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收买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26 2020-07-02 22:47:28

  沈萱一直哭了半宿才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第二天醒来,沈萱揉了揉肿的通红的眼睛,心情比昨日稍有些平复,但还是好不到哪里去。

  “清影,那事你查的如何了?”沈萱昨日一回宫就让清影去找那个踩照画鞋子的婢女,昨日她出去就带了那么些人,总能查到的。

  清影有些愧疚的说道:“对不起娘娘,我……”

  沈萱从清影的支吾中看出此事定然有异:“没找到?”

  “是……”清影心里也奇怪,昨日带出去的那些人都是椒房殿里的人,那婢女怎么会突然消失呢?

  难不成…就是安贵妃插进来的人?!

  沈萱也想到了这个可能性,这个宫里能有如此手段将人插进来的,也只有安贵妃一人了。

  想起昨日玄离帝的无情,沈萱心里就泛起阵阵的疼。

  都说帝王无情,她怎么……偏偏还会对他抱有期待呢?

  沈萱叹了口气:“此事不必追究了,再查下去也没用,我们有证据,也得有人肯听啊。”

  说到这里,沈萱苦笑:“日后我们守好自己的本分就行了。”

  毕竟沈萱肚子里还怀着皇嗣,玄离帝对她罚的再狠也不会真的伤到她,只是经历这件事,她才知道自己原先抱着的想法有多天真,多幼稚。

  清影敏感的发现这几日沈萱沉闷了不少,知道此事对她怕是影响挺大的,而且她还怀着身孕,心思本就比旁人要细一些,玄离帝这么做,她估计一时半会儿也缓不过来。

  想着给她做些平日里爱吃的东西,但她前些日子开始就在孕吐,什么都吃不下,就是稍微闻着些重点的味道就要开始吐。

  清影对沈萱的身体非常担心,见她短短几天的功夫就瘦的下巴都尖了几许,连忙托人去求太医,好在沈萱虽然被禁足了,每隔几日太医还是会过来给她把平安脉的。

  “薛太医,这几日我家娘娘总是吃不下东西,您可有什么法子……”清影担忧的说道:“就是我日日在娘娘身边陪着,都觉得娘娘已经消瘦了不少。”

  薛太医就是那个当初给沈萱把脉,诊出她有孕之事的太医。

  “姑娘稍安勿躁,待老朽前去给娘娘把上一脉。”薛太医一听就知道沈萱到底出了什么事,但如今她怀着的毕竟是这宫里的头一胎,这孩子要是一旦生下来,那可就是皇长子了,日后沈萱母凭子贵的日子还多了去。

  就算日后她还是不受宠,好好照顾皇嗣他日后能得的荣誉也不少,换句话说,要是这皇嗣出了什么问题,第一个被问责的也就是他。

  因此他也不敢就这么妄下结论,给她定死了就是孕吐。

  这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倒霉的不还是他?

  因此薛太医有模有样的给沈萱把了个脉:“娘娘身体倒是无甚大碍,只是有些体虚罢了,但这脉象微微有些沉浮……”

  薛太医想了想说道:“是不是夜里受凉了?”

  沈萱说道:“近日夜有些凉了。”

  “微臣等下开些药给娘娘补补就好了。”薛太医又仔细把了把脉:“幸好也不是什么大症状,夜里多注意保暖就好了,平日里多喝些姜茶驱寒。”

  清影在一旁听了却是还有些担心:“可是娘娘如今闻到些味道就不舒服,这药味……”

  薛太医沉吟片刻:“这样吧,微臣回去给娘娘弄些凝神静气的香囊,能对娘娘的孕吐有所帮助,但外物终究是难有根治之术的,过些时日就会好了,若是喝不下姜茶,平日也可多喝些热水。”

  “多谢太医。”沈萱躺在帷帐之内看不清脸色,只听声音就知道已是虚弱无比:“清影,薛太医今日辛苦……咳咳…”

  “娘娘,奴婢晓得的。”清影心疼的说道:“今日多谢薛太医了,您也辛苦了。”

  清影说着,就从袖子里拿出一个香袋:“您方才说要给娘娘制一个凝神静气的香囊,但这香囊毕竟是个寓意之物,也不好随意拿取,这是尚衣局发给我们的香囊,平日里当钱袋用的,您就将药袋放进这里吧。”

  香囊多用于女子向男子表达爱意之用,若是再被有心人看见,只怕又要闹出什么风雨了,用这种香囊,一来不是什么私密之物,二来又是大家都有的,便不会出什么大岔子了。

  薛太医也明白其中这个理儿,便接过清影手中的香囊,没想到居然是沉的!

  清影笑了笑:“娘娘对身边之人向来大方,薛太医不必惊讶。”

  如今沈萱虽被禁足在椒房殿,但私库里的东西却是想拿就能拿的,不必像在冷宫里一样,拿点自己的东西还要跟贼一样偷偷摸摸的。

  薛太医自然明白这个钱袋意味着什么。

  而且他需要这笔钱!

  非常需要!

  他虽贵为太医院的掌事,俸禄也算的上丰厚了,家里起初家境也算不错,但谁知他偏偏摊上了个爱赌博的儿子!

  好好的家产如今已经被败的精光,薛太医如今是能拿到一笔钱就是一笔钱。

  他甚至还想过,拿太医院的东西去倒卖,从中赚取利益。

  但最后还是碍于玄离帝的雷霆手段,没有这么做。

  可那孩子是他们老薛家的独子,他虽然打他骂他,但终归还是不能对他下杀手。

  他如今年纪已经老迈…

  “多谢娘娘。”他最后还是向沈萱屈服了。

  因为跟着沈萱,他能得到更多。

  他咽了咽口水。

  清影满意的笑道:“那我们家娘娘这病还劳烦薛太医多费心了。”

  薛太医脸色一白:“容微臣再给娘娘细细把上一脉。”

  “多谢薛太医。”

  这次薛太医皱着眉给沈萱把完脉以后,严肃的说道:“娘娘恕罪,方才是微臣疏忽,娘娘本就体虚,若是不多加注意只怕要酿成大病。”

  说完又直起身,严肃的说道:“微臣这就去太医院同那些院士商量商量,如何给娘娘调养身体。”

  接着,他又罗里吧嗦的嘱咐了清影一大堆才告辞。

  等他走后,沈萱缓缓坐起身:“清影,去准备一下。”

  “是。”

  

竹上弦

对不起宝贝们,今天太忙了,明天给你们加更,爱你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