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椒房殿

冷宫娘娘她真不想上位 竹上弦 2024 2020-06-26 22:00:03

  这待遇可是有点高了啊……

  沈萱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但也说不来到底是什么。

  若玄离帝是真的想要让她好过,也不该直接让她住进椒房殿啊……再加上他的旨意来的这么晚,沈萱很难不想到是因为前朝已经开始向玄离帝施压了,玄离帝落了面子,才会这么做的。

  想到这里,沈萱叹了口气,自己本就已经在风口浪尖上了,现在被玄离帝这么一弄,只怕是要更加难过,而他估计对自己也没多大的好感,这么大一个饽饽砸在她头上,她可受不起。

  让人眼红、妒忌的人往往都是最难捱的。

  清影也有些担忧,她实在太清楚这种前所未有的“殊荣”背后都暗藏着什么样的……也许是那是可以被称作灾祸的东西。

  “好了,旨意都已经下了,先走一步看一步吧。”沈萱眯了眯眼睛,素手慢慢抚上肚子,那里面孕育着属于她的孩子。

  就在圣旨颁下的下一刻钟,不少手里拿着华裳的宫人推开宫门鱼贯而入,领头的正是灵枝。

  沈萱心里嗤笑,要不是看到灵枝过来,她还真的会相信玄离帝是为了她好。

  倒也不是说灵枝会故意害她,只是这灵枝明晃晃就是安贵妃的人,将这么明显的一个钉子插到她身边……

  沈萱摇摇头。

  “庄妃娘娘,奴婢奉陛下之命特来接您去椒房殿。”灵枝面上还是如常的恭敬,丝毫看不出有半分的矜傲。

  “好。”沈萱微微颔首,旁边的照画连忙上去接过一件衣服。

  “娘娘,奴婢去为您更衣。”照画拿着衣裳说道。

  灵枝见状也识趣的带着宫人退下了。

  沈萱如今这一身,用朴素这词来形容都有些华丽了,也难得她能穿的下去。

  怎么说人靠衣装呢,沈萱换上这身衣服以后瞬间又回到了以前那个鲜妍活泼的样子,想起这几日在冷宫的遭遇,照画眼眶微微一红。

  “哭甚?”沈萱转头就看见照画红了的眼睛,有些不悦的皱眉。

  虽然她也知道照画心里所想,无非就只是为最近的事感到难过罢了,但她们在天朝的路才刚刚开始,以后还不知道要面对多少明枪暗箭,若她次次都这般,只怕也是难过的。

  照画抹掉眼泪:“奴婢只是为娘娘高兴。”

  尽管照画同清影比起来还是没有那么成熟,但沈萱心里还是很喜欢她的:“日后不许再哭哭啼啼的,先扣你两个月的俸禄以示警戒。”

  “好。”

  其实这本是件小事,但沈萱见过太多用各种小事做文章的人了,她甚至就亲眼看见过一个婢女,因为被风沙迷了眼睛,而被人冤枉成有心在哭,对宫妃腹中的龙嗣不利,硬生生被斩去了双手,剜去双眼,最后在冷宫之中度过了短暂的余生。

  其实这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那位宫妃怀了孕,她们不能向宫妃下手,所以拿她的婢女开刀罢了。

  此事之后,那宫妃称受了惊吓,后来便一直郁郁难解,最后……难产而死。

  皇帝本是气的,但奈何对她下手的那个宫妃家里势力实在盘根错杂,牵一发而要动全身,便只能按下此事,再加上……那宫妃生下的还是个公主。

  而那个公主……就是沈萱。

  想起以前的事,沈萱不由得叹了口气:“日后你在宫里,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

  更何况外面站着的……还是安贵妃派来的人。

  此去椒房殿不知是吉是凶,再加上如今她没有势力…哪怕是一丁点的差错,她都保不住她们的。

  “娘娘,您换好了吗?”灵枝见沈萱进去了那么久,还当她是有什么事,连忙出声询问。

  沈萱看了照画一眼,照画已经将自己方才的情绪收敛住了:“本宫好没好与你何干?你只管安心等着便是了。”

  灵枝被沈萱的话堵的一愣:“是奴婢僭越了。”

  沈萱也不再管她:“走吧。”

  “是。”

  沈萱还没来得及好好逛一下这个后宫,就被玄离帝关进冷宫了,如今出来倒觉得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娘娘,这是陛下为您准备的轿撵。”灵枝率先一步跨出宫门,门口正停着一辆步辇,上面雕刻着精致的九鸾凤。

  沈萱心里一惊,这可是皇后才能坐的轿撵,如今竟拿来抬她……

  灵枝注意到了沈萱连上快速闪过的那抹错愕:“陛下怕您累着,所以特地命我们给您准备了轿辇,方便您出行。”

  “嗯。”沈萱压住心里的惊讶,顺势坐了上去。

  皇宫里能坐轿辇的除了皇上和皇后,就只有太后了。

  沈萱自然是不可能以太后之礼被待遇的。

  玄离帝这些做派,倒是让沈萱颇有些不明白。

  一路行到椒房殿,灵枝都在同沈萱说路过的地方,哪里是御花园,哪里是华清池……

  沈萱早就听闻天朝的御花园一年四季花都常开不败,每个季节都有不同的胜景,历代的皇后都甚喜开赏花宴,邀请那些大臣的家眷共同欣赏。

  此时已经入夜,沈萱没有看见过它白日的面貌,但只是夜间的匆匆一瞥,已是惊艳至极。

  “陛下,娘娘已经到椒房殿了。”小福子冲着玄离帝笑的灿烂:“您可要摆架前去?”

  玄离帝头也不抬的顾自批改奏折,半晌才说:“去。”

  夏夜的蝉鸣混合着阵阵的凉风不仅没有给沈萱带来什么安慰,反而还让她有些头疼。

  “吵死了。”沈萱累了一天本就浑身酸疼,平日里听着蝉声和蛙声倒也觉得尚可,但此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她初到冷宫那天都没有这般。

  正当沈萱打算坐起来去喝口水的时候,玄离帝突然来了。

  他见着她的第一句话是:“你怀孕了?”

  沈萱下意识的点点头:“嗯。”

  接下来两人都没有说话,场面一时尴尬非常。

  玄离帝肃着一张脸,沈萱有些分不清他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但应该是不高兴的……

  “陛下可用过膳了?”沈萱无奈,总不能一直这么坐下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