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禁足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25 2020-07-01 23:22:04

  玄离帝细细的摩挲着信纸,但是他带走这个孩子能干嘛呢?

  答案很简单。

  玄离帝勾起一个冷笑。

  既然如此,那……就将计就计吧。

  “陛下,娘娘正同淑妃娘娘一起回椒房殿。”小福子凑上来说道:“下面传来消息,说是娘娘今日去了御花园散步,但因为御花园蚊虫太多被灵枝劝了回去,后来碰上了淑妃娘娘,一定要同她一道回宫。”

  “哦?”玄离帝眼神晦暗不明,就是连从小跟着他的小福子都没搞懂他到底在想什么。

  陛下如今的心思是越发的深沉了。

  小福子感叹道。

  他是玄离帝身边的太监总管,小时候就开始照顾他了,如今更是他的一把手,当然,小福子看不明白的也只有玄离帝对沈萱的态度了。

  若说玄离帝不喜欢沈萱,那他也不会日日都宿在沈萱那里,随便什么事都闹的紧紧张张的,可要说玄离帝是喜欢沈萱的……前几日他发现玄离帝在研究璇玑的地形……

  玄离帝从来是一个有野心的皇帝。

  其实也可以说,玄离帝是喜欢沈萱的,但这种喜欢还不足以让他放弃逐鹿天下的愿望。

  “陛下,可要摆驾去椒房殿?”这般想着,小福子心里还是觉得玄离帝绝不可能因为沈萱放弃这两块肥肉。

  没错,是两块。

  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玄离帝太了解承水和璇玑如今的状况了,对他来说,吞掉这两块地方只是时间问题,等他一举解决了安相国之事,接下来要遭殃的恐怕就是璇玑和承水了。

  而沈萱,很有可能会成为他对璇玑下手的借口。

  玄离帝点点头:“去吧。”

  去看看她们的戏演的有多精彩。

  只是在他去的时候,沈萱已经出事了。

  照画和清影自然是牢牢跟在沈萱身后的,生怕她出什么事情眼睛离都不敢离开她,但很多事情并不是小心就能解决的了的。

  清影有些武功底子,但照画却没有,她在走的时候一个宫婢不小心踩了她的脚后跟,于是她整个人往前一扑,绝不能伤到娘娘!

  照画如是想着,于是就在如此危急的时刻她努力歪了身子,扑向了一旁正亲热的挽着沈萱手的安贵妃……

  因为扑在安贵妃身上的时候有了一个缓冲的力,所以清影及时的将她拉了回来,避免她压到安贵妃身上,造成二次事故的发生。

  要说安贵妃也是真冤,她应该是整个后宫最希望沈萱肚子里的孩子平平安安降生的人了。

  但倒霉也确实倒霉,她摔的地方正好有一座假山,那假山是刚刚建起来的,地上还有许多尖锐的石头没有清理掉,玄离帝到的时候看到的场景就是照画将安贵妃推到了石头上,安贵妃当场头破血流,沈萱及时被清影和灵枝拉住幸免于难。

  玄离帝当场发怒,厉喝:“还不快传太医!”

  小福子反应过来,连忙差人去喊了宿在椒房殿旁边的太医们。

  幸亏这里已经离椒房殿不远,太医很快就赶到了。

  “朕本以为你是个好相与的,没想到你的心肠竟如此歹毒,朕亲眼看着你的婢女将贵妃推到假山之上,你可还有什么要狡辩的!?”玄离帝痛心疾首的指着沈萱:“从现在开始你就在椒房殿里呆着不许出来,若是让朕发现你还有什么害人之心,绝不轻饶!”

  沈萱还没从方才的惊吓中缓过来,接着又是被玄离帝劈头盖脸一顿骂,顿时觉得丢了面子,心里又气又委屈。

  照画见连累了沈萱心里也是一个咯噔,连忙上去对着玄离帝解释,但玄离帝完全不想听她的话:“今日之事乃是朕亲眼看见的,你的意思就是朕在撒谎了?”

  沈萱被玄离帝激的公主性子也出来了:“陛下金口玉言怎会有假?只是有时候眼见就不一定为真,但陛下既然执意认为事实如此,臣妾也不敢再多言,臣妾领罚。”

  安贵妃此时已经醒了过来,听见这番话倒也没什么感觉,她要的只是沈萱肚子里的孩子,至于她怎么样与她无关,不过沈萱越惨,她就越开心。

  不过沈萱这话已经是在指责玄离帝偏听偏信,有失君王风范了,玄离帝深吸一口气:“如今你怀着孕,朕暂时不与你多加计较,倘若日后还敢再犯,休怪朕毫不留情了。”

  “是。”沈萱强忍住发酸的眼眶:“臣妾告退。”

  沈萱回到宫里,扑到床上狠狠的大哭了一场,照画很自责,刚才要不是因为她,自家娘娘也不会被禁足。

  清影也知道此事并非就是照画一人之错,能入宫当差的那个不是接受过掌教宫女的训练呢?踩鞋跟这种低级错误就是在人潮之中都甚为少见,更何况在宫女之间?

  所以此事定然也是有预谋的,要怪只能怪他们在这后宫之中势单力薄,根本没有人能给他们出头,否则,刚才只要随便来一个替她们讲几句话,陛下都不会如此冤枉娘娘。

  千言万语最后只化成了一句叹息:“如今娘娘有孕在身,我们日后小心着些就是了,禁足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照画红着眼睛点点头:“我知道了。”

  禁足了,他们也就不能来找沈萱的麻烦了。

  沈萱在床上想起前两日与玄离帝的相处,又想到今日他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给她定罪,扣帽子,心里就顿顿的痛。

  等沈萱一走,玄离帝冷着脸挥退了众人,贵妃倒也没什么大碍,便被送回了宫。

  当然,他们走之前玄离帝还警告了他们,今日之事要是传出去半点风声,等着他们的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不少看好戏的宫妃皆都一愣,本以为只是单纯吃个瓜,没想到这瓜还是砸到了自己身上。

  谁知道今天这事被多少人看去了呢?

  众人也皆都做鸟兽散,不敢再有在玄离帝面前露脸的绮思。

  玄离帝回了朝阳宫,小福子才问他:“陛下,今日那宫女……”

  玄离帝眼里透露出几分杀意:“朕向来不喜欢有人握着朕的把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