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有钱真好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07 2020-06-27 21:21:32

  玄离帝一直看着她,沉默了半晌才缓缓说道:“用过了。”

  沈萱是真的不知道玄离帝到底抽了什么风,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她这里来跟她干瞪眼。

  说来倒也奇怪,方才她尚无半点困意,偏这玄离帝一来这瞌睡就上来了。

  实在没忍住打了个哈欠,正好被玄离帝看见了。

  “你困了?”

  沈萱点点头。

  自从怀孕以来,她的作息就格外的奇怪,有时清晨便醒了,有时一觉能睡到午膳过后。

  “那你先睡吧,朕先不打扰你了。”玄离帝说着就准备起身回去。

  沈萱是真没想到玄离帝这就要走,但她也没起什么挽留的心思,遂顺从的说道:“那臣妾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完还福了福身子:“臣妾恭送陛下。”

  玄离帝本以为她怎么也会挽留一下,没想到她居然一点都没领悟到他的意思……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缓解一下自己的尴尬,沈萱也看穿了玄离帝的心思,虽然她很想一个人睡,但毕竟他才是自己的金主不是?在这后宫,讨好谁都不如讨好他来的方便。

  于是她又出言挽留了一下玄离帝,反正现在自己有了身孕,他再禽兽也不可能对自己作出什么事来。

  “对了陛下,这几日臣妾身子有些不适,夜里总觉得凉,但这天气用汤婆子也不合适……”沈萱话说到这里就够了,剩下的玄离帝自然会懂。

  果真,下一刻玄离帝就同她说:“既然如此,朕就大度做一次你的暖炉吧。”

  一直到两人歇下以后,沈萱都想不通,从白日的情况来看,玄离帝应该是不喜欢她的,甚至是有些讨厌她的,但现在看又不像那么回事……一时间,她倒是有些迷茫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她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保住自己的小命,谁知道什么时候一个不小心就什么都没了?

  但玄离帝如此圣宠倒也并非全无好处,至少打消了不少人想要对她下手的念头。

  沈萱靠在玄离帝旁边,感受着从他身上传来的温暖,在微凉的夜里有着刚刚好的温度。

  体寒是她打小从母胎里带出来的病,别人夏夜里总会觉得燥热难耐,而她却刚刚好,如今盛夏已过,快要入秋了,天气开始逐渐转凉,一般这种天气她在璇玑的时候,寝宫门口早就挂上了厚厚的帷帐免得她着凉,而如今她来了天朝,又是初来乍到,住的还是皇后寝宫,若是这么快就给自己布置上了,少不得落人闲话。

  她虽是不在意的,但玄离帝的心思她还没摸透,要是就这么落下一个骄纵跋扈的名头,只怕以后在天朝也是难混的。

  她来到天朝这么些时日,见着玄离帝的次数带上今天只有三次,第一次她被折磨的疼昏过去,第二次他完事以后就走了,这是他们第三次见面,也是第三次同床共枕,但却是沈萱第一次仔细打量他的模样。

  月光下的他模样依旧冷峻,脸部轮廓的线条很硬朗,她还记得从前看到的话本里是这么描写男主的“睡着的他仿佛卸下了一身的防备,显得格外的脆弱”,但玄离帝却不是这样,多年来养成的帝王威仪和浸淫沙场多年的杀伐之气像是深刻进了骨髓之中,即使睡着了也不见丝毫的松懈。

  沈萱突然觉得他很遥远,他的生活和自己的完全不一样,她是生活在宫里受尽荣宠的昭阳公主,而他却是冷酷无情的铁血帝王。

  其实要真说他冷酷无情,沈萱倒也觉得没有到这个地步,至少他还是有温暖的一面的不是吗?

  沈萱看着玄离帝有些晃了神,她当初为什么会喜欢赵衍呢?

  连她自己都忘了。

  好像是因为……赵衍生的俊俏,于是自己才会对他心生好感的……想到这里,沈萱暗骂自己肤浅。

  再抬头看看玄离帝,他其实生的也很不错,甚至比赵衍都好看。

  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见他时的惊艳,她突然开始有些相信玄离帝食人肉保持自己英俊外貌的这种荒诞离奇传说了。

  不然哪有男的能生的这么好看!

  一想到他食人肉的场景,沈萱不禁一阵恶寒,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摇了摇头努力想把这种想法赶出脑袋,但却不小心惊醒了玄离帝。

  他缓缓的睁开眼,夜色下的目光越发的幽深:“怎么还不睡?”

  声音低哑的如同上好的醇酒,目光如同深邃的漩涡要将她吸进去一样,沈萱觉得自己好像被他的美色蛊惑了。

  她轻轻咽了咽口水:“这就睡了。”

  “好。”玄离帝动了动身子,手不小心碰到了沈萱的手,有些凉。

  他不悦的皱起眉:“冷为什么不同我说?”

  边说边将她的柔荑握到自己温暖的大掌之中缓慢搓揉。

  沈萱心里狂跳,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被一个男人牵手。

  玄离帝起先还因为她说冷只是想要留下他的托词,如今看来倒是真的。

  “脚冷吗?”玄离帝忽然想起来自己的师傅在上医课的曾经说过,若是一个女人无端端的手冷,那她的脚定然也是冰冷的,为什么会提到这个他有些记不清了,但此刻套用在沈萱身上应该正好合适。

  沈萱有些不好意思的收了收自己的脚,然后摇了摇头。

  玄离帝见她这幅心虚的样子就知道她在说谎,索性用脚将她的脚一勾,让它贴在自己的小腿肚上。

  沈萱瞬间觉得冻的快要没有知觉的脚复苏了。

  “你这般畏寒,冬日里都是怎么办的?”玄离帝见她这样子不免有些担忧,想起她在冷宫里那些时日,心里竟有些愧疚。

  沈萱很自然的说道:“我烧了地龙,从来不熄的,父皇特地找了金丝碳给我烧的,汤婆子也是日日都热着的。”

  金丝碳是碳中极品,平日里也就皇帝皇后可以一用,沈萱作为公主不竟日日烧着,还从不间断。

  她在宫里有多受宠由此可见一斑,而璇玑的国力也可以从此窥见一角。

竹上弦

宝贝们~月底或者下月初的样子我的《一双书》就要完结了,到时候我就会开始给它加更了哦~为什么一定要熬到下个月完结呢…还不是因为穷,想拿到云起第一笔稿费,也就是我可怜的全勤奖…哭唧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