他自己才是最清楚的,他做这些的目的,就是小福子都摸不清他对沈萱的态度。

  想想他当初日日夜里给沈萱送糕点,还瞒着不让她知道,这哪是一个帝王能做出的事?

  可怜那尚衣局的掌事,此刻正在美梦中酣睡,突然被一群侍卫扛起来扔进了浣衣局。

  那浣衣局和尚衣局虽只差了一个字,但其间的差距那可真谓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敢问大人,在下到底犯了什么错?”那掌事心里虽已有些眉目,但还是有些不死心的问道。

  “你触怒了陛下,便是最大的错。”侍卫也不再同他多说,将他关了进去,锁上门就直接走了。

  “今日,你便随朕住在朝阳殿吧。”玄离帝见沈萱如此虚弱,轻叹了口气:“可还走的动?”

  沈萱晚上也没吃什么东西,一闻到味道就开始吐,连带着玄离帝都没吃上几口饭。

  沈萱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

  玄离帝见她的样子,无奈一笑:“罢了,你这娇气的人。”

  话音刚落,就将沈萱连人带被子一起抱了起来。

  “陛下…这…这使不得!”沈萱感觉身子突然腾空,才发现自己居然被玄离帝凭空抱了起来,顿时大惊失色。

  “有何使不得的?”玄离帝也不等她反应过来,抱着她大步跨出了宫门。

  沈萱惊的连话都说不出口。

  小福子早就在外间准备好了龙撵,玄离帝一出门就直接抱着沈萱上了龙撵。

  这宫里的人一个个都精的跟什么似的,一听说沈萱被玄离帝抱着坐上了龙撵,立刻风向就变了。

  有大胆的人猜测,玄离帝就是碍于贵妃的面子,所以当时才将沈萱关了禁闭,如今啊,怕是已经心疼了。

  这世上能坐上龙撵的女人能有几个?

  沈萱怎么也算是独一份的。

  于是沈萱坐在龙撵上的时候就在想,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坐又要在宫里闹出如何风雨了。

  要是她又被人冤枉,玄离帝还是会像之前一样直接定她的罪吗?

  沈萱不敢深想,要怪只能怪她在天朝没有任何势力,若她自己也放弃了,那她只能沦为玄离帝的附庸,甚至…玩物。

  她是第一次来到朝阳殿,这个历代皇帝居住的寝宫,听说,至今进过这朝阳殿的女人是屈指可数,就是玄离帝的母后都没有进过这朝阳殿。

  如此看来,沈萱在玄离帝这心里,地位应是不低的。

  朝阳殿和椒房殿格局相似,但朝阳殿比之却小了不少,布置也没朝阳殿来的奢华。

  沈萱忍不住四处打量朝阳殿的布置,玄离帝发现了她的小动作,只觉得有些好笑。

  而沈萱心里的想法则是,天呐,这可是朝阳殿唉,她这辈子可能也就进来这一次了。

  玄离帝见她眼睛到处乱转,心下觉得有些好笑。

  平日里那些宫妃为了在他面前博一个好形象,碰到新奇的事物就是再好奇再想看都会忍住,还有些假装娇俏的,在玄离帝面前卖弄自己,那种就更让他心里感到厌恶了。

  不知为何现在换到沈萱身上,倒觉得她有些可爱。

  “咳…咳……”沈萱刚想和玄离帝说话,就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红着脸咳了半天才缓过来。

  “你啊你……”玄离帝摇摇头:“现在有了孩子,还如此粗心,小心日后孩子生出来同你一样。”

  沈萱愣了愣,她还真没想到玄离帝会这么说。

  “臣妾的孩子自然得同臣妾一样呀。”说着,沈萱还颇为骄傲的摸了摸肚子:“不过呢,他要是个男子那还是得像陛下,不然同臣妾一般日后可怎么找娘子啊……”

  玄离帝失笑:“那要是个女儿,她若也像你这般闹腾,朕日后可是管不过来的。”

  不知为何,听到玄离帝如此自然的同她讨论起孩子的事情,她的心居然会砰砰的直跳。

  明明已经知道,此人绝非可以轻易托付真心之人,为何还要如此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沈萱环着玄离帝的手悄悄的握紧,心里想着,无论他对自己多好,都不能再随便相信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